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193章 置诸死地

时间:2018-04-29作者:拉风的树

    谢宝树此言一出,周围一阵哗然。

    在众家子弟的印象中,谢宝树可从来没有主动认输的前例。

    而实际上,谢宝树尽管被揍进了水里,可并不是已没了一战之力。他们更是看得出来,谢宝树的战力在秦石之上。只是秦石狡猾地抢占了先机,一鼓作气将谢宝树逼落水而已。

    “很好。”

    秦石可不会给谢宝树反悔的机会,从谢宝树口中得到这个答案,他心中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转头望向桓元:“我可以走了吗?还是你跟我再打一架?”

    秦石半边脸此时已经肿成了猪头,然而眼神却依旧锋锐如刀,死死地盯着桓元,还有旁边跃跃欲试的王玄甲。世家子弟尽管纨绔,但对自己的信誉却是极其看重的。谢宝树已经作保,而桓元也同意了谢宝树的出头,那么秦石赢了之后,自然可以扬长而去。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受桓元和谢宝树的预料。在之前,众人都认定谢宝树会赢,然而谢宝树完败之后,其他人同时也看到了秦石的缺陷所在。

    那么打败已经完胜了谢宝树的秦石,这个荣誉是相当有吸引力的。那等于是踩着谢宝树昔日的名头,让自己扬名立万。

    只是这种想法,对绝大多数的世家子弟来说,都只是想想而已。他们很清楚,为了这么一点小利益得罪了谢宝树,那绝对是得不偿失。

    能够无视门阀压力的,也就只有门阀。

    所以王玄甲蠢蠢欲动。一直在出画舫上没有下来的李唯,此时眼睛也是骨碌碌地转动起来。

    “都想干什么?难道我谢宝树的承诺就这么不值钱了吗?”

    谢宝树一捋湿漉漉的头发,推开跃落湖中救他的护卫,走上了湖岸。一边走着,他身上便冒起了阵阵白色的蒸汽,衣服的水份瞬时被蒸发干净,到岸之后,已经一身干爽。

    “小兄弟的拳法果然精妙,我自愧不如。”谢宝树很是大度地朝着秦石拱了拱手:“不知小兄弟家在何处,将来我拳脚功夫再有精进之日,好登门拜访,请教切磋。”

    谢宝树笑吟吟地说道。

    桓元眼睛一亮。谢宝树这话说得,明显是想秋后算账啊。想到这里,他也就变得心情平和起来。谢宝树都被秦石揍惨了,他可没打算亲自去找回场子。

    而王玄甲李唯之流,也被谢宝树的话压住,不敢表示有异议。

    “甲子区第九号。”秦石往身后一指,说道:“家有恶犬,登门拜访就不必了,想打架,随时欢迎。”

    秦石淡淡一笑,转身就走。

    “出手伤人,就想这样离开?”画舫上的吴霜语气凌厉:“谢宝树,你实在令人失望了!五大阀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谢宝树脸色一沉,扭头望向吴霜。

    今日出现在此地的少年们,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为何会来这里,只是彼此心照不宣。

    谢宝树出手,不过是为了与秦石产生交集,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过不了几日,他便会借着今日的由头去找秦石“切磋切磋”,借此试探秦石背后势力的深浅,最终为家族提供足够的信息。

    而吴霜的立场与谢宝树的截然不同,她是铁了心要将秦石置诸死地。吴阀与三皇子的关系太深,秦石既然已经可能是属于长公主的势力。

    那么一有机会,她就会让秦石与五大阀产生矛盾,一旦秦石死今日,秦石背后的势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实质上这样的做法,是将五阀与在场的世家子弟的家族势力与长公主划清界限。吴霜的谋划,不可谓不深沉。要知道,五阀之中,并没有哪个门阀表明立场要支持殷飒,只是有一定的感情倾向,保持中立态度,依旧是他们的宗旨。

    吴霜的意图,便是要将在场的所有人捆绑起来,将他们彻底地拉往吴阀这一边,哪怕做不到,也要让他们彻底断绝了与长公主可能的联系!

    吴霜轻轻一跃,便从画舫上跳到岸边,手一挥,一把短枪便出现在她手中。

    “吴霜,你这是在挑衅我?”谢宝树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他大步踏出,拦在了谢宝树与秦石之间。

    “我只是在捍卫门阀世家的尊严!捍卫殷唐的国法家规!”

    吴霜冷冷说道,她环视一周,先是扫过周围的世家子弟,然后目光越过谢宝树,望着秦石问道:“你可是门阀、世家子弟?”

    秦石非常不喜欢吴霜这高傲的语气,他更是能听得出来,吴霜的语气之中带有浓郁的杀气。

    这个素未谋面的漂流姑娘,是真的想杀死他,比桓元还想杀死他。这让秦石警惕之余,更多的是无奈和莫名其妙。

    秦石一手搭在腰间,一旦吴霜抬枪,他会马上做出反击。

    见秦石不答话,吴霜语气变得更加冰冷:“你可有殷唐官位、勋爵之名?!”

    秦石不耐烦地摇了摇头。

    吴霜等的就是秦石这个摇头。她深吸一口气,环视着周围的世家子弟,然后说道:“殷唐天下,一个连寒门子弟都不是的贱民,都能随意冒犯门阀世子了吗?!今日不将这小畜生除之而后快,今后还有谁敬畏殷唐世族!”

    众人面面相觑,尽管吴霜的话貌似很有道理,他们其中很多人也是这样想的,但此事的真相,最终还是桓元有错在先。而桓元的错误,实际上,都有他们其中一些人在推波助澜,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少年心性,也很容易被煽动,除了王玄甲悄然后退了一步,其他少年脸上都浮现了怒容,仿佛真的看到了家族的荣光被亵渎一般。

    “杀了他!”

    这时候,站在桓元身后的一个少年,终于握紧的拳头,大吼了一声。

    “杀了他!”

    终于有更多的少年被鼓动起来,纷纷掏出了武器。若不是有谢宝树在前面挡着,恐怕秦石此时已经变成一个筛子。

    “吴霜!”谢宝树低声怒道:“你是想把所有人都拉下水吗?”

    吴霜狐媚的双眼对着谢宝树调皮地眨了一下,似乎就是在说,那又怎么样?

    吴霜的声音变得更加凌厉:“谢宝树,你竟然已经维护不了门阀世家的尊严,那就让到一边去,这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

    “不然,我就要向你发起决斗挑战了!”

    吴霜意味深长的地看着谢宝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