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237章 真真假假

时间:2018-06-14作者:晢晢

    ,精彩小说免费!

    谭纪煊又问道:“你喜欢养兰花?”

    赵志贤抬起眼眸,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光彩,腼腆道:“下官虽然喜欢养兰花,但是手拙心笨,老是养不活。”

    “你跟巡抚大人吴大人关系很好,是吗?”

    “也不能说关系很好,只能说谈得来,我们相识还是因为兰花的事。

    “当时我不会养兰花,到处去找会养兰花的高手,听人说巡抚大人吴大人很会养兰花,我就带着我那奄奄一息的兰花去了吴大人府上。

    “后来聊得多了,发现彼此很投契,就一直保持着来往。

    “不过平时我们也就在一起交流一下养兰的心得和经验。”

    谭纪煊耐心地听他说完,接着又问了他几个问题。

    问完之后,谭纪煊站起身来,对他说道:“恐怕要委屈赵大人在驿站住两天了。”

    赵志贤弯下身子,恭敬道:“王爷有何吩咐,下官一定照办。”

    谭纪煊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即就离开了这间房。

    赵志贤看着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才走到门口将门关上,然后坐在椅子上,仔细回想琢磨刚才的谈话。

    谭纪煊走到驿站大厅,问道身旁的侍卫:“赵志贤临走前告诉他夫人将墨兰送回吴大人府上,她已经去了吗?”

    侍卫道:“还没。”

    “盯紧点,赵夫人去了哪里,说了什么话,都要一一回禀本王。”

    “是,王爷。”

    这个时候暗九走了过来,禀告道:“王爷,驿丞说在给赵大人那个包袱里,除了一本账本之外,还有一枚印章。

    “但具体是什么印章,驿丞说他没看清楚,不知道是什么印章。”

    谭纪煊回想起赵志贤的笔录上只提到包袱里有一本账本,没有其他的东西。

    他站起来:“驿丞在哪个房间?”

    暗九立刻在前面领路,和谭纪煊走进了驿丞所在的房间。

    这是驿丞在知道谭纪煊的身份之后第一次见到谭纪煊。

    他心中很紧张,在见到谭纪煊之后立马就跪在了地上,行了一个大礼:“下官见过王爷。”

    谭纪煊看向他,直接问道:“那个包袱里的印章是什么印章?”

    “下官当时只看了一眼,没看清楚...”

    在接触到谭纪煊冷酷的眼神之后,驿丞吓得立刻垂下了脑袋,战战兢兢道:“下官再仔细想想,我应该能回想起来的...”

    谭纪煊也不催促,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驿丞感受到他的目光,紧张地额头上直冒汗,心儿突突地乱跳。

    他按住内心的忐忑认真回想当时的情景。

    当时赵志贤打开包袱,将账本拿出来的时候,不小心露出了里面的一角。

    于是他看见了包袱里面还有一枚印章。

    是用一块白玉雕刻而成,上面有个字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是什么字呢?

    驿丞闭上眼睛,努力回想。

    他足足想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睁开眼睛惊喜地叫道:“我想起来了。”

    暗九立刻期待地看向他。

    “印章上面有个‘通’字。”驿丞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停了下来。

    暗九急忙问道:“还有呢?”

    驿丞看着他,道:“没有了,我只看到这个字,上面似乎有四个字。”

    暗九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四个字,只看到上面一个“通”字,这有什么用啊。

    谭纪煊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去。

    暗九立刻跟了上去。

    驿丞看着他们的背影,僵住了。

    王爷是生气了?

    还是他说错了什么了?

    驿丞怀着忐忑的心情,站在原地胡思乱想。

    谭纪煊去了赵志贤的房间。

    “那个包袱里还有一个印章,印章在哪里?拿来给本王看看。”

    赵志贤听到他突如其来的问话,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回道:“下官不知道什么印章?

    “我的侍从从驿丞手中拿回来的时候,包袱里只有一本账本。”

    谭纪煊坐了下来,紧盯着他的眼睛,淡淡道:“你的意思是驿丞在撒谎。”

    赵志贤垂下眼眸:“下官不知道。”

    谭纪煊吩咐侍卫:“去问问他的侍从,那个的包袱里面都有些什么?”

    侍卫领命而去,很快就回来禀告说:“赵大人的侍从说里面只有一本账本。”

    赵大人依旧垂着眼眸,面无波动。

    谭纪煊看着他,想了想,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又离开了这里。

    回到大厅,谭纪煊吩咐暗九去审问驿丞。

    暗九摩拳擦掌,心想一定要好好审问审问驿丞,让他吐出真话来。

    谭纪煊正在想着事情,就看到姚白一副欣喜的表情走了过来。

    他以为穆煜宁醒来了,连忙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问着姚白:“是宁儿醒来了?”

    “不是,小姐还没醒来...”

    谭纪煊很失望,脸色沉了下来。

    但姚白接下来的话又给了他一丝希望。

    她说:“但是小姐的手指动了动,同时她好像是说了一句梦话。”

    谭纪煊急切地问道:“宁儿说了什么话?”

    姚白露出失望的神色:“声音太小,我没听清楚。”

    谭纪煊皱了皱眉,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怎么样?”

    谭纪煊微微倾着身子,看向床上的穆煜宁,话却是对暗五说的。

    暗五收起诊脉包,摇了摇头:“和刚才一样,属下没有诊断出什么不同来。”

    吉祥和姚白听到他的话,眼中涌上了浓浓的失望。

    谭纪煊也是,只不过他很快就掩藏了自己的情绪。

    吉祥突然说道:“我看还是派人给太皇太后和镇国公送信吧,小姐这样一直不醒不是办法啊。

    “也该让他们知晓了,不然将来太皇太后肯定是要怪罪我们瞒而不报。”

    “不行。”谭纪煊突然喝道,“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不能将这件事告诉太皇太后。”

    姚白道:“可是小姐这样一直不醒,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而且王爷到现在都还没有收获。

    “难道没有查清楚之前,就任由小姐这样一直睡吗?”

    谭纪煊的眼神一暗,又道:“鹿神医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主子。”

    暗九站在门口,唤了一声。

    谭纪煊看向了他:“什么事?”

    暗九走了进来,在离床边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低声回道:“主子,鹿神医采药摔断了腿,来不了了。”

    谭纪煊愣了一下,随即低吼:“那就将他给我抬过来。”

    “可是,鹿神医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腿不能移动,更加不能受颠簸。”

    谭纪煊气得一掌打在了案几上,案几顿时被打成了碎片,掉落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