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176章 这件事你说了不算

时间:2018-05-03作者:晢晢

    “啊...我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我要怎么办...”

    “啊...”

    当莫子玮狂躁地开始自言自语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是一名黑衣人拿着食盒走了进来。

    “吃饭了。”

    黑衣人一边冷淡地说着一边从食盒中拿出饭菜摆在桌上。

    穆煜宁从打开的门看了出去,只能看见院子里的石桌石凳,和一些花草树木。

    看样子应该是一座别院,只是不知道具体在哪个方位。

    她又看了一眼专心摆饭菜的黑衣人。

    他似乎并不担心她趁此跑出去,说明外面有更严密的防守,何况她被下了药,功夫也使不出来。

    黑衣人摆好饭菜,拿起食盒就准备往外走。

    “唉,等等。”穆煜宁出声叫住了他,“我要跟你们这里能做主的人谈谈。”

    黑衣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她:“我们首领不会跟你谈的。”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跟我谈?你去禀报一声。”

    黑衣人笑了一下,轻蔑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首领吩咐了,不管你说什么,出什么条件,他都不会见你。”

    穆煜宁挑了一下眉梢,这是知道她要出什么条件了?

    还有这完全不理会她这个被绑人的想法,难道真的是绑匪,绑了他们是想勒索镇国公府吗?

    所以黑衣人首领只在乎镇国公府出多少银子赎人,完全不用理会她咯?

    她想了一下,还是对黑衣人说道:“你们首领要多少银子,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现在放我们走。”

    黑衣人嗤笑:“银子?我们才不在乎银子。”

    穆煜宁抓住他话中的信息,连忙追问道:“那你们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都给你们。”

    看她大放厥词的模样,黑衣人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他再次看向穆煜宁,眼中充满了轻视和不屑:“我们首领想要的,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郡主能给的。

    “你不用再想着怎么让我们首领放了你,因为这件事你说了不算。

    “耐心等着吧。”

    黑衣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并顺手将房门锁上了。

    穆煜宁撑着下巴在想黑衣人最后说的话。

    他的意思应该是他们的首领在跟外面的人交易,一旦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他们就会放了他们三人。

    但如果首领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呢?会把他们三人怎么样?

    杀了?还是...

    想到这里,穆煜宁不敢再想下去,不行,她不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她要想办法自救才行。

    那...首领想要交易的那个人是谁?

    是父亲吗?

    他究竟想要什么?

    “宁儿,过来吃饭了。”

    穆兰馨的声音传过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来了。”

    莫子玮刚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嘴边,就被穆煜宁打掉了。

    她拿出一根银针一盘一盘地去试毒,嘴里说道:“虽然他们目前还不会杀我们,但还是要小心为上。”

    等试完毒以后,她才对莫子玮说道:“现在可以吃了。”

    莫子玮此时看着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她了,只好埋头吃饭。

    ......

    就这样,穆煜宁三人在这间屋子里好吃好喝地过了三天。

    除了送饭的人,就没有其他人来过,也没有任何新的消息传来。

    他们依然被禁锢在这里。

    御书房中,谭纪煊静静地等着。

    皇上刚才和他说事情,说着说着突然就不说话了。

    看得出来,皇上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出神了。

    他也不好出声打扰皇上的神思,只好静候在一旁慢慢等着。

    皇上握着手中的毛笔点在奏折上。

    案上的大部分奏折都是奏请承恩侯出任兵部尚书的,这几天朝堂上也是,开始出现了一面倒的趋势,基本上都是支持承恩侯的。

    就连内阁也开始动摇了。

    他又想起昨日在慈寿宫太皇太后说的话,“...虽说唯亲不用,但承恩侯确实是出任兵部尚书的最佳人选,还有这么多的大臣支持他出任,皇上就尽快下决断吧。”

    皇上心中燃烧着一团火,似乎要将体内的屈辱烧个干净。

    那些大臣大都是跟着太宗、先帝的老臣,自然是听从太皇太后的意见。

    太宗驾崩,先帝十八岁继位,二十九岁驾崩,他继位的时候才十二岁。

    先帝给他留下了四位辅政大臣,因他年纪小,太皇太后开始了垂帘听政,一直到他十八岁。

    之后太皇太后虽然没有垂帘听政,但是那些老臣仍然会去慈寿宫请示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手中依然还握着实权,他也并不曾真正的亲政。

    所以那些大臣老是在朝堂上和他意见相左,每每固执己见不肯让步,让他很难堪。

    每次这个时候,他就觉得他这个皇帝就是他们手中的木偶,指向哪儿就往哪儿走。

    真是可恶,他心里憋着的屈辱总有一天要还给他们。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看向了案上的奏折,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画了个大大的红叉。

    他烦闷地将这本奏折推到一旁,看向了谭纪煊:“听说你这几日帮着镇国公在寻找穆煜宁?”

    谭纪煊一本正经地回道:“同僚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皇上停顿了一下,又缓缓说道:“只是你还是应该将精力放在正事上,这些小事尽心就够了,不用那么认真。

    “穆煜宁,太皇太后和镇国公自会派人去找。”

    谭纪煊恭敬地低下头:“是,微臣明白。”

    “好了,刚才朕跟你说的事情,你尽快去办,有消息再禀告朕。”皇上摆摆手:“你先退下吧。”

    谭纪煊躬下身子:“是,微臣告退。”

    走出御书房,谭纪煊面无表情地往宫外走去。

    一路上都在琢磨皇上最后那番话,他的话中似乎有话。

    好像他对于穆煜宁被绑走的事情不是很上心,对于她的安全也不担心。

    从前,因为太皇太后看重穆煜宁,皇上也对她的事比较上心,很宠穆煜宁。

    当然,这其中也有讨好太皇太后的意思。

    但如今看来,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