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仙都 第五十三节 孙二狗是你吗

时间:2017-10-04作者:陈猿

    无移时工夫,小二把酒菜端上桌,魏十七挟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视线却有意无意瞟向那青年男子。只见他半趴在桌上,嘴里含含糊糊说着什么,口齿不清,坐在对面的小伙子板着脸训斥了几句,他缩头缩脑,看上去颇为委屈,又不敢违背,慢吞吞站起身,朝客栈外蹩去。

    魏十七朝余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小心提防,起身摸了摸衣袖,脸上露出几分焦虑,“之前在骡马行拉下点东西,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掌柜听见,不至起疑。

    余瑶甚是机警,微微颔首道:“好,我在这里等着,你快去快回,别误了事。”

    魏十七出了客栈,尾随那青年男子走出几条街,见他头也不回朝镇外蹒跚而去,当下放慢脚步,远远跟在后面。

    出了铁岭镇,莽莽群山横亘于眼前,山势雄伟,古木参天,那青年男子眼梢低垂,看都不看方向,径直走进荒山,绕过一片乱石岗,见四下里杳无人迹,突然站定不动。

    魏十七快步上前,伸手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叫道:“孙二狗,是你吗?”触手处硬若木石,根本不像活人的肌肤,他心中一沉,立刻退后数步,右手按住腰间的剑囊,缓缓抽出铁棒。

    孙二狗转过身,眼珠直定定,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鼻子快速抽搐几下,似乎嗅到了什么,突然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喉咙深处发出“嗬嗬”嘶吼,像一头噬人的猛兽。

    魏十七将铁棒扛在肩头,试探着问道:“你还认识我吗?”

    孙二狗浑身骨节劈啪作响,身躯忽然一软,像蛇蜕皮一般弃下破烂的锦袍,整个人消失在地下,下一刻,无数黝黑的藤条破土而出,纵横交织,将方圆数丈围得水泄不通。

    藤条如刀剑般穿过猎物的身体,却只刺穿了一具虚影,魏十七形同鬼魅,出现在三丈之外,目光闪烁,寻找着藤妖的本体。

    孙二狗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平渊派弟子了,他变成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寄宿在身体里的食尸藤妖摆脱了嗜血的本能,像豢养的灵兽,能听命行事,客栈之中与他交谈的那个小伙子十分可疑,他极有可能是太一宗凌霄殿的修士,操纵藤妖的大行家。

    食尸藤妖的本体潜伏在地下,神出鬼没,始终以藤条攻击猎物,魏十七与其周旋了片刻,觉得没有可趁之机,又有些担心留在铁岭镇的余瑶,当下接连施展“鬼影步”,身形连晃,消失无踪。

    失去了捕猎的目标,食尸藤妖安定下来,片刻后,委弃在地锦袍缓缓升起,胸襟鼓胀起来,手臂伸入衣袖,头颅钻出领口,重新恢复为孙二狗的模样,他朝四野张望了一下,摇晃着身躯继续上路。

    魏十七加快脚步赶回客栈,角落里靠窗的位置空无一人,余瑶也已经回房歇息,他靠在柜台旁,跟掌柜攀谈了一会,套问那小伙子的来头,掌柜见他出手阔绰,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时近午市,饭堂里热闹起来,人头济济,食客满座,掌柜的眉花眼笑,小二忙得不亦乐乎。魏十七见掌柜忙着收账,有些心不在焉,叨扰一声,朝客栈里进走去。

    客房与饭堂隔了一个狭长的院子,院子里晾着辣椒蒜头腊肉风鸡咸鱼,角落里种了一棵老槐树,树下挖了一口深井,平时用木盖掩着,汲水时才挪开。“寒夜客来”的饭菜在铁岭镇颇有名气,厨子的手艺以外,很大程度是因为院里的这口甜水井。

    天字二号房恰好在老槐树旁,日头过午,浓荫匝地,魏十七和余瑶站在窗前低声交谈,阳光照进窗棂,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墙上。

    魏十七向掌柜打听清楚,那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姓康名平,字汉文,据说出身于中原望族,是不得重视的旁支子弟,身患顽疾,需昆仑山特产的乌龙草入药调治。乌龙草是西域名贵的草药,辗转运入中原,往往一株价值百金,非大富之家根本用不起,康平每月都要服用一株乌龙草,耗资极大,天长日久,家境渐渐衰落。屋漏偏逢连夜雨,康平父母染上恶疾,双双亡故,祖业为族人觊觎,眼看无路可投,只得变卖家产,携两名奴仆千里迢迢来到昆仑山脚下,进山采集乌龙草,聊以续命。

    康平是两三年前迁至铁岭镇的,租了刘寡妇的一进院子落脚,他两个奴仆要进山采药,自己也不开伙,早晚两顿都在“寒夜客来”的饭堂凑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虽然落魄,身边好歹有些浮财,点几个小菜,用些酒饭,这点银子还负担得起,老主顾了,掌柜特地为他在角落里留了个专座,康平但凡得了贵重的草药,也托他出手转卖,抵冲一部分酒资。

    他的两个奴仆,一个叫滕元,一个叫滕贞,忠心耿耿,跟随主人辗转来到西域,没有半句怨言。这二人虽能吃苦,为人却甚是粗鄙,长年进山采药,很少回铁岭镇,康平身边缺少使唤人,又买了个奴仆,取名滕利,就是不久前冒冒失失跑进客栈,被他训斥了几句,又灰溜溜跑出去的那个青年。

    魏十七推测,康平是太一宗处心积虑埋在铁岭镇的暗桩,滕元滕贞滕利冠以“滕”姓,暗谐“藤”字,十有.是控制食尸藤妖关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