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64章 模糊身世

时间:2018-02-12作者:拉风的树

    在过去的几分钟里,秦石周围的环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高塔内部原本长满了锈迹的金属构件和管道,此刻焕然一新。还像镀上了一层保护材料,看上去光华闪烁。

    主控台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痕迹模糊的按钮,已经焕然一新。按钮上看似奥秘,然而对拥有至高控制权的秦石来说,已经不再是秘密。

    主控台面向的巨大窗口,云雾凝聚成了一片巨大的光屏。光屏里无数画面在闪动。

    “原来这才是掠食之城的全貌啊……”

    洛马丁在一旁幽幽叹息着。他对掠食之城很熟悉,可在此之前,他也并没又完全掌握过这里的钥匙,并没得到完整的权限。

    秦石无需望向光屏,他的左眼里的光屏所显示出来的画面,与洛马丁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是他的震撼只比洛马丁更多。随着画面的浮现,意识深处浮现更多的解说。

    到了这时候,秦石才发现,掠食之城远比他如今所看到的还要庞大。实际上,掠食之城是一个折叠空间。是一座更为宏伟古迹的全部。

    而看似不起眼的母星,不只是掠食之城的核心控件,实际上它是比掠食之城更加庞大的折叠空间。十二枚星芒钥匙,所对对应打开的空间正是母星里面的空间小世界。

    母星不在掠食之城,真正的空间小世界是打不开的,只能进入掠食之城所模拟出来的虚假世界里,想从中得到足够的好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数年来,机缘巧合之下进入掠食之城的人很多。这些人离开掠食之城之后,往往都有所收获,但论及成就,远远不如洛马丁。

    正是因为洛马丁手中有着母星。拥有钥匙的他,自然可以打开母星小世界进去历练,铸造自己的传奇。

    不仅如此,当年追随他的几个少年,也正是如此,成为了当时星河世界最耀眼的星辰之一。

    不过得到了母星的认可,便能拥有洛马丁这样的成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母星和掠食之城都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神器。

    拥有者只有经过了考验,才能得到相对应的奖赏,打开某一层小世界,进入其中,获得加强某种力量的秘法。

    就算得到秘法,也得看个人天赋、心性、潜力和运气等原因,决定拥有着所能达到何种程度。

    而如今的秦石,尽管手中有着一座巨大的宝库,更是拥有宝库的钥匙。只是宝库里面的每一样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搬不动的大山。

    “不急,我慢慢来就好……”

    秦石捏紧了拳头。

    洛马丁仿佛知他心中所想,轻轻地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不用着急,等你觉醒原力那一瞬间之后,就会发现,时间是很足够的。”

    尽管洛马丁的话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但秦石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的,大叔。”

    说完,秦石眉头紧紧蹙了起来,犹豫了一会,才问道:“大叔,为什么是我?”

    掠食之城价值几何,秦石很难想象。但他知道,如果拿去献给殷唐皇帝,至少可以给他换了一个物产丰富的星省。

    如此珍贵的宝物,洛马丁不留在自己手里,反而交给了他,这让他很不安。尽管自己和大叔的关系不错,但也不至于好到如此地步吧?

    “一个星省?”

    洛马丁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是把母星和掠食之城交给他,让殷皇图那老小子跪下来对你喊爹都没问题……”

    洛马丁已经走到了主控台上,开始按下一些按钮,将拉杆推动。随着他的动作,整座掠食之城开始微微颤动。

    “轰隆隆……”

    轰鸣声响起的同时,洛马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眯起了眼睛说道:“为什么是你?”

    洛马丁停顿了好一会,说道:“这是母星的选择。”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实际上,母星最初选择的是你的父亲。”

    “父亲?!”

    秦石心弦一震。从有意识开始,他便是古陆世界里的一个孤儿。是一个荒野猎人在荒郊发现了他,带回去将他养活的。而他5岁那年,猎人一次出猎,遭遇到了仇家的伏击,身受重伤。回到青宁镇之后,便将秦石交托了洛马丁保护,便就此死去。

    秦石只是名义上跟随着洛马丁,实际上每一天醉熏熏的洛马丁根本不会怎么管教秦石,让秦石随着性子去打野。

    清醒的时候,洛马丁便教秦石如何辨认矿石、如何捕捉猎物,如何锻造兵器。

    在秦石七岁之后,秦石也基本独立起来,一边自力更生,一边还得在洛马丁的铁匠铺里当免费的劳动力,一直到如今。

    在此之前,大叔从没跟他主动提起过关于他父母的消息,甚至抚养他几年的猎人,大叔也就说了几句,大致意思是说当年杀死他养父的仇家,已经被他一锅端了。此外没有更多的消息。

    看到秦石震惊的眼神,洛马丁只是淡淡说道:“想知道这事情,别指望我能告诉你太多。我对你父母的来历并不清楚。只能推测跟天极城有点关系。十年前我答应锻造青魂,便是想借助这个机会去一趟天极城,看看能不能找出点线索。”

    秦石一脸紧张地望着洛马丁:“他们是不是已经都死了?”

    实际上,秦石早以为亲生父母已经死去,这些年来,他不是没追查过自己的身世。

    秦石所知道的便是,在十三年前,距离青宁镇两百多里外的一座人族城市曾爆发过一次惨烈的战争。在那一次战争里,十多万人口城市毁于一旦,人口减少了七成以上,流民失所,惨不可言。

    所以秦石推断自己出生那一年,父母便是卷入了这一场兵祸之中,失去了性命或者出自某个原因,将他抛弃掉。但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抚养他的猎人曾告诉过他,是在一堆被强盗杀死的死人堆里找到了他。

    洛马丁两手一摊,说道:“这个你以后自己去查,我只是在这里顺便一提,实际上,这事我都记下来了,等你回到铁匠铺,自己看我留下的笔记。”

    秦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洛马丁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哪怕关乎秦石身世的事,对他来说也一样只是麻烦而已。秦石早已习惯。但他心存感激。因为怕麻烦的洛马丁,竟然还用本子把提醒他的事情都写下来,原本就是在做一件非常麻烦的事了。

    “对了,你背后的伤疤,千万不要被别人看到。”

    洛马丁按下最后的一个按钮,神色凝重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