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411章 怎么不装了

时间:2018-09-04作者:晢晢

    穆煜宁到德康院的时候,穆二老爷正从里面出来,他的外表看起来有点颓丧,但她仔细观察了他的眼睛,看到了一丝轻松。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她走上前,甜甜地喊道:“二叔。”

    “嗯。”穆二老爷应了一声,便走了。

    她也不在意,走进房内:“祖母,爹爹,二叔要去很远的地方当官吗?”

    镇国公收拾好心情,回答她:“是啊,宁儿怎么来了?也没派人来告诉我们一声。”

    “哦,就是在王府挺无聊的,就回来看看爹爹和祖母。”

    接下来他们聊了一会儿,就去门口送穆二老爷。

    穆二老爷收拾了一番,看起来神清气爽,面带笑容,又恢复了从前的儒雅之风。

    他就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和他的儿子女儿温和地道别,最后来到太夫人面前,郑重说道:“孩儿就此拜别,请母亲保重,请大哥保重。”

    太夫人终究是不舍,眼眶里噙着泪水,只说了一个字:“好。”

    镇国公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二弟,珍重。”

    穆二老爷冲大家笑了笑,便上了马车。

    此次外放,他只带了两名姬妾,二夫人留下来侍候太夫人,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已成亲,也都在京城。

    他坐在马车中,听着车轮子轱辘的声音,心中升起一阵悲凉。

    穆二老爷离开京城之后,二房的气氛一直很低迷,连带着镇国公府的气氛也不怎么明快。

    直到镇国公府又迎来了喜事,府中才欢快起来。

    三月初六,镇国公府世子穆松盛迎娶琅琊王氏十六小姐王洛微。

    当日场面空前盛大,京城大半的宗室勋贵、王公大臣、世家名望,都到场祝贺,宫里也是赏赐不断。

    不过这次的喜事,镇国公府并没有大摆流水宴席,而是只热闹了一天。

    认亲那天,穆煜宁也去了。

    其他人都是规规矩矩地见见新娘子,接受她的礼物,轮到穆煜宁的时候,她却不接王洛微递过来的礼物。

    穆松盛以为她又犯浑,连忙在一旁冲她使眼色。

    穆煜宁视而不见,笑着对王洛微说:“嫂嫂送的这个礼物,我不喜欢。”

    众人一愣,没想到她竟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小姑子给刚进门的嫂子下马威吗?

    心里这样想着,其他人便在一旁,等着看王洛微的笑话。

    王洛微却不慌不忙地,微笑着问道:“那小妹喜欢什么礼物,嫂嫂给你寻来。”

    穆煜宁突然指着穆兰馨怀里的莫朝钧说道:“嫂嫂若是早日给哥哥生下一个像朝钧一样可爱的胖小子,我就欢喜了。”

    王洛微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垂下头,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太夫人带头哈哈笑了起来,嗔道:“宁儿,你个促狭鬼。”

    众人跟着笑起来。

    穆松盛看王洛微的头都要垂到胸前了,心中好气又好笑,他敲了一下穆煜宁的脑门,骂道:“就你爱胡闹,还不赶紧收下,仔细我拨了你的皮。”

    穆煜宁接过王洛微手中的礼物,笑着看向穆松盛:“你才不会,嫂嫂会帮着我的。”

    末了又问王洛微:“对吧,嫂嫂?”

    王洛微轻轻地“嗯”了一声。

    有了这个小插曲,认亲仪式很快就轻松地结束了。

    午膳过后,众人纷纷告辞离去,只有穆煜宁赖在了府中用晚膳。用完了晚膳,她说要和嫂嫂谈心,直接将穆松盛赶出了新房。

    穆松盛站在院子中央,无语望天。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穆松盛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要以为春天结束了。

    王洛微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世子。”

    穆松盛快步走到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问道:“你怎么出来了?外面有点凉,你还是进屋歇着吧。

    “不对,宁儿呢?她是赖在房里不打算出来了?”

    他的脸色有点郁闷。

    王洛微觉得好笑,轻声说道:“不是,小妹睡着了,我又不想吵醒她,就让她继续睡了。”

    穆松盛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她睡在咱们的屋子,那咱们今晚睡哪儿?”

    王洛微拉着他走到院子中的石凳上坐下:“不如今晚我陪世子秉烛夜谈吧。”

    “不行。”他只想和娇妻亲亲热热地睡个好觉。

    王洛微突然说道:“世子知道刚才小妹都和我说了些什么吗?”

    “她都说了什么?”

    她歪着头,促狭一笑:“小妹将太夫人告诉她的关于世子的糗事,都告诉了我。”

    穆松盛神色尴尬,表情有些不自然。

    王洛微“扑哧”笑出了声,穆松盛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不准笑,她说的都不是真的。”

    “哈哈,世子你太可爱了。”

    突然,一名丫环走到近前禀告:“世子,淮北王来了。”

    穆松盛站起来:“他来的正好,让他进来。”

    谭纪煊一走进来,穆松盛也不客气,拽着他就往屋里冲:“快把你媳妇领回去。”

    穆煜宁就睡在外间的榻上,此时呼吸均匀,睡得深沉。

    谭纪煊二话不说,轻轻地抱起穆煜宁就往走:“那我就告辞了。”

    穆松盛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这个小魔王终于走了,娘子,来,我们该歇息了。”

    .....

    谭纪煊抱着穆煜宁上了马车,也不肯松手,因为穆煜宁有一个多月没让他碰了,别说像从前那样抱着她睡觉了,现在连房门都进不去,每天晚上睡书房。

    他闻着她身上的馨香,忍不住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嗯。”

    穆煜宁轻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近在咫尺的谭纪煊,抡起拳头就挥了过去。

    “额...”

    谭纪煊吃痛,放开了她的腰。

    她趁机坐起来,身子一个旋转,就坐在了马车的另一端,她指着他骂道:“谭纪煊,你混蛋。”

    谭纪煊捂着左眼,看向她:“怎么,终于不装了?”

    穆煜宁一愣,随即问道:“你早看出来了?”

    谭纪煊感受到左眼有点痛,估计淤青了,干脆放下手来,不管它。

    他笑了一下:“你做得这么明显,想不知道都不行啊。”

    穆煜宁想了想,好像她没露出什么马脚啊。

    谭纪煊继续说道:“那一晚,你不让我抱着你睡觉,我就觉得有问题了。

    “第二天你借口说我身上有股怪味,不让我在房里睡,我就肯定你都恢复了。

    “何况那个观星楼建好之后,我去看了,站在上面正好能看见董府里的情况。”

    听完他的话,穆煜宁也不假装了,抱胸说道:“那又如何,你曾经说过,我们成亲之后,淮北王府后院由我做主。

    “我不让你进后院,你就不能进来。”

    “你...算你狠。”

    谭纪煊轻轻地按了按眼周,希望能散去一点淤青,心中却想着,既然她恢复了,那他的洞房也该完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