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99章 拓拔御

时间:2018-03-08作者:拉风的树

    浮艇的航速稳定之后,秦石也离开了操控台,留下老炮一人在那里掌舵。他走到一个角落,盘腿坐了下来,还是吐纳运气。

    在原力池旁边,他吸入了太多的原液,虽然经过宸极诀反复凝练,但依旧感觉要被力量撑爆一样。

    他需要将这些原力彻底吸纳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还得同时利用这些原力不断地冲刷凝固自己的原力节点。使得原力节点可以容纳、滋生出更多的原力。

    每一个人能够点燃的原力节点都是有限度的,同阶强者,更是比比皆是。

    然而原力的纯粹、节点的容纳程度以及功法、战技的高低,都是胜负的关键,甚至是越阶击败对手的最关键原因。

    “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但生命的宽度是无线的。”这原是一个人族哲人对人生的感慨,但后来却被原力强者们进行了更改“原力节点是有限的,但原力节点的极限是不存在的。”

    秦石很快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意识深处的黑暗随即被他点燃一点星光。有了小白指导一次之后,他已经能掌握了这种能能力,只是比起之前,会更慢一些。

    而这一次,秦石所能够点亮的星辰,也不如之前的多。但每点亮一缕星光,秦石便感觉原力节点上的原力被抽走,在星光中不断锤炼提存,最终变成星光的一部分。

    到了最后,星光渐渐消失,变回了丝丝原力,重新回到了节点之中,开始冲击原力节点周围,反复锤炼着节点的坚韧。

    “呼……”

    到了最后,秦石缓缓张开嘴巴,吐出一口灰霾般的气息。这是身体里的有害杂质。宸极诀已经开始在改造他的身体,使得他的身躯变得更加强忍抗揍。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石身体的不适感便全然消失,身体似乎也变得轻盈了许多。

    等秦石睁开嘴巴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古陆的黑夜与星河世界截然不同,那就是纯粹的黑暗,伸手难见五指。

    老炮提起精神眺望远方。他只能借助远处微弱的光芒来判断自己是否偏离的航线。

    光芒正是从黑石城方向传来。黑石城和其他浮陆的大城市一样,建造了一座灯塔,在黑暗降临的时候,燃起灯火,指引夜间的旅客和起降的浮艇,不至于迷失方向。

    黑石城就在眼前。

    但老炮也发现,独狼也在不远处跟着。而且如秦石所说的那般,独狼召集了剩下的暗刃战士,一辆辆机车在荒原中呼啸着,朝着他们穷追不舍。

    机车上还有狙击手。不少狙击手抬起狙击,对着他们虎视眈眈。

    只是没有独狼的命令之前,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

    “把这个穿上。”

    秦石从储物舱里拿出了两套翼装,将其中一个递给了老炮。至于小黑,完全不需要这个,在浮艇降落瞬间,它可以从舱板上借势跳落,根本不碍事。

    做完这一切之后,浮艇已经来到了黑石城跟前。

    “是那一栋宅子吗?”

    秦石指着黑石城中间的一栋灯火通明的豪宅说道。

    “是的,没错。”老炮之前跟踪过盗窃洛马丁箱子的人去过豪宅门口,马上就认出了秦石所指的地方。

    “很好,调整方向。”

    秦石趴在艇舷上,透过玻璃窗望向地面的车队和骑着黒鳞的独狼,露出了一个淳朴的笑容。

    看到黑石城之后,独狼变得杀气腾腾。他已经想到一种可能,老炮和秦石之所以往这边逃窜,没准城里还有他们的帮手。

    然而古陆世界的土著,力量顶天也就六级左右,一辈子坐井观天,他一拳就可以碾碎一批,更别说还有数十名暗刃战士在旁。只要不是遇到殷唐的苍狼军团,根本没有任何的障碍。

    看着黑石城的高耸的城墙和禁闭的城门,独狼大手一挥,黒鳞便“吭哧吭哧”地提升力量,朝着城门撞了过去。

    “轰隆!”城门瞬间被撞成了碎片。直到城门破碎之后,城墙上的值夜士兵才知道有一队人马已经破开城门!

    ……

    拓拔御这几天心神不宁,隐隐地总觉得有大事发生。

    而这一切,还得从头开始说起。

    拓拔这个姓氏,无论是在殷唐还是星河国家,都极其罕见。然而这个姓氏也曾经辉煌过,在人族觉醒原力之时,拓拔御的先祖曾占据了一片浮陆,建造一个为西魏的国家,将占据一层浮陆的兽人驱赶杀灭。

    只可惜西魏只存国不到三十年,便被席卷天下的铁秦帝国所扑灭。拓拔家族最终只能在星海流浪,虽然世代最求复国,但却从没成功。最终家族辗转,回到了古陆的最底层—埃及。

    几千年过去后,到了拓拔御这一代,先祖的荣耀和雄心早就消磨干净。

    拓拔御倒是雄心勃勃,但他的雄心壮志却没有放在恢复祖辈荣光之上,而是醉心武道,想着有朝一日,踏足原力巅峰。

    痴迷此道的拓拔御,自然想接触更多的强者,与之切磋交流,更希望通过战胜对手,能够扬名立万。

    黑石城乃至埃及古陆的有名高手,他都一一挑战过,也曾溜达出古陆,去星河世界见过世面,不知是他走到的地方不够远,还是运气特别不错,凡是被他遇到的强者,往往不堪一击。

    而后来拓拔御听说距离黑石城不远的青宁镇,便有着一个隐世高人——洛马丁。

    兴致勃勃的他很快就招呼喽啰,去找这名高人较量较量。

    而这一次较量,对拓拔御来说是比较丢人的。他找到洛马丁的时候,这厮正喝得伶仃大醉,这还不算,趁着醉意,竟然抡起一个近千斤重的大锤在锻造武器。

    这样的架势并没吓得住拓拔御,他力能扛鼎,洛马丁一身蛮力也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就在他准备叫嚣之际,洛马丁醉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

    拓拔御瞬时有遭雷击。整个人仿佛被机车反复碾压了好几个来回,老半天都动不了,直到洛马丁把锻造的武器告一段落之后,他才恢复行动,吐出一口黑血,夹起屁股就开溜。

    这还不算,醉酒未醒的洛马丁,还对着旁边一个帮忙擦汗的小屁孩郁闷说道“哪里跑来的傻子,看打铁都能看吐血,也太弱不禁风了……”

    这一句话让拓拔御羞愤欲绝,险些不顾一切要跟洛马丁拼命。奈何双方力量相差太大,他实在提不起这颗作死的心。

    而后拓拔御想过拜师,又觉得丢人,最终只好作罢,最终还让他想出一个法子,便是偷师。若能从洛马丁手中偷到几本秘籍,或许也能像洛马丁这么强大。

    于是乎,拓拔御有意无意地让下属去洛马丁的铁匠铺找活干,还真被他掺进了一堆沙子,为他打探到了洛马丁当成至宝的箱子。

    拓拔御觉得,洛马丁的绝学,必然藏在这个箱子之中。

    这不,趁着洛马丁出远门的大好时机,他赶紧派出得力助手,一举将箱子偷了出来。

    然而也正从箱子搬到了家里开始,拓拔御心中便有着一股强烈的不安,担心祸从天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