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仙都 第八十节 九二土龙剑

时间:2017-10-04作者:陈猿

    魏十七很失望,他看了一场小孩子的游戏,破绽百出,幼稚可笑。从仙云峰到赤霞谷,从赤霞谷到流石峰,实力在他之上的剑修数不胜数,但以他的眼光看来,真正会战斗的,却并不多见。

    修为,真元,飞剑,法器,符箓,灵宠,这些都是纸面上的实力,实力与实战是两码事。

    他认识到这一点,得益于很久以前的一次遭遇。

    那年他十三岁,有一天下午,闷热的夏天刚下过雨,在街心的小公园里,三个小混混在欺侮一对情侣,男的是个文弱的书生,戴金丝边眼镜,细胳膊细腿,皮肤白皙,女的长相清秀,一副学生的模样。

    那三个小混混,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喝得醉醺醺,手臂上有刺青,“忠”、“义”、“节”之类的字眼,显然在帮会里混,一般人是惹不起的。他们推推搡搡,把那男的掀在一边,眼镜都拍掉了,围着那女的动手动脚。

    女的在哭,在尖叫,男的急了,从地上操起一块板砖,抡圆了拍在一个混混的后脑上,当场把他打翻在地,另外两个混混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报复,那男的一板砖丢过去,趁对方举手护着脸,缩头缩脑躲闪,冲上前就是一脚,狠狠蹬在他下身,又放倒一个。剩下最后一个混混见他龇牙咧嘴,像野兽一样嚎叫着,攥紧了拳头朝自己扑来,一时胆怯,丢下同伴逃跑了。

    魏十七对这一幕印象深刻,打架的精髓就在于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实力的差距不过于悬殊,经验、战术、气势、拼死的决心就成为决定性因素。剑修比剑,无非就是把体力换作真元,板砖换作飞剑,抓住时机,用尽全力,以己之最强,攻敌之薄弱,刀刀见血,拳拳着肉,才是最有效的战法。

    俞右桓的弱点在于高估剑芒的威力,拖累了飞剑的灵动,若浦羽有胆识,以孤注一掷的勇气,一开始就御剑突入他身前三尺,凭秋鸿剑的凌厉,早就克敌制胜,根本无需放“射日”大招。

    与玄门器修相比,剑修倚恃的利器是飞剑,飞剑的强大在于“攻”,在于势如破竹,一往无前,无坚不摧,而不是像法宝那样把自身护得密不透风。久攻不能下,缺少强有力的手段,一味纠缠下去,等候对手犯错误,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纯属不智。

    魏十七不知道有几人跟他看法相同,他隐隐觉得,昆仑从嫡系到旁支,从长老宗主到门下弟子,似乎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在仙云峰大比中,他给仙都派上了一课,在赤霞谷论剑中,他给旁支七派上了一课,眼下是流石峰岁末赌局,他是不是也该给昆仑嫡系上一课?

    恍惚中,魏十七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茫然地抬起头,答应了一声,却见一名神采飞扬的青年站在跟前,手持一柄粗长的大剑,向自己微笑示意。

    “毒剑宗乐慕山,向魏师弟请教。”

    乐慕山乃是杜默的小师弟,石铁钟的关门弟子,御一柄九二土龙剑,在昆仑二代弟子中,虽不若褚戈、杜默惊才艳艳,隐隐然是下一代宗主的人选,也是与石传灯、关沧海等齐名的昆仑俊彦。

    比修为,乐慕山业已突破剑芒关,距离剑气关尚有一步之遥,远在魏十七之上,比飞剑,乐慕山手中的九二土龙剑貌似狼犺,却是以九条晋升妖将的土龙蛇骨合炼而成,具土火二相神通,在毒剑宗内排名犹在碧鲮剑之上。

    乐慕山心高气傲,不屑于拣便宜,放过重伤未愈的浦羽,挑上了魏十七。此人在毒蛛谷一剑击溃彭弋,接下大师兄一道五刖剑气,让毒剑宗沦为流石峰的笑柄,实在可恶,他有心当着众人的面挫一挫他的锐气,为宗门挣回脸面。

    岁末赌局第二场,毒剑宗乐慕山,九二土龙剑,对御剑宗魏十七,藏雪剑。

    魏十七踏进太极图中,乐慕山催动五毒诀,将九二土龙剑御起,剑身缓缓燃起一道赤红的火焰,九条土龙蛇现出身形,缠绕游动。

    “石铁钟果然将此剑传与了他……”秦子介低声嘀咕了一句,唏嘘不已。当年他还是五行宗的弟子,修炼红莲诀有成,欲觅一柄趁手的飞剑,流石峰上与红莲诀最为相合的飞剑共有四柄,其中两柄是无主之物,一柄九二土龙剑,一柄三阳归元妖火剑,三阳归元妖火剑桀骜不驯,持此剑性情易受妖火点染,偏激暴戾,并非良配,为争夺九二土龙剑,他与石铁钟比了一场,最终输了一招,只能退而求其次,取了三阳归元妖火剑。

    这是他半世坎坷的开端。

    多年之后,他听说石铁钟收了一名关门弟子,并将九二土龙剑传与他,还有些不信,剑修一向视飞剑如性命,须臾不离身,难道他找到了比九二土龙剑更趁手的飞剑?

    秦子介若有所思,凝神看了几眼,微微摇头,乐慕山还嫩得很,催动剑诀,尚不足以使九二土龙剑完全化形,土龙蛇一条条头眼模糊,鳞片不全,不过略具其形而已。

    乐慕山却颇为得意,以五毒诀驱动九二土龙剑化形,合九条妖将的丹火,锐不可当,寻常飞剑被火焰一烧,即成为一根废铁,便是秋鸿剑、桃木镇元剑之流,亦要退避三舍,避免与丹火硬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