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111章 偏心的老太太

时间:2018-03-25作者:晢晢

    ,!

    穆煜宁看着太皇太后突然变得深沉的脸,她额头上的皱纹已经很明显,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太皇太后一直保养得很好,穆煜宁这一世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她的皱纹。

    她眉心由于经常皱眉的缘故已经有了浅浅的“川”字形,再也无法抹平。

    穆煜宁突然有点伤感起来,最疼爱她的外祖母年龄已经大了,她在慢慢地变老,她能陪伴外祖母的时间也在慢慢减少。

    穆煜宁认真地看了她许久,终于问出了她心中存了很久的疑惑:“我一直想问外祖母,您为什么一点都不疼爱哥哥和姐姐?

    “每次我顽皮受了伤,外祖母为什么要处罚哥哥姐姐那么重?”

    太皇太后严肃道:“他们作为兄长和长姐,有责任照顾好你。

    “既然没有照顾好你,那他们就理应受罚。”

    “可是外祖母也不能每次都罚那么重啊,哥哥每次都被打得皮开肉绽,好可怜。

    “还有姐姐,外祖母总是在那么多人面前毫不留情地斥责她,您让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做人?

    “您罚姐姐的时候就不能私下里做吗?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弄得所有人都知道?

    “姐姐以后还要嫁人的,现在如今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姐姐不得您的喜爱,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怎么在婆家立足?

    “我们已经没有母亲了,外祖母就不能多疼爱一些哥哥姐姐吗?”

    穆煜宁吧啦吧啦说了一连串,全是对太皇太后的控诉,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委屈。

    太皇太后听到她为穆兰馨和穆松盛抱不平,心里感到很欣慰。

    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穆煜宁能这么直接地指责她了。

    被一个小辈控诉,太皇太后有点不自在,脸上烧得慌,她尴尬地咳了一下,说道:“这个…额…

    “嗯…这世上偏心的父母比比皆是…

    “这…哀家也不例外…”

    穆煜宁:……

    太皇太后都承认自己偏心于她,她这个罪魁祸首还能怎么说,难道她学古人去给哥哥姐姐负荆请罪,打自己一顿吗?

    恐怕到时候外祖母又要责罚哥哥姐姐了…

    太皇太后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没好气地说道:“宁儿既然替他们抱不平,何不约束自己不要再顽皮,不要再让自己受伤?”

    “我有这么做啊,您没看出来吗?

    “我已经有很久没有闯祸没有受伤了。”

    这倒是真的。

    “可是就算我安然无恙,您还是没有好脸色给他们看,对他们还是很冷淡。”

    穆煜宁抱怨道。

    太皇太后脸上又烧得慌了,她干脆看向门外,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

    穆煜宁直直地看着她,嘟着嘴唇:“偏心的老太太,哼。”

    太皇太后:……

    还没见过被偏心的人指责偏心的人不该偏向于她的。

    姚嬷嬷见她们如此,背过身去,在一旁偷着乐。

    肖府。

    肖老夫人和煦地看着肖四夫人说道:“这道鱼是用进贡的天湖鱼做的,味道非常好,你多吃点。”

    旁边的丫环立即给肖四夫人布菜。

    因着肖四爷肖奇峰是老夫人最疼爱的儿子,所以老夫人平时对肖四夫人也多关心一点,比对掌中馈的大夫人还要和颜悦色一些。

    当然肖四夫人只是小儿媳妇,而大夫人是宗妇,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对比就记恨肖四夫人,因为肖四夫人为人谦和,待人真诚,在府中非常会做人。

    “谢谢娘。”

    肖四夫人刚说完就感觉到一阵恶心,她捂住嘴巴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离桌子远远的。

    众人皆惊讶地看向了她。

    老夫人不知想到什么,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其他几位夫人好像也猜到了什么,各自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有羡慕的,有喜悦的,还有嫉妒的目光。

    老夫人满脸喜色地看着她:“小四媳妇可是又有喜事了?”

    肖四夫人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

    她垂下眼眸,掩藏住心中的惊慌,淡然道:“娘,没有呢。”

    老夫人脸上的惊喜立即就散了去,换上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她还年轻,膝下也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以后将会生更多的孩子。

    想到这里,老夫人重新挂上了笑容,柔声道:“没事,你别站着了,快坐下吃饭吧。”

    肖四夫人没有入座,而是对着老夫人抱歉地说道:“娘,媳妇有点不舒服,想先回房了。”

    “你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叫府医去给你把把脉。”

    肖四夫人捏着手帕的手紧了紧,她强自镇定地说道:“娘,我只是有点积食,走几步消消食就好了。

    “没什么大碍,不用看大夫了。”

    见老夫人眼中还有疑惑,她便冲她笑了笑,以示无恙。

    “好吧,那你先回去歇息,如果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派人告诉我,也不要讳疾忌医。”老夫人殷切叮嘱道。

    肖四夫人恭了恭身,顺从地应道:“媳妇遵命。”

    说完之后,她淡定自如地袅袅走出老夫人的院子。

    看着四夫人走了出去之后,肖三夫人疑惑地说道:“这四弟妹好久都没出来走动了。

    “成日都呆在她自己的院子里,可别闷出了病吧?”

    老夫人斥责道:“别瞎说,无缘无故咒小四媳妇生病,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

    “哪有?我可没有咒她生病,老夫人可别误会我。”肖三夫人连忙解释道。

    老夫人睃了她一眼,没再责备她。

    肖三夫人脸上堆着笑,暗地里却撇了撇嘴,真是偏心,不就是小四有出息吗。

    肖二夫人见气氛有点僵,便在一旁凑趣道:“明儿,我到四弟妹的院子去瞧瞧她。

    “正好我有些绣活要请教她,她的绣工可是咱几个里头最好的。

    “我也好久没见过涛儿了,也不知他现在长高了多少。”

    听到她的话,老夫人脸上的神色缓和多了。

    肖大夫人暗自沉思了一会儿,看向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四弟妹可能是最近犯春困了。

    “听下人们说,四弟妹最近嗜睡,在房中歇息的时日多。

    “吃得也比较清淡,从前爱吃的红烧鱼和酱鸭肘子都不爱吃了。

    “也许是因为季节交替,四弟妹没适应过来吧。”

    说完之后,她不在意地笑了笑,就像是刚才只是闲话了几句。

    肖大夫人看似无意地闲话两句,但在场听到的人却都记在了心里,各自琢磨着。

    老夫人眼神深沉,端着茶杯兀自沉思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