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郡主之步步为赢 第31章 归心似箭

时间:2018-02-06作者:晢晢

    ,!

    淑妃被下毒事件经过在慈寿宫的初审之后,就转变为淑妃和穆煜宁之间的一个赌约。

    审理案件的决策人还是后宫之主,皇后。

    穆煜宁为协查人员,一切与案件有关的人证物证和嫌疑人都被关在慎刑司。

    由于穆煜宁的强烈要求,茯苓仍留在穆煜宁身边侍候。

    而淑妃被太皇太后禁足在紫阳宫里,不得外出,直到案件水落石出。

    在太皇太后眼里,这就是后宫女人争宠的一出戏码,小事一桩。

    煜宁要去查案子就让她去查好了,总归有她在后面给她支持和善后。

    外孙女开心最重要嘛。

    不过若没有淑妃在背后撑腰,杨公公又岂敢对煜宁下手,所以还是要给她点苦头吃吃。

    穆煜宁回到房间,就让茯苓留下,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章平是不是你师父?”

    茯苓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穆煜宁的话给砸晕在原地。

    她有些犹豫,因为师父跟她说过不能暴露跟他之间的关系,更不能暴露他门派的武功。

    但是刚才郡主毫不犹豫地力挺她,相信她,保护她,不惜为了她还与淑妃娘娘杠上了。

    她若是撒谎,实在是太辜负郡主了。

    穆煜宁也知道她内心肯定在挣扎,所以没有着急逼问,而是慢悠悠地斜靠在榻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喝着。

    半刻钟之后,茯苓内心终于经历过天人交战,诚实地点了点头:“是的,章平是奴婢的师父。”

    师父,对不起了。茯苓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她突然走到穆煜宁跟前跪了下来,哀求道:“郡主,求求您救救奴婢的师父吧。

    “他没有下毒,奴婢相信他不会下毒害人的。”

    穆煜宁并没有立刻答应她,而是问了她另外一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拜师的?是在什么情况下认识章平的?”

    茯苓按下忐忑的心情,仔细回忆起来:“奴婢第一次遇见师父的时候是三年前的春天。

    “当时奴婢被几个宫女欺负,师父刚好路过就救下了奴婢。

    “但当时师父好像有急事,救下奴婢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当时师父脸上还带着面巾,后来奴婢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师父就是御膳房的章平公公。

    “因为季节变换,他感染了风寒,脸上长了红疹,所以那几天都蒙着面巾。

    “过了两天,他突然找到奴婢,说奴婢根骨很好,适合练武功,他想收我为徒。

    “但是不能对外透露他与奴婢之间的关系,也不能在宫中使用他教的武功。

    “奴婢当时想着能学点功夫用于自保也是好的,何况他是奴婢的救命恩人,奴婢就答应了下来。”

    穆煜宁抚了抚杯盖,沉声说道:“你耍几招给我看看。”

    茯苓看了她一眼,见她不似开玩笑,就站起来,走到屋子中央开阔的地方,打了一套拳。

    穆煜宁放下茶杯,用手支着下巴撑在案几上,视线紧紧地锁在茯苓身上。

    这套拳脚功夫,前世的时候她见姚白耍过,比现在要好上那么三分。

    也就是说,茯苓拜师三年,武功已经学有所成。而后来章平死后,没有人教导,她的武功只是小有进益,难有大成。

    所以最后在谭纪煊手中没过几招就重伤死亡了。

    十岁开始练武功已经算是很晚了,还能练成今日这个地步,的确是根骨很好,但也说明章平这个师父也很不错,武艺必然不弱。

    如果这世茯苓能继续在章平手下学武,说不定会成为一个高手,也就不会出现前世那种困境了。

    茯苓收势,紧张地看向穆煜宁。

    穆煜宁坐直了身子,淡淡地说道:“如果你的师父是无辜的,我会想办法救他的。”

    茯苓欣喜若狂,连忙跪下磕头:“谢谢郡主。”

    “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跪下磕头,看得我头晕。”穆煜宁说完扶着额头按了按。

    茯苓称是,站了起来。

    “章平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有没有交代你去办什么事情?”

    看着穆煜宁脸上严肃的表情,茯苓也不自主地严肃起来。

    她仔细地回想了一遍,说:“奴婢这两天在尚仪局学规矩,没有见过师父。

    “奴婢和师父也不是经常见面,五天前我们见过一次,当时没发现师父有什么不正常的。

    “以前师父会让奴婢在外走动的时候,多打听一些有趣的事讲给他听。

    “最近师父没有交代奴婢去办事。”

    可能是还没来得及找茯苓,也有可能是不太信任茯苓。

    穆煜宁又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文红的宫女吗?”

    茯苓摇了摇头:“不认识。”

    穆煜宁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明天带你去一趟慎刑司。”

    茯苓踟蹰着,弱弱地说道:“听说进过慎刑司的人,通常都不会活着出来。

    “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只能躺在床上。

    “师父他...会不会被用刑啊?”

    穆煜宁微微笑道:“我让姚嬷嬷去嘱咐过了,不会对你师父滥用刑罚的。”

    茯苓心下放松,再次感谢穆煜宁。

    洛城都督府。

    谭纪煊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地听着纪先生的汇报。

    “...孙公公这两天在城里四处闲逛,茶楼、酒楼、客栈、妓院这些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他都去过了。甚至还使银子贿赂咱们的守卫小将们,想套他们的话。

    “不过主子放心,钱我们照收,说出的话也都是咱们想告诉他的。

    “孙公公这两天搜集消息都差不多了,完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估计明日孙公公就会向主子您辞行了。

    “毕竟这边境寒苦,可比不上暖香如玉繁花似锦的京城,孙公公现在归心似箭呐。”

    纪先生说完笑了笑。

    谭纪煊什么也没说,只是眸光又深了几分。

    翌日清晨,孙公公果然来向谭纪煊辞行。

    谭纪煊客气地挽留道:“本王这两日军务繁忙,也没陪公公在城里好好逛逛。

    “真是对不住了。

    “公公不如再多住几天,感受一下北地的民风。”

    军务繁忙才好呢,这样他就有时间去暗访了。如今任务完成了,谁还愿意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孙公公心里腹诽,面上微笑道:“王爷客气了,王爷军务繁忙,老奴就不打扰了。

    “皇上派老奴来看望王爷,如今知道王爷一切安好,皇上也会宽慰许多。

    “皇上还等着老奴回去禀告王爷的情况呢,老奴这就告辞了。

    “多谢王爷这几日的款待,老奴铭记在心。”

    谭纪煊见他如此说,便不再挽留他,给他备上厚礼,送他离开了都督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