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仙都 第二十九节 荒北荒漠

时间:2017-10-04作者:陈猿

    ,更新快,,免费读!

    阴元儿去后,魏十七将龙蝠唤来,命其现出大鳐法身,浮于空中。雪峰崩塌,荒北城荡然无存,此地也已沦为一片废墟,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吞阳侍女甚是知趣,将梅真人送至魏十七身边,侍立于一旁听候吩咐。

    抽取造化树的生机,渡入梅真人体内,助其回复元气,为降服大敌,她不惜耗尽一身真元,施展“言出法随”的大神通,暂时脱力,尚无大碍。魏十七见吞阳侍女甚是乖巧,从袖中取出还真镯,摩挲一回,问道:“还真童子何在?”

    吞阳侍女恭恭敬敬道:“老爷明鉴,还真童子器灵之身被破,一点灵性遁回镯内,并未伤及本源,假以时日,当可复原如初。”

    “尚需多久?”

    吞阳侍女犹豫片刻,道:“少则百年,多则千载。”

    “适才定慧和尚为毒雾点染,急于脱身,自行遁去,你去把他找回来,我有话问他。”

    吞阳侍女答应一声,躬身辞去,将身子一纵,化作一道白光,倏地远去。

    魏十七收起还真镯,低头望去,只见六龙已将秦渠的血肉吞噬殆尽,行动迟缓,颇有几分痴肥蠢样,乱石堆中弃着一具脏兮兮的真仙甲胄,像蛇蜕一样盘成一团。他召回六龙回驭斩,又张开五指凌空一抓,将甲胄摄入手中,手掌一翻,收入洞天之内。

    大敌授首,局势已定,不用他再插手,魏十七唤出屠真,嘱咐了几句,盘膝坐定,慢慢合上眼,鼻息若有若无,物我两忘,专心静养。屠真看了他几眼,清冷的小脸染上了一丝柔和,嘴角噙着淡淡笑意,寸步不离守在他身旁。

    魏十七将心神沉入洞天,取过真仙甲胄,细细看了一回,心中微动,径直来到造化树下,轻轻放下甲胄。

    造化树打了个激灵,似乎有些困惑,摇曳着枝条不明就里,并没有表现出欣喜和渴求。在魏十七看来,造化树的食性很杂,仙露,妖丹,星力,神念,残骸,毒雾,但凡跟真仙搭到点边,都能成为滋养的肥料,据秦渠所言,这真仙甲胄是他硬抗天庭霹雳后留存下来的遗物,为何造化树有些懒洋洋的,不怎么感兴趣?

    魏十七沉吟良久,忽然记起一事,当初他出其不意,以六龙回驭斩击溃抱朴化身,神念星力尽为造化树吞噬,唯独星屑弃之不顾,秦渠成就真仙后修炼“命星”之法,星力星屑不虞匮乏,这一具真仙甲胄不知炼化了多少星屑,坚硬无比,只怕造化树是老虎吞天,无从下口。

    想通了这一节,魏十七心中有了主意。他手头能够滋养的造化树的东西不多,抱朴子残魂是破晓真身的主魂,他肉身被创,迟迟未愈,巴蛇法相沉睡不醒,神兵真身不可或缺,秦渠以妖丹寄魂,此人深谙真仙底细,留着他还有大用,数来数去,也只有动这具真仙甲胄的主意了。

    魏十七召来秦渠一问,果不其然,当年他为抵御天庭符诏之劫,前后花费了千载光阴,将海量星屑一点点炼入甲胄,才成就这一宗护身至宝,连天庭霹雳都未能摧毁,总算不枉费一番工夫。这甲胄与秦渠真身相合,严丝合缝,对魏十七却毫无用处,他问明炼化星屑之法,秦渠只道对方有意将甲胄修修改改,占为己有,肚子里暗觉好笑,真仙至宝差不起一星半点,难不成他还能变身为一条马陆?当下也不说破,将秘法倾囊相授,一点都没有藏私。

    这是实打实的真仙手段,魏十七只能望而兴叹,单是第一步调用浩大的真仙之力,就把他的心思堵死。不过转念一想,也不是毫无变通之法,魏十七干脆将真仙甲胄丢入昆吾金塔,虫族秘法交与抱朴子残魂,传去一道神念,叮嘱他想方设法,把甲胄中的星屑尽数抽出,也不管残魂明不明白,死马当活马医。

    胡不归得阴元儿之助,渐渐占据了上风,虫族开始四散溃退,他挥军趁胜追击,足足花了半载工夫,才将余孽清扫干净。这一战固然大获全胜,但妖奴死伤亦极为惨重,其中尤以文宣沙艨艟两路人马为甚,大明城和河丘城的精锐几乎尽数葬送在了渊城,反倒是驰援北海湾的焦百川保全了大半人手,意气风发,甚是惹眼。

    虫族大败的消息传入渊海,海妖举族震动,鲤鲸族向来与魏十七交好,阎望备上一份重礼,亲自往荒北城道贺,八将军暗影贼漆面佛三族在北海铩羽而归,哪里敢上岸去,只得拉下脸面,威逼蚩尤、海婴、潜蛟、天蝠四海妖王,赴荒北城打探消息。

    荒北城业沦为一片废墟,血祭界图的恶果终于显现,雪峰崩塌之处,大地绽开一道深渊,沙砾源源不断涌出,继千都荒漠之后,大瀛洲极北之地又多了一处死寂的荒北荒漠。

    吞阳侍女寻觅了一番,携定慧剑返回,定慧和尚为秦渠毒雾点染,被迫舍弃器灵之身,将一点灵性藏于剑内,情形与还真童子一般无二,魏十七将定慧剑与还真镯收于一处,暂且放在一旁,留待异日处置。梅真人亦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精神恹恹的,“言出法随”固然神通广大,对身心的负担亦极重,她踏入大象境未久,这一战大伤元气,不知要耗费多少年月慢慢调养。

    直插霄汉的擎天雪峰,巨蛇般盘旋的雄伟城池,上城区,下城区,绝壁、松壑、冰原、广寒宫、地穴、盲海六处小界,曾经的一切都荡然无存,众人唏嘘不已,荒漠终非久留之地,渊城又被虫族摧毁,支荷提议前往北海湾,阵图虽毁,阵眼完好无损,尚可暂时落脚。

    妖奴大军停驻在北海湾外,众人来到山脊之上的陆阵眼坐定,商议后续事宜,魏十七之下,有支荷、宇文毗二位弟子,梅、兰二位真人,胡不归、文宣、沙艨艟、焦百川四位城主,合计九人。

    魏十七舍弃荒北城,才击溃虫族大军,奠定胜局,毋庸置疑,荒北城主犹在,荒北城必须重建,当务之急,是决定在哪里重建这座伟大光荣正确的城池。

    名为商议,其实是他一言定夺。

    魏十七的决定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世上岂有长存不灭的城池,荒北城就这样吧。道门迁回黄庭山广济洞和神兵洞,荒北市集设在泗水城,荒北城幸存的人手,由支城主妥为安置。”

    众人面面相觑,简单地说,魏十七就是把荒北城并入了泗水城,支荷凭空得了一整个市集,外加雪狼族、神风驼、金刚猿三大豪族的人马和积蓄,收获良多。黄庭山乃道门根基所在,梅、兰二位真人自然不会反对,支荷身为他门下大弟子,谨遵师命,理所当然,唯一心存腹诽的,只有极昼城主胡不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