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89章 毒谷

时间:2018-03-01作者:拉风的树

    秦石头皮也在隐隐发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如果没有黒鳞,他和老炮肯定会被独狼锁定。

    独狼自然不会在秦石身上浪费一颗子弹。可黑和老炮,却必然会是他攻击的目标。

    秦石仔细地观察了独狼藏身的地方,很快他便在心里还原出了当时的场景。

    面对黒鳞,独狼一共是开了两枪,但只有一枪是命中黒鳞。而在黒鳞没进入最佳击杀视野的时候,独狼放任黒鳞对暗刃战队和刺蔷薇的攻击。以至于在溶洞口出现那么多的残缺尸体。

    秦石相信,独狼是第一枪击中了黒鳞,随即黒鳞便发现了他的踪迹,朝着他追杀过来,这个过程独狼又开了一枪,但没能击中。

    一个圣域强者的一枪都没能击中黒鳞,意味着受伤之后的黒鳞爆发出来的速度更为可怕。

    独狼也清楚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再击不中的情况下,他选择了退避。

    黒鳞的血液和鳞片,散落在独狼藏身的地方周围,这明了独狼和黒鳞并没有爆发直接的冲突,而是及时躲开。

    此刻的黒鳞,应该还在追杀着独狼。

    “这样还好一点……”

    秦石吁了一口气。

    黒鳞和独狼都不在,这一路必然轻松一些。

    “刺蔷薇和暗刃战队的人,应该还有不少,不能掉以轻心。”

    当秦石跟老炮出自己的推断的时候,老炮点头表示赞许之余,不无忧虑地道:“刺蔷薇的那个领队,实力不弱。”

    平心而论,老炮清楚自己距离对方还有一定的距离,若不是有黑在一旁帮忙,这一场厮杀,他早就死在对方的剑下了。..

    “嗯。”

    秦石凝重地点了点头。“在蛇窟里,他再大的本事也要受到限制。”

    秦石对蛇窟大部分地方都熟悉无比,想了想,他抬手朝着独狼遁走的方向相反面一指:“我们走这边,从这边走虽然要多走几里路才能找到浮艇,可是更安全一些。”

    在老炮看来,秦石所的“更安全一些”,完全是胡八道。

    蛇窟到处都是曲折的谷道,阴暗潮湿,石谷两边的石壁上,滋生着许多苔藓和蕨类还有荆棘刺藤。

    而在这些植物之上,还盘踞着不少色彩斑斓的毒蛇,一些毒蛇见有人在活动,便昂起头颅,吐着信子发出威吓的声响,一些依旧懒洋洋地盘踞在植物之上,一动不动。甚至还有毒蛇主动对两人和黑发起攻击,但都被秦石和老炮用剑一一劈死。

    短短的百来米距离,老炮便见到了数十条毒蛇。

    蛇窟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这些毒蛇并不足以让老炮感觉到畏惧。

    真让他恐惧的是两边石壁上的植物。

    他认得一大片一大片攀援在岩壁上的荆棘的名字为灼心藤,要是不心被它的毒刺勾到,那便会身中剧毒,仿佛全身血液在烈火中烤着沸腾,最可怕的是,中毒者往往在痛苦中挣扎好几才会死去,惨不可言。

    灼心藤对原力强者的伤害稍弱,但要驱除这种毒素,依旧是非常麻烦的事。

    灼心藤旁边,还有着一种表面像云霞一样的菌类。看到这玩意的时候,老炮菊花便是一紧。

    “彩云菇!”

    老炮险些失声叫出来。彩云菇的毒素比灼心藤更为可怕。灼心藤只有被刺到才会出事,而彩云菇却能杀人于无形。

    只要轻风一吹,彩云菇上的孢子便会随风四散,一旦沾染活物,便会在快速度寄生在活物身上,然后一沾水,孢子就会生长和分泌毒素。将活物毒死的同时,还能把对方菌化。

    在彩云菇周围,便有不少蛇形的菌类,固定在崖壁之上,无声地宣示着这种色彩鲜艳的生物的恐怖。

    “嘘……”

    秦石示意老炮不要话,走近一条趴在一株蕨丛旁边,快如闪电地出手,掐住了蕨丛里一条银色的毒蛇七寸。

    秦石用力一抖,原本还在挣扎的蛇身便被甩直,掐住七寸的手指一用力,瞬时便将毒蛇弄死。

    “放血,得快。”

    秦石提起软绵绵的蛇尸,示意老炮割开蛇尾。

    老炮虽然不懂秦石在做什么,却依言而行。

    秦石张开了嘴巴,将蛇血挤出了几滴,滴进嘴里,示意老炮把嘴巴凑过来,一样给了老炮喝了一口。

    “这么生猛……”

    看到秦石生饮蛇血,老炮也不禁竖起的大拇指。活吞蛇血对老炮来并不算什么,佣兵在战场上缺少粮食的时候,更难吃的东西他都试过。

    最后秦石哄着黑也舔了几口蛇血之后,秦石才一手将银蛇甩开。

    “银蛇的血是最佳的解毒剂,喝了它,三之内,可以畅行无阻这个地方。”秦石吐了吐舌头。蛇血腥臭的味道,他还是很难接受。但每次来蛇窟,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真神奇!”

    老炮险些叫了出来。他指着彩云菇道:“也包括这玩意?”老炮对彩云菇的畏惧发自本能。利刃佣兵团曾经接受过一个神圣盟国的家族的委托,追杀一名暗杀了家族重要成员的刺客。

    当时是老炮亲自带队,追上了这名此刻,然而关键时刻,对方却拿出了一株封印在原力矩阵里的彩云菇,轻轻地吹了一口,老炮周围的同伴瞬间便倒地不起。而老炮当时凝聚出重重的原力罩,才渡过了一劫。

    秦石盯着山壁上的彩云菇看了一眼,随即道:“只要你不拔一株吃下去,应该都不会有事。”

    “没事谁会吃这玩意……”

    老炮连连搓手,如释重负。发现银蛇血液竟然有这种功能,他甚至都想捕捉一条回去豢养,这可是疗毒圣药啊。

    听了老炮的想法,秦石却直接劝他别想这种没营养的问题。银蛇只能存活在蛇窟之中,带出这个范围,活不到两。而蛇血也只针对蛇窟里的毒物有解毒效果,带出去之后,效果也大打折扣,性价比极差。

    秦石之所以这么清楚,那是因为他很久之前也打过这个主意。只是尝试几次之后,发现了其中奥秘之后,对银蛇便失去了兴趣,专心地去捕捉魇蛇了。

    往前没走出多远,两人便发现了一具倒闭在路上的尸体。

    这是一名暗刃战士。暗刃战士脸上一片铁青,身上更是盘踞着几条毒蛇。这应该便是他的死因。而地上也还有几条被砍成两截的毒蛇。只是被砍成两截的毒蛇,最终还是死死咬住了暗刃战士的腿,至死也没再松开。

    秦石和老炮对敌人自然同情不起来。

    “好厉害的毒蛇!”

    老炮却低声感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