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仙都 第三节 仙师远道而来

时间:2017-10-04作者:陈猿

    一个赤身大汉,一个妖娆女子,一个长髯老者,踞坐在山坳中,分食着死人尸身,一个狼吞虎咽,一个细嚼慢咽,一个挑挑拣拣,看得孟中流心底拔凉拔凉的。那尸身,长大魁梧,肌肉虬结,分明就是钩镰宗的申长河。

    长髯老者望见他御剑飞在空中,咧嘴一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走近来仔细端详,有胃口的话掺一脚也无妨。

    敌众我寡,无奈只得退走,暂避其锋芒,不过那长髯老者挥手之间,孟中流注意到他左手手背上有一道灰色的印痕,微微鼓起,像一弯新月。

    说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魏十七,从他平静的脸庞滑落,落在左手手背上。那一道印痕,他也有,那是人妖混血的记号,“骡”的证明。忌惮的气氛悄无声息地蔓延,若那三头“骡”都堪比魏十七,这一趟驰援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保不定连性命都会交待在这里。

    他们一个个不知底细,史平复却是心下雪亮。

    离开流石峰之前,朴天卫亲身来到赤水崖,跟他细谈片刻,透了些底。

    当年阮静阮长老奉掌门之命,在蛮骨森林逗留多时,若干年后,她再次来到这里,从密林中带走了姜永寿和潘云,引入御剑宗门下。赤身大汉,妖娆女子,长髯老者,他们没能熬过第一次血脉觉醒,身躯早被天妖的残魂夺舍,在阮静返回前,高飞远遁,避走异地。

    如今,他们又回来了,嗜血,狡诈,残暴,十有*熬过了第二次血脉觉醒,受本能驱使,回到蛮骨森林,谨慎而犹豫地靠近昆仑。

    在流石峰,镇妖塔,炼妖池下,镇压着死在通天阵下的天妖,只有吞噬了父母,第三次觉醒,才能真正继承血脉,成为纵横天下的大妖。

    他们正为此而来。

    孟中流有一句话没说错,这些人妖混血经历了觉醒夺舍,血脉魂魄同出一源,是极其难得的大补之物,若以秘术凝炼为丹,称为“大成丹”,于突破瓶颈颇有增益之效,这并非空穴来风,《太一筑基经》中言之凿凿,有据可查。

    史平复困于剑气关多年,迟迟未能修成剑丝,眼看着寿元将近,忽然遇到此等机缘,那肯放过,他的心思,只比孟中流更加迫切。

    不过这种涉及修炼的隐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多了,不够分,人心浮动,徒增变数。

    史平复一锤定音,道:“妖兽不足为虑,倒是那三头觉醒的妖物,有些棘手……嗯,明日且在村中准备一下,土人有一些东西可以交易,兽骨草药之类,他们不用银两,以物易物,一些盐,一小包茶叶,布铁针线都可,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换到所需之物……后天一早,出发剿灭妖物!”

    孟中流补充道:“东首靠近木墙有几座小屋棚,土人知道我等不惯数人挤在一处,特地另建的,诸位师侄请自便,随意歇息,出行的话,最好不要深入蛮骨森林。”言毕,他引了史平复、王晋、浦尾生另行安顿,留下一干二代弟子“自便”。

    众人在祭坛前多坐了片刻,三三两两起身,朝村落东首行去。

    魏十七趁着月色,沿木墙走了一圈,侧耳倾听密林中传来的动静,草叶间的虫鸣,风穿过树枝的呜咽,妖兽的低吼,它们似乎受到某种胁迫,骚动不安。他低头沉思片刻,挑了木墙下的一座屋棚,推开狭小的门户,凝神望去,里面是一间地穴,长宽约六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角落里堆了一些茅草,权作铺盖。

    土壁嵌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简陋粗鄙,不过还算干净,没什么异味。魏十七低头钻进去,取出夜明符,注入少许元气,随手一抛悬在头顶。他盘膝坐下,闭目凝思,静静等到中夜,只闻风声呜咽,如泣如诉。

    万籁俱寂,轻微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停在屋棚外,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问道:“仙师可曾睡下?”声音温婉,语调却有些生硬。

    “何事?”

    “仙师远道而来,小女子奉族长之命,自荐枕席。”

    虽是土人女子,言辞却甚是雅驯,魏十七心中一动,道:“你进来,我有话问你。”

    一名身材婀娜的年轻女子钻进屋棚,双手扶膝向他低头行礼,端端正正跪在他身前,却是方才奉上食物和茶水的三名女子之一。

    “把头抬起来。”

    那女子抬起头,一双眸子乌黑发亮,脸部轮廓颇为刚硬,肌肤稍嫌粗糙,算不上美色,端正而已。

    “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奴家叫小蝶,没有姓。”

    “你的汉话是跟谁学的?说得不错!”

    “是族长教的,他老人家以前在铁岭镇住过,会说汉人的话,回来后教给我们的。”

    “族长让你过来的?”

    “是,仙师若能收容奴家,是奴家的福分。”

    “这话是族长让你说的?”

    “是。”

    “每个来这里的仙师都要这么说?”

    小蝶犹豫了一下,道:“是。”

    “族长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老老实实道:“族长说,仙师帮我们对付蛮骨森林里的妖兽,村子又穷又苦,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我们可以用来……排遣愁闷,如果老天开眼,怀了子女,结下仙缘的话,向仙师学一些粗浅的法术,也可以守护村子。仙师,你要我吗?”

    魏十七摇摇头。

    小蝶有些失望,叹了口气,苦恼道:“奴家就知道,族长的办法行不通的。”

    “为什么这么说?”

    “仙师到哪里都是仙师,汉人出色的女子多得是,哪里看得上我们这些土人……”

    “之前没有人看上你吗?”

    “有,很少,最近的话,是金仙师,他会踩着剑飞,很厉害,可惜被林中的妖兽抓了一下,没挺过去。妖兽是我们的大敌,这些年若不是仙师护佑,村子早就毁了。”

    她所说的“金仙师”,应该就是五行宗的金一彪。

    小蝶偷偷瞅了他几眼,试探着道:“仙师不要奴家侍寝,奴家就不打扰了。”

    “你可有兽骨草药之类的东西,明天带来给我看看。”魏十七记起史平复的提醒,略有些好奇,不知土人能拿出什么来。

    “仙师带了盐和茶叶?”小蝶兴奋起来。

    “没有,不过我可以用一些法术来交换。”

    小蝶跳了起来,又惊又喜,叫道:“有,奴家有,奴家这就去找!”她一阵风冲了出去,又折回来,向魏十七恭恭敬敬行礼道谢,这才小跑着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