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77章 新的敌人

时间:2018-02-22作者:拉风的树

    “小兔崽子,竟然敢在大爷面前耍威风!”

    老炮手一抓,便将之前抛落的枪支抓回了手中,整支右臂开始泛起了银色的光华,光华陡然聚合,一颗子弹便被射出。

    轰出一发子弹之后,老炮手中的枪械也瞬间炸裂,枪管上布满了碎纹。

    这一发子弹没有命中对方的机车,但却在机车前方炸开一个大坑,机车一下子便在大坑里颠簸掀翻。

    趁着这个机会,老炮将手中破枪甩了出去,将机车的动能提升到了最大,浓烟滚滚中,冲过了封锁,朝着蛇窟的方向狂奔而去。

    后面的机车穷追不舍,然而机车的动能终究是有限,驾驶员的车技又远远不如老炮,距离被进一步拉开。只能远远衔着,无法靠近。

    与秦石悬着的一颗心不一样的是,车斗里的小黑见老炮与暗刃战士对射轰击,便兴奋地昂起了脑袋,高声呼啸着,似乎是对身后追撵的敌人最鄙夷的嘲笑。

    而在更远处,骑在马背上的独狼,看着前方浓烟滚滚的机车,却不为所动,依旧策马慢慢踱步,循着秦石逃走的路线慢吞吞地跟进下去。

    机车的燃石配量有限,老炮带着秦石这个拖油瓶根本跑不了多远,被暗刃战士咬住不放,老炮会消耗更多的力量,彼消此涨,等他找到了老炮之时,老炮不可能还有多少的精神气面对他的雷霆之怒。

    一头秃鹫忽然从高空降落,朝着独狼的位置滑翔而来。

    看到这头秃鹫,独狼皱起了眉头,还是伸出了右臂,让秃鹫落在手臂之上。

    从秃鹫的腿上拿下了一卷纸张,打开看了片刻,上面并不多的字迹,他却来回看了好几遍,脸上嘲讽的意味变得更加浓厚。

    “血玫瑰的老狐狸,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独狼冷冷一笑:“既然你们想参与进来,那就遂你的愿,只是,掠食之城只能是我的。”

    放走了秃鹫之后,独狼夹紧了马腹,策马朝着前方追了过去。

    多恩丧命于老炮和秦石之手,这是血玫瑰家族传递给他的信息。信息中还暗示了老炮已经掌握了不少关于掠食之城的秘密。

    从老炮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根据可靠消息,血玫瑰家族颇有天才之名的纳什·兰开斯特便是丧命老炮之手。

    这也是独狼愿意与血玫瑰家族合作的根源。

    血玫瑰既然已经没有了耐心,想撸起袖子亲自出出马,那么独狼也乐意看到这一幕。

    只是……

    独狼冷冷地笑了起来。老炮身上的秘密被他挖出来之后,倒是可以把老炮和秦石的尸体扔给血玫瑰家,想带走掠食之城的秘密,那是休想。

    独狼早已评估过血玫瑰家族派来战士的实力,以他们的本事,和眼下的老炮拼个两败俱伤还是可以的,想将老炮擒获,绝对是休想。

    秃鹫消失于云际之后,不久便有一艘浮艇从空中缓缓降落,浮艇上没有任何明显的标记,卸下了两辆机车和十名裹在罩袍里的战士之后,便迅速离开。

    殷唐的苍狼军团主力虽然已经撤离了古陆,然而却加强了虚空的巡逻。

    浮艇要是遭遇到了殷唐的巡逻队,必然会招惹巨大的麻烦,这段时间以来,被殷唐击毁的无标记浮艇和战舰,已经不下二十艘了。

    而殷唐舰队的肆无忌惮,却没有任何的星河国家和豪门家族表示抗议和不满。

    自各势力在青宁镇爆发战争,引发殷唐的震怒和清洗之后,一些喧杂的声音便彻底消失。

    对掠食之城依旧怀有想法的势力,只能悄然去掉家族徽记,悄然隐匿。

    血玫瑰家族也不例外。

    而且在这一次行动中,血玫瑰家族的损失额外巨大。

    爱德华公爵与诺森达成合作意向之后,他一改之前的谨慎作风,让纳什进入了掠食之城,寻找得到掌控掠食之城的机会。

    哪怕退一步来讲,也希望纳什能够帮助索菲娅达成这个愿望,想借机让血玫瑰家族与教廷的未来教皇建立足够分量的友谊关系。

    然而纳什最终折损在了掠食之城中,而索菲娅也是空手而归。

    索菲娅自然不会告诉爱德华公爵,纳什是被她算计而死,把责任往殷飒、老炮和秦石身上一推,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爱德华公爵自然清楚事情必有猫腻,但教廷给出的解释,他只能接受,不然他的损失只会更大。

    而教廷所给出的补偿也十分玩味,告诉了爱德华公爵,掠食之城的控制权,可能落在了秦石或者老炮的手中。

    因而血玫瑰家族才会找上了独狼,让独狼去一探真伪,更重要的是,试探一下殷唐是否还在青宁镇留有秘密力量。

    爱德华公爵和独狼一样,都想将掠食之城据为己有,因而当独狼试探出他的敌人只有两人一狼之后,便再也按捺不住冲动,准备伸手过来摘桃子了。

    独狼却是发现,秦石和老炮逃走的路线却有些诡异,似乎冲着一处危险的秘境而去。

    这绝不是老炮的主意,只有土著才会发疯了往那种地方钻。

    而秦石敢这样做,必然是有所倚仗。既然如此,独狼乐见血玫瑰家族的人加入这场围杀。

    独狼奔出一段路程之后,从身上掏出一枚黑色的金属器,用力地一捏,将其捏成粉碎。

    “你们尽管玩吧……”独狼冷笑起来。

    金属器毁掉之后,血玫瑰家族的人想找到他的踪迹可就不大容易了。

    一头擅长狙杀的孤狼,在这荒原世界里,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没人清楚。

    秦石的精神意志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当中。

    身后的机车穷追不舍,而且更远处还有源源不绝的机车追赶而来。而秦石更是发现,追撵上来的机车,不少还是补给车,一些机车还停靠下来,补充了燃石和清水再重新跟上。

    这让秦石心中有些忧愁。

    “放心吧,这辆机车的燃石还是充沛的,再跑个几十公里没问题。”

    老炮大咧咧地说道:“对了,蛟龙深渊……啊不,蛇窟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山头一侧,还有十多里吧。”

    秦石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说道。

    “突突突……”

    就在这时候,蒸汽车头却发出了一阵暗哑闷响,黑烟冒出,惯性地朝前行驶了百来米后,便停了下来。

    “咳咳……”

    两人被浓烟熏得不轻,跳下驾驶室,脸色古怪。

    “没水了!”

    秦石对机车的障碍了如指掌,踩到是用来降温的水箱里的水份已经完全被蒸发,燃石过热,毁坏了机头。

    “这破玩意!”

    老炮忿忿地骂了起来,却是难得地说出了一个好主意:“我们得赶紧上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