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104章 入城

时间:2018-03-08作者:拉风的树

    是的,小黑上了“通缉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是通缉令却有些不妥,实际上是黑石城城主拓拔御发布的一道悬赏令。说是不久之前,城主府遭到了歹人袭击,城主府中一条名为“白雪”的白色的鬣狼受到了惊吓,从府邸中逃走。

    按照悬赏令的说法,这头鬣狼是城主的宠物,颇有灵性,从城主府里跑出来后,被人给抓走。于是悬赏一万金币,查找鬣狼的下落。不仅仅抓到歹人的有奖励,就连提供消息的,也有少到五十,多到一千金币的厚赏。

    而消息称,鬣狼最后出现的地方是黑石城不远的一座村落,当时是一大一小两个流浪汉和它在一起。这两人便是拐走了白雪的罪魁祸首,两人在村落中买了一辆机车,此后不知所踪。

    在古陆,一个金币就可以换得近一个月的口粮,一万金币,足以过上一辈子富足的生活。

    黑石城这个悬赏令一出,所到之处都引起了一阵哗然。

    除了感慨人不如狗(鬣狼)外,更多人是拿起了装备,走出荒野或者街头,寻找这座流动的进山。

    “白雪……拓拔御倒是会取名字。”

    老炮感慨说道:“这比小黑好听多了。”

    “小黑的名字是索菲娅取得……哦,以前马丁大叔也是这样叫的。”

    秦石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诶……还是小黑听着顺耳,低调又出人意料。”

    看着城门上油墨未干的悬赏令,两人别着手,小声讨论着。看样子,他们的踪迹还是被拓拔御所发现,因而利用浮艇或者其他快速的工具,将悬赏令送到各处城镇,对两人进行的通缉。

    “小黑怎么办?”

    看着悬赏令上,栩栩如生的画像,老炮便知道,要是带着小黑进城,马上就会被有心人发现,随即而来的便是全城大追捕。

    “买点黑墨,先把它涂黑了再说……”

    秦石挠了挠头。还好小黑留在了机车里,要是将它带下车,恐怕麻烦已经到来。就在他们在墙根前看告示的时候,便有不少人在打量他俩,若小黑在一旁,效果立现。

    “你们在城外等我,我进去打听一下,哪里能找到离开古陆的船票。”

    老炮说道。

    “别忘了买几套衣服。”

    秦石叮嘱道。

    老炮离开将近三个小时才回来,给秦石带回了好消息。

    “已经联系好的一条走私船,今晚就可以捎带我们出去,不过那老家伙开价也够黑,要一百枚殷唐金币一个人。我之前进来的时候,也就二十枚金币。”

    秦石点头笑了起来。一百枚金币对秦石来说绝对是天价,然而他清楚这个价格是公道的。

    进入古陆与离开古陆完全是两回事,殷唐不时还会将犯人流放到古陆之中,填充古陆的人口。除了殷方的舰队,离开古陆的官方运输线路,根本不存在。

    只有走私商人和星河冒险者才会借助浮艇或者小型舰只冒险进入这个古陆世界,想离开的古陆的土著、被流放的犯人,都想借助这有限的资源离开此地,因而这些舰只离开古陆之时,每每会顺路带走几个能够出得起价格的人。

    殷飒给秦石留了几百金币,这足以应付这一次的旅途费用。除此之外,秦石的空间戒指里,还有着老炮抱出来的天然玻金,拿到外面的世界,足以换一笔巨款。

    眼下的两人,并不差钱。

    老炮没忘记给小黑买了涂料,还买了不少换洗的衣服和粮食,满满地装了一大包,除此之外,老炮还买了一匹马。

    小黑很抗拒秦石给它涂上黑漆漆的油墨,还好秦石也没傻缺到要把它整个给涂黑,只在身上黑一点白一点地涂着,很快就把它弄成了一个斑点狼。

    老炮运起原力,将小黑身上的油墨烘干,这才算完成了伪装。

    天色将黑之时,老炮换上了买来的猎装,给自己装了一个眼罩,又给小黑脖子上套上了铃铛,招呼小黑跟他进城。

    这是秦石之前便定下来的计策,让老炮伪装成猎人进城,这样最不起眼。

    等老炮消失在暮光城里面之后,秦石穿着一套拾荒者的衣服,背着一个装着草药的背篓,开始慢慢走向城门。

    暮光城的守卫比往日森严许多。应该是城主得到了黑石城的传讯,担心会遭到未知敌人的袭击,因而加强了守备。

    秦石并不担心自己,他原本就是土著,更是一个正宗的拾荒者,根本没有任何的毛病。

    只是秦石不知为什么,当他走到城门之时,守门的士兵对他的注意力却格外专注。

    “等等!”

    一名守门的士兵一手拦住秦石,而在之前,秦石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钱币,扔到了钱箱之中。这是古陆的通行规则,进出任何一座城市,都需要缴纳费用的。

    秦石老实地停下了脚步。

    只是他心中不解,自己为何会被注意到。

    “哪里来的小家伙?面生得很。”

    拦住他的士兵,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兵油子,看到秦石年轻,明显是想敲一笔竹杠。

    “大,大人,我是黑风寨的,第第一次进城,之前都是我爷爷给城主府里送酿酒的青宁草,我爷爷病了……”

    秦石怯生生地说道。

    尽管是在说谎,可实际上,青柠草和黑风寨却并非无中生有,在半路见到有个老人背着单宁草进城售卖,他意识到可能会用得上,便买了下来,跟老人交谈了几句后,听到老人自夸自己所采摘的青柠草不但在城里卖得不错,还经常送到城主府去。

    “哦……”

    守卫点了点头,眼中闪过闪过一丝的狡黠:“你爷爷就是莫老汉啊?”

    秦石心中一凛,他可是瞥到了对方狡猾的神色。

    这家伙分明是在诈他。

    “啥?”秦石假装一愣:“不是啊,爷爷就是爷爷,我们不姓莫……”

    秦石憨厚地说道。

    “老六,怎么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又榨不出什么油水!”

    城门另一边的守卫,看到同伴缠着秦石,有些看不过眼地说道。

    “赶紧走……”

    老六悻悻地给了秦石一个白眼。他倒不是存心索贿,而是觉得秦石这一身打扮很是古怪,只是古怪在哪里,却是一时间说不上来。

    直到秦石进程走远之后,老六才忽然反应过来:“这小崽子有古怪!他手里那个戒指,可不是那些贱民所用得起的!”

    老六险些就要追了过去。

    “哪来的戒指,分明是你小子昨晚输钱输太狠了,见谁都想榨点油水吧?”

    同伴们哄笑起来。

    老六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