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11章 幕后的交易

时间:2018-01-25作者:拉风的树

    看着索菲娅蓝水晶般澈静的眼睛,秦石有些自惭形秽。眼下他的,身上衣裳破烂,被鬣狼抓咬的伤口还在血流不止,更是沾染了不少鬣狼身上的腥膻味道,看着索菲娅伸向他的白嫩小手,他有些不知所措,不敢伸手去握一下。

    “我,我叫……秦石。”

    秦石的脸到脖子都一片滚烫的感觉,声音像蚊子一样,不敢看索菲娅的眼睛。

    “秦石……”

    索菲娅将秦石的名字翻来覆去地默念了几遍,脸上笑出了花:“我记住啦,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秦石神情还是有些恍惚。朋友这个词,他当然不是第一次听,但被人当成朋友,却还是第一次。

    “殿下。”

    这时候,诺森大步来到索菲娅身边,眼神在秦石身上扫过,神色有些惊讶,随即望向老凯南,迷惑的神色更为不解。老凯南见诺森望向自己,并没丝毫的畏惧,仿佛不知对方是教廷对外最锋利的一把尖刀似的。

    康虎两手握拳,依旧难以控制内心的紧张,尽管如此,他还是踏前一步,将秦石护在自己一侧,如果诺森想出手伤人,康虎可不会置之不理。哪怕他的力量,对诺森来说根本不止一晒。

    “嗯?”

    索菲娅歪着脑袋,有些扫兴地看着诺森。

    “老臣不能在古陆逗留,接下来一路,殿下多加小心。”

    诺森弓着身体,尽可能地让索菲娅平视就能看到自己,保持着对索菲娅的绝对敬畏。从这一点足以看出,诺森在心里已经将索菲娅当成了教皇。

    “知道啦……”索菲娅摆了摆手,指着秦石说道:“有大哥哥在,不会有事的……”

    秦石:“……”

    秦石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诺森并没把索菲娅所说的话当成小儿无知的戏语,反而深深地看了秦石一眼,对着秦石说道:“那拜托小兄弟照顾好我家殿下,圣殿骑士团上下感激不尽。”说着,还对着秦石行了个礼。

    “不敢,不敢……”

    秦石赶紧侧身避开了诺森的大礼。尽管古陆环境闭塞,但秦石还是能够听说到圣殿骑士团这样的庞然大物的。这样的大人物对他行礼,他可受不起。

    “小兄弟,这件东西送你。”诺森手一扬,一柄手枪便出现在诺森手中:“拿着防身。”也不等秦石说话或者拒绝,他便将手枪塞进了秦石手中,也不多说,对着索菲娅行了一个骑士礼后,往后退了两步,随即腾空而起,很快便回到了半空的浮空艇之上。

    除了诺森之外,还有不少护卫也开始撤退,最终只剩下五个看起来只有五级原力的持剑修士,留在索菲娅身后,索菲娅对诺森的离去并没留恋,反而很开心地对着浮艇挥了挥手,等浮艇腾空消失之后,她还叉着小腰,学着大人老气横秋地“哈哈”大笑两声“呼呼……终于自由了……”

    ……

    殷飒的心情跟索菲娅恰好相反。苍鹰带来的消息对她来说可谓是噩耗。

    此次抓拿凯南,寻找日暮之城,完全是她一时兴起而为之。尽管考虑到星河世界里会有不少人对老凯南身上的地图存有觊觎之心,却是没想到,会引来那么强大的势力降临。

    此刻古陆上方的虚空,大小至少超过二十股势力的舰只在停留。先前袭击殷飒营地的安德鲁,不过是其中一股势力而已,对比起其他还没动手的势力来说,安德鲁的队伍只能算是中下水平,实力还没能够挤进去前十。

    而不知为何,殷唐发现了这些家伙之后,并没有加以驱逐,反而是派出使者,将在场所有势力的首领召集起来,表示愿意对他们开放古陆一个月时间。

    当然,殷唐皇帝可不是什么散财童子,日暮之城一旦发现,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殷唐。然而想找到日暮之城,只凭借殷唐的力量根本做不到,那么拉拢其他的势力参与其中,才能将殷唐的利益最大化。

    秉着利益最大化的考虑,殷唐使者带来了皇帝陛下制定的规则,所有被允许进入古陆的队伍,必须缴纳入场费和保证金,在古陆里一旦触犯了殷唐的规矩,殷唐有权将队伍驱逐出镜,同时没收保证金。

    除此之外,探险队的一切收获,殷唐课税十分之一,并且有优先挑选所得的权利,林林总总,还有一大堆不易察觉的小陷阱在等着急着进入古陆寻找日暮之城的冒险者。

    殷飒的擅自行动,自然被狠狠地申斥了一番,同时她也被告知了更多关于日暮之城的秘闻。

    实际上,在历史上,发现日暮之城的人大有人在。斯塔因不是最先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斯塔因的笔记,并不算稀罕之物。

    按照过去的探险者的记录,日暮之城曾在不同的地方出现过。这是一座会转移自己位置的古城,至于如何转移的,至今无人能够破解。

    至于斯塔因,他最大的贡献便是在古陆中追寻记录日暮之城的踪迹,并且猜想出了日暮之城的运行的规律。

    这样的收获并无代价,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跟在日暮之城后面一年时间,最终因为力量不济,被抛的远远的,也是这一年的艰辛,让斯塔因积劳成疾,最终撒手人寰,留下了日暮之城出没的路线图。

    路线图不知什么原因,落在了老凯南手里,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黑手在运作,老凯南又被殷飒所擒获,把殷唐皇室的注意力给吸引。

    若无其他势力介入,殷唐皇帝还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殷飒胡闹一番,能不能找到日暮之城,随殷飒的气运自定。然而教会却忽然接触殷唐朝廷,希望共同合作寻找日暮之城之后,殷唐皇帝才意识到,日暮之城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想遮掩已不可能。于是干脆大方地吸引那些有能力参与此事的势力共襄盛举,定下林林总总的规矩,企图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化的利益。

    殷飒也被殷唐皇帝下了命令,让她保护好教廷派来的代表索菲娅,不能让她在古陆里出意外。尽管教廷已经保证,圣女的安全无需担心,就算出了意外也不用殷唐负责,但殷唐可不这样认为,该有的保障还是得给,免得落下口实,打口水战的时候也多点底气。

    “教会是疯了吧?”

    殷飒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很难想象,教廷竟然会把索菲娅送到埃及古陆。殷唐与教廷交恶举世皆知,而索菲娅对教廷来说,就是最后的一点复兴希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教廷上下得发疯不可。

    希望教廷与殷唐拼个你死我活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人必然会把握这个机会,将索菲娅永远地留在古陆,借此让这两个星河中的人族异类势力流血。有索菲娅在身边,殷飒便知道,自己这一支队伍将不再安宁。

    “父皇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殷飒咬牙切齿。然而苍鹰告知她这些,却没把殷唐皇帝心中的打算全盘托出,或者是,苍鹰也不知那个心思深沉的男人心底的最终打算。

    “长公主,您自求多福……”

    苍鹰离开之前,望向殷飒的目光都带了怜悯。得知殷飒带着一群平时招揽的一群喽啰就直扑古陆,殷唐皇帝气爆如雷,让她保护索菲娅,其中不无惩罚的意思。

    这是这样的惩罚,对殷飒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承担得起。

    “愁啊……”

    殷飒坐在机车车顶上,以手支颔,看着手下打扫鬣狼肆虐过后的战场,唉声叹气。目光扫向索菲娅的时候,她更觉得脑壳都在生疼。缠着秦石聊了一会后,她便骑在了鬣狼王的身上,不停地驱赶着鬣狼王在荒原奔跑,活脱脱的一头狼王,被她当成了小马骑着,满地撒疯。

    索菲娅的护卫们对索菲娅的行径并不不阻止,只是警惕地守卫在周围,为索菲娅把风,似乎索菲娅这个模样,也是光辉之神的安排,神圣无比。

    “这就是教会的未来?”殷飒连连摇头:“教会怕是要亡了……”

    殷飒气呼呼地看着索菲娅,眼中分明都是羡慕妒忌恨。她的童年可从没有过如此的快活。

    月蚀已经消失,但血月也开始黯淡,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开始消失,血月的影响已经开始减弱。

    殷飒眉宇间的愁意却不减反浓。她当然知道血月的影响会削弱。光辉教会素来自诩是一切黑暗的天敌,自然有着对抗血月影像的力量,在诺森进入古陆之时,他便以秘法覆盖了即将要踏足的土地,将血月的影响最大可能地压制。

    而当索菲娅降临地面之后,血月的气息进一步被压制。光辉教会圣女的名头可不是吹嘘出来,天生神圣与光明的气息,更进一步瓦解了血月所带来的负面气息。殷飒甚至相信,如果索菲娅停留在埃及古陆的时间足够久,埃及古陆一年的光明时间都可能更多一些。

    想到这里,殷飒甚至有些明白,为何父皇会同意教廷势力的触手延伸到古陆之中了。

    寻思了许久,殷飒让人将老凯南带了过来,语气前所未有地温和:“老凯南,我们有必要好好聊一聊。”

    秦石的目光从骑在鬣狼王背上撒欢的索菲娅身上挪开,摩挲着手里的原力手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