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201章 殷飒的怒火

时间:2018-05-08作者:拉风的树

    在秦石安静读书修炼的时间里,朝歌的却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几股貌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事件,慢慢地汇聚到了一起。

    以检疫名义滞留在玉兔星上,被敲诈勒索了将近一半身家的拓拔御,脸色苍白,摇摇晃晃地从潮汐通道里走出,从不离身的偃月刀已经没了踪影。

    为了筹集路费,他在巨洋口岸便将这把祖传宝刀质押出去,换了一张前往朝歌的星球。

    方舟之上,带他上飞船的胡老板惨死在洛巴苏人的偷袭中。当秦石和老炮盗走了鱼翔舰后,谭总管一怒之下彻查了整艘方舟,没有合法登舰的拓拔御便被抓了出来。

    只是拓拔御表明了身份和来历之后,谭总管并没有为难他,表明了身份,并且向他递出了橄榄枝。

    拓拔御在古陆也算是一名枭雄,雄心勃勃,自然不愿老死在一座小土城中。他更是清楚,谭总管所为之事,定然不愿为外人所知,若不答应,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当即一口应承下来,答应加入谭总管的势力之中。

    于是得到了谭总管的信物,前来朝歌投奔幕后的势力。

    只是拓拔御走的是正常渠道,脾气又臭,一路不知遭遇了多少的刁难,被往来的巡检不知敲诈了多少金币,踏出潮汐通道的瞬间,他险些有喜极而泣的感觉。

    但想起自己的悲苦遭遇,拓拔御心头的恨意又更加浓郁,若不是那群该死的佣兵袭击了他的府邸,如今的他还是古陆一方城主,作威作福呢!

    “那石秦还真厉害啊!据说才十二岁,用了十分钟就把天机坊的机甲高手给击败,天机坊的脸面都丢光了……”

    拓拔御在中转站中呆立了几分钟,一边辨认方向,一边听往来的旅客交流。

    实际上这一路他已经听了无数次类似的内容,据说是两大势力对赌,天机坊与千道盟战争,精心筹备了十年的天机坊,竟然被千道盟在现场的观众中随意挑了个小孩子就把天机坊给打趴了。

    拓拔御可不像秦石闭塞。作为方城主,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上层世界的信息,秘密信息自然接受不到,但星河世界的重大变动、小道消息,各种八卦,还是会不时会被他从各种渠道接收到。

    秦石与呼延宏海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当时观战的人更是不少,星河国家有分量,对这类消息感兴趣的大势力都第一时间得知了结果。

    但普通民众想知道这种事情,却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直到前些日子,殷唐月报里小篇幅地报道了此事,才有人开始添油加醋地将消息传递出来。 一流小站首发

    于是秦石的假名,石秦这个名字也开始在星河世界流传。秦石甚至都不知道,在虚拟对战平台上,他已经机甲虚拟对战论坛的好事者列入了战力前百的高手。

    尽管他只在对战平台了进行一次的对战,但却被千道盟启动了复刻系统,将他对战的情况记录下来,上传到了机甲战力评估系统之上。

    系统给秦石的实力定位放在了五百名之后,但这并不为广大的机甲对阵高手所接受,他们充分考虑到了秦石的年龄和当时的不利环境,因而在论坛上给秦石正名。

    更有许多机甲战士不时上论坛叫嚣,要与秦石约战,然而只在虚拟对战平台拥有临时帐号的秦石,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想打败他的人。

    秦石许久不回应这些机甲战士,这些身份不低的家伙于是从对战平台转移到了现实世界,准备将秦石的真实身份给挖出来,然后堂堂正正地以真实机甲对战。

    然而可惜的是,绝大部分人都只查到,秦石是费加罗大师的学生。但这个身份是否真实,却有待考证。

    费加罗大师最近一次露面,是在巨洋口岸。他在那里只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险些将血玫瑰家族名下流动的股票份额险些买光。

    这是费加罗又一次天才的投资行为,时至今日,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在费加罗买入血玫瑰家族股票的前几天,血玫瑰家族终于大爆发,一名强大神秘的高手,在钢铁长城约站金属巨人的王者,最终赢得了胜利!

    这对在金属壁垒损失惨重的血玫瑰家族来说,无疑是注入了强心剂,霎时间,所有看空血玫瑰家族未来走向的资本,疯狂地涌向血玫瑰家族的产业!

    要知道,血玫瑰家族与教廷之间有着一份天价的合约,只要血玫瑰家族能够在金属壁垒站稳脚,暴利的回馈那是跑不了的。

    不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血玫瑰家族的资产增值了将近八倍,而费加罗最初买入的股份的股价,更是暴涨了将近三十倍。谁让他是在血玫瑰家族前景黯淡的时候入市的呢。

    干完这一件事,费加罗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连同他的座舰复仇者号也消失不见。

    因而没人知道,费加罗是否有一个叫石秦的学生。与费加罗相熟的阿姆斯特高层,则持否定态度,但这也是放在心底,毕竟秦石干的事情是给费加罗长脸,连同阿姆斯特公司也沾了不少的光,这样的好事,谁愿意往外推。

    至于费加罗的失踪,却没任何人担忧。费加罗每一年都有大半的时间不见人影,只有在一些关键场合才会忽然回归。这是阿姆斯特公司高层心照不宣的事。

    费加罗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如果在这几年时间里他再无法有所突破,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成为神算师的机会,所以每一年他都会将大量的时间用来闭关冥想和修炼。

    拓拔御拦下一名路人,问完路便道谢一声,然后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来到了朝歌城,但离他所要去的地方还远着呢。

    与此同时,在更遥远的星河世界,一座要塞般守卫森严的城堡里,身披白色的狐裘的殷飒,拆开了几封封来自朝歌的信件。

    这些封信件出现在她案头上已经有好几周的时间,但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在逡巡着自己的领地,除了皇帝的诏命会随时传递到她身边,其他的一切信息,都被搁置在了古堡之中。

    直到此刻她才有时间处理这些东西。

    看着殷总管发来的信息,殷飒脸上浮现一抹妖艳的笑容,她反复看了几遍,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铛,不一会,康虎便到了她身后。

    殷飒头也不回地扬了扬手里的信件,冷笑着说道:“小石头到了朝歌,有一些不长眼的家伙想借他来试探我的底线,你给他们带个口信,告诉他们,激起我的怒火很容易,要平息我的怒火可就很难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