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91章 说说而已

时间:2018-03-16作者:晢晢

    ,精彩小说免费!

    穆煜宁走到府门口,碰见也要出府的穆松盛,便笑着唤道:“哥哥。”

    穆松盛盯着她看了看,发现她穿着出去的衣裳,身边跟着姚白,便问道:“小妹这是要去哪里?”

    穆煜宁脱口而出:“去淮北王府。”

    穆松盛眉毛一挑,又问道:“你去淮北王府干什么?打架吗?”

    穆煜宁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们早就不打架了,我就是去蹭吃蹭喝。”

    我们?

    这称呼改变得挺快的啊,从前是混蛋谭纪煊,现在居然能称“我们”了?

    穆松盛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板着脸说道:“你去淮北王府蹭吃蹭喝?

    “镇国公府少了你的吃喝了?”

    穆煜宁笑嘻嘻地靠近他,挽着他的手说道:“不是,镇国公府怎么会少了我的吃喝呢。

    “就是最近淮北王府来了一个新厨子,做的酸枣糕、杏仁酥可好吃了。”

    穆松盛立即道:“你想吃这些,我吩咐厨房每天给你做,你不要去淮北王府了。”

    “不行,我们家的厨子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

    “何况我也不光是去蹭吃蹭喝的,我还有事要办。”

    穆松盛听她这么说,便好奇地问道:“你去淮北王府有什么事要办?”

    穆煜宁冲她眨了眨左眼,笑道:“回头我再跟你说,我走啦。”

    说完冲他挥了挥手,快步走出了大门。

    穆松盛深深地看着她欢快的身影,叫来管事问道:“五小姐最近经常去淮北王府吗?”

    管事想了想,道:“也不是经常,加上今日,也就去了两次而已。”

    穆松盛微微松了一口气,不是经常去就好。

    半个时辰后,穆煜宁由侍卫领着,经过通报在偏厅等到了谭纪煊。

    看来经过上一次,淮北王府的侍卫对她的造访严肃多了,再也不让她熟门熟路地自行进入书房了。

    穆煜宁挑眉看向对面正襟危坐的谭纪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笑问道:“昨日你的人将丝帕上的信息摘抄以后,分析了情报没有?

    “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吗?”

    谭纪煊定定地看着她:“我看你对这件事挺上心的。”

    “无聊啊,找个乐子玩玩。”

    谭纪煊:......

    看着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还是将思绪整理了一下,缓缓说道:“那个盒子里的丝帕不是每块上面都有消息。

    “有些丝帕上面除了绣花,没有其他的东西,我猜是因为还没到时候传递出去,所以还没有将消息绣上去。”

    嗯,有道理,穆煜宁凝神倾听。

    “其中一些丝帕上面的消息我的人分析了,应该是他们秘密进京,是为了寻宝而来。”

    “寻宝?”穆煜宁有些诧异。

    谭纪煊继续说道:“是的,羌族先祖在中原某个地方埋了一批宝藏,其中有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或许他们还在勘察宝藏的位置,或许他们已经找到了埋藏宝藏的地点。”

    穆煜宁忍不住说道:“是杨子岭。”

    谭纪煊严肃地点点头:“嗯,据目前的情报来看,宝藏应该就是在杨子岭无疑了。

    “不过他们肯定还没有得到宝藏,从我们拿到的第一块丝帕上的信息可以知道,他们已经决定了清明那日重启宝藏。”

    穆煜宁脸色变得凝重:“羌族人秘密进京寻宝,是想拿到那笔财富东山再起,复兴羌国。

    “京中肯定还有其他羌族的人在,不只是这次秘密进京的密使。

    “他们寻找宝藏到开启宝藏再秘密转移回羌族,需要大量的人手,还需要避开朝廷的眼线。

    “看来他们在朝堂之上也有人。”

    谭纪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道:“是的,此事事关重大,我已经加派人手紧密跟踪,正准备进宫禀告给皇上。”

    穆煜宁突然起身走到他的身边,凑近他,小声说道:“你先不要告诉皇上这件事。”

    谭纪煊不明所以,不解地看着她。

    她眨眨眼睛,道:“万一你分析错了,杨子岭没有宝藏呢?岂不是让皇上空欢喜一场。”

    嗯,这倒也是。

    她接着说道:“我们先跟着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宝藏,如果是真的,我们也去抢啊,反正羌族人是不敢公开的。”

    谭纪煊:......

    穆煜宁越说越兴奋,自说自话道:“如果真有宝藏,我们多带些人去把里面的东西转移出来。

    “到时候我们两对半分好了,我一半,你一半,谁也不说,神不知鬼不觉的。”

    说到最后她眼睛里冒出了金色的光芒,仿佛眼前就有一座金山,触手可及。

    谭纪煊立刻拉下了脸,站起来扬起手拍了一下她的小髻髻。

    穆煜宁被他强行打破了幻想,愤怒地吼道:“你干嘛打我?”

    “穆煜宁,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谭纪煊脸色穆重,眼神冷冽,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是一国郡主,享皇家食禄,受皇家庇护,你就应该心向皇家,做忠君之事。

    “而不应该瞒而不报,更不应该私吞朝廷财物。”

    穆煜宁缩了缩肩膀,小声说道:“是羌族先祖埋的宝藏,不是朝廷的。”

    谭纪煊前倾身体,低吼道:“在韩朝的土地上,就是属于朝廷的。”

    穆煜宁举起双手投降,身子往后仰,撇嘴说道:“我就是说说而已。

    “开个玩笑嘛,你不要那么认真好吗?”

    谭纪煊吐出一口闷气,瞪了她一眼,随即板着脸端坐在椅子上。

    这时下人端着点心热茶走了进来,一一摆在案桌上。

    穆煜宁回到自己的位置,拿起盘子中的杏仁酥放入口中,一边嚼着一边沉思。

    不愧是和皇上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对皇上真是忠心耿耿,处处都维护着皇上的利益。

    穆煜宁垂下眼皮,神色一冷,一边盯着盘子一边又捻起一块酸枣糕放入嘴里。

    不管事情真相如何,总之,下旨灭门的是皇上,监斩的是谭纪煊。

    不管谭纪煊是不是知道事情真相,亦或者是有苦衷,但当时他隐瞒了她,并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家人死于刀下。

    事后依然不跟她说只言片字,他就算有再大的苦衷也难以消除她心中的恨意。

    谭纪煊看向她,她侧对着他,只能看见她沉静精致的侧脸,她一块一块不停地吃着糕点,也不喝茶,干巴巴的,也不怕噎着。

    突然,他感受到她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势,在这冬末时分让人更觉寒冷。

    是因为他刚才教训了她一通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