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214章 势均力敌

时间:2018-05-26作者:晢晢

    ,精彩小说免费!

    过了没多久,陆陆续续又有几人上来。

    穆煜宁没过多关注,她只要自己能过关,赢得升仙丹就好。

    “你赢了,去五楼吧。”灰衣长老放下无处安放的棋子,对穆煜宁说道。

    穆煜宁谦虚有礼道:“六师叔,承让了。”

    灰衣长老瞟了一眼认真对弈的张力,问道:“你也想当宗主吗?”

    穆煜宁将棋盘上的棋子一颗一颗地放进棋篓,嘴上回着:“不,我不想当宗主,我可不想出家。”

    “那你这么拼命干嘛?”

    她“嘿嘿”地憨笑一声:“我是不想当宗主,但是我想要那颗升仙丹。”

    灰衣长老没好气地嗤了一句:“一口吃不了大胖子,小心走火入魔。”

    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穆煜宁也不在意他的语气,继续对他笑。

    看得灰衣长老直觉得刺眼,他心中一软,抱怨道:“从前你和我下棋,十次有九次都是你输。

    “怎么今日你这么快就赢了我了?”

    穆煜宁讨好地看着他:“那是六师叔对我手下留情,故意让着我的。”

    灰衣长老不屑地哼了一声:“哼,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这是法会,可不是平常。

    “你是最近看了什么神奇的棋谱了?”

    因为从前穆煜宁经常送他珍贵的棋谱,所以他以为穆煜宁棋艺突飞猛进,应该就是多研究了几本棋谱。

    她是郡主,太皇太后有什么好东西总是第一时间就给她了。

    她有那些稀有少见的名家棋谱,也是很正常的。

    还记得她第一次送他珍贵的棋谱,他是高兴得一晚上没睡,一直都在研究那本棋谱。

    看到六师叔闪着光芒的眼睛,穆煜宁有点汗颜。

    自从送了他几本棋谱之后,他每次下棋都要拐着弯问棋谱的事。

    可是她现在没有什么珍稀的棋谱,所以她决定实话实说。

    “六师叔啊,我跟您说一件事,您可不要生气啊。”

    灰衣长老心里咯噔一下,面上毫无波动,淡淡道:“你说,我不生气。”

    但其实心里一直在猜测是什么事。

    “从前我老是输给您,那是因为我在让着您呢。”

    说完之后,穆煜宁就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神情。

    六师叔喜欢下棋,但棋艺只能算是一般,唬唬初学者还行,碰上高手就不够看了。

    但他又不喜欢别人说他棋艺不行,所以她从前老是让着他,十次下棋总要输九回。

    所以六师叔最喜欢找她下棋,没事就叫他过去。

    她说要练功,他就去跟缈宗子讲,然后缈宗子就会让她去陪六师叔下棋。

    所以她才会送那些珍稀又高深的棋谱给六师叔,这样他就会沉迷研究棋谱,就不会来找她下棋了。

    果然六师叔的脸立刻就变黑了。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后生可畏,你很不错,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高的棋艺,你很不错。”

    虽然六师叔笑容可掬,而且两次夸赞她不错,但为什么她的内心不安,总觉得六师叔生气了。

    灰衣长老当然生气,但不是气穆煜宁,相反,他反而觉得穆煜宁很照顾他的感受。

    如此有孝心的师侄,他又怎么会怪她。

    他只是生自己的气罢了,没想到研究了这么多年的棋艺,却不如一个小女娃。

    看来他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想到这里,他心里很是泄气。

    穆煜宁小心翼翼地冲他说道:“六师叔不生我气就好,下次我有好的棋谱就送来给六师叔。”

    灰衣长老听到她这句话,眼里的笑意更浓。

    穆煜宁坐在身后的石台上,并没有先去五楼的打算,而是在观看其他人的棋局。

    灰衣长老也是如此,坐在石台上观看棋局。

    很快,谭纪煊和青衣长老、张力和四师叔,这两局棋吸引了他们两个的注意力。

    四师叔从小学习棋艺,且天赋非凡,是天门山棋艺最高的人,穆煜宁跟他下棋从来就没有赢过。

    放眼整个韩朝,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能赢得过他。

    但他和张力的棋盘上,黑白两子各占半边江山,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能有这个局面,说明张力的棋艺也是数一数二的。

    原来大师兄也是深藏不露啊。

    穆煜宁又转向了谭纪煊和七师叔的棋局。

    虽说她坑了谭纪煊去和七师叔手谈,但七师叔也不是最厉害的,不过就是天门山排行第二的棋艺高手罢了。

    七师叔最值得称颂的是他的轻功和耐力。

    他可以在一根十二分的绣线上睡觉,一睡就是三天,绣线不断,人不会掉下来。

    他可以为了捕捉一只大鸟,在树上潜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挪动一步。

    她也和七师叔下过棋,不过鲜少能赢,但至少比总是输给四师叔要好,好歹不会输到怀疑自己是不是从来没学过下棋。

    她当时骗谭纪煊,就是想要看他输。

    就如她对六师叔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那颗升仙丹就算是她没有得到,她也不想谭纪煊得到。

    不知为什么,通过三楼之后,她心里就对谭纪煊有一股气,看着他就来气。

    所以想看他败得溃不成军的样子,哪怕是在棋盘上。

    谁知天不随人愿,谭纪煊隐隐有快要打败七师叔的趋势。

    穆煜宁有点惊讶,没想到他的棋艺这么厉害,能逼得七师叔落一子也要想半天。

    七师叔大概过于紧张,又费力思考,所以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冒了出来,越来越多汇聚成一个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掉落在水池中,发出了“滴答”的响声。

    “那小子方才那一步棋下得真是精彩,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六师叔毫不掩饰地赞着谭纪煊。

    穆煜宁听到心里不爽,嗤鼻道:“这有什么精彩的,这一步我也会。”

    六师叔看了看她的脸色,似乎看出了什么,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选老七,骗那小子选了老七?

    “还不就是怕赢不过老七。

    “那小子能将老七逼到现在这个地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被他毫不留情地揭穿,穆煜宁轻哼一声,不再跟他谈论谭纪煊厉害不厉害的问题。

    而是和他分析起了张力和四师叔的棋局。

    毕竟张力是下任宗主最有希望的人选,穆煜宁一谈起,六师叔的注意力就被成功转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