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08章 命运落子

时间:2018-01-25作者:拉风的树

    血月出现之后,必然会随之而来更多的灾难。兽潮还只能算是开胃菜。听声音像是鬣狼的声音,这倒是让秦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鬣狼是荒原中最常见的凶兽,虽然生性凶猛,可却不算强大。荒原中行走的猎人,都能随手对付一两头。鬣狼真正形成威胁的时候,是汇聚成兽群的时候。但这也只是针对一般的狩猎者而言,像殷飒这样规模的探险队,并不需要畏惧鬣狼所形成的兽潮。

    “这是血月带来的?!”殷飒又望向秦石。

    秦石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用力地揉着手臂上仍旧烫痛的皮肤。只是奇怪的是,除了魇蛇皮被烫出了一个焦黑的破洞外,皮肤似乎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老凯南手里那个光球也消失无踪。若不是手臂上的破洞,秦石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不错……”

    秦石原本想问明白老凯南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但他心中隐隐有所感觉,老凯南给他的的确是好东西。秦石甚至觉得,自己跟以往已经有所不一样,但一时间又说不出来,身上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血月的出现,会让荒原里的一切生物变得嗜血,它们会汇聚成群,袭击不是自己族群的生物,随着血月的影响加大,一旦周围没有可以被它们攻击的生物之时,它们甚至还会自相残杀……”

    秦石没有亲眼见过兽潮涌动的时候,但类似的传说以及兽潮出现过后的场景他却是见过不少的,亲眼目睹兽潮过后的场景,已经让秦石觉得自己处身地狱。

    “我们需要更安全的地方!这里抵挡不住兽潮的侵袭!”

    最后秦石做出了结论。这一带适合驻扎,却不利于防守。安德鲁这样的佣兵组织都能轻易地发现营地的位置并且突袭进来,就更别说集结成群,多如牛毛的野兽了。

    “康虎,放弃追击那些家伙,将俘虏和这些尸体一起带上,离开这里。”

    殷飒想了想,蹙眉说道。

    “是。大小姐。”

    康虎点了点头,将石柱上的佣兵尸体拖下,一手拎起一具尸体,便往营地里走去。

    “很厉害啊……”

    殷飒并不急着走,她瞥了血淋淋的石柱,又看了老凯南一眼,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老凯南耸了耸肩膀,并没有更多的表示。

    折磨了他多年的那件东西已经被他从体内移除,此时落得一身轻松。尽管对殷飒的身份怀有深深的忌惮,可他也并不是没有后招,可以留下来慢慢周旋。

    殷飒转身便走,秦石却眼巴巴地看着老凯南,低声问道:“老家伙,你到底在我身上放了什么东西?!”

    “自然是好东西!”

    老凯南拍了拍秦石的肩膀,说道:“这是母星……好吧,我也不知道这该死的东西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玩意比十个日暮之城都值钱,老子见你骨骼精奇,便生了爱才之心,把这件至宝给了你,玄妙无穷,以后你就知道有多大的好处了!”

    老凯南笑眯眯的,低声说道:“可不要说出去,不然别说殷飒,整个星河里的人都会想将你开膛破肚,巴比伦皇帝可是愿意用一个星省的总督位置换这颗母星。”

    秦石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老凯南说了一番话,他却只听到整个星河里的人都会将他开膛破肚这一句。

    说着,老凯南又用力地拍了拍秦石的肩膀,推着他往前走,一边走着,老凯南一边说着:“当然了,母星也是有脾气的,你要好好跟它沟通,不然你可留不住它,以你现在的小身板,它要是舍弃了你,估计你也会……”老凯南停了下来。

    “会怎样?”

    秦石一颗心吊了起来。

    “砰的一声,变成一堆血泥。”

    将母星这颗从体内拿出之后,老凯南脸色愈发和蔼从容,看着秦石,眼光都有些怜悯的感觉:“挨得过去就是一场天大的造化,撑不过……那就是命啊!”

    “……”

    秦石一张小脸涨得发青。他不是害怕,而是巨大的愤怒。老家伙分明是在害人,结果还敢正义凛然的说这是命,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诶诶,别生气……我相信你是能够撑的过去的。”

    老凯南按在秦石肩膀上的手稍稍用力,说道:“我也是认识的你那个酒鬼马丁的。母星原本是他给我的,我已经用了三十年,已经到了极限,这回还给他,估计他也是转手给你,那老家伙一向都是这样。”

    “你认识马丁大叔?”

    秦石颇为惊愕。老凯南可是星河世界里无恶不作的星盗,憨厚的马丁大叔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而且马丁大叔一生几乎都是生活在青宁镇,怎么可能会认识星河中的老凯南?

    但秦石转念一想,也不觉得奇怪,每一年暗月季来去之前,青宁镇总会出没一些星河世界的不速之客,他们衣着雍华,却毕恭毕敬地前来拜访马丁大叔。说不定老凯南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不止是认识呐小子。”

    老凯南拍了拍秦石的脸,说道:“以后你可以问问他,血骑士凯恩是什么人呐,当然,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最好问完就跑,不然他可能会活生生地打死你。”

    秦石果断地闭嘴,不再搭理老凯南。

    ……

    血月已经悬空,猩红的光华彻底笼罩在了大地之上。秦石甚至能够闻得到来自血月中的血腥味道。他很确定这味道来自落在身上的月光,而不是营地里死伤的队员和突袭进来的佣兵。血腥的味道不但浓腻,而且还有腐臭的味道,仿佛皮肤都沾染上了一层,凝腻无比。

    蒸汽机车已经启动,发出阵阵轰鸣。队员们将死伤的同伴转移到车上,又迅速将营地拆得干净,有条不紊地撤出这一片染血之地。在殷飒看来,鬣狼就算再强大,也不敢去招惹车队,在原力罩的保护下,再多的鬣狼也突破不了机车,只有被彻底碾压的份。

    车斗里就只有秦石和老凯南两人。秦石相对熟悉的康虎和殷飒,此刻正忙着审问被俘的佣兵,没有与两人共乘同一辆车。

    这倒是方便了老凯南,他在殷飒诸人面前几乎不愿多说一句,但对着秦石,却变成了一个话痨。

    “马丁是你什么人呐?他没教你如何觉醒原力?可惜了啊,你这天赋浪费了,要是早早觉醒了原力,传奇可期啊……不过有了母星,也无所谓了……”

    老凯南对失去母星似乎很惋惜,而秦石提议他赶紧把母星拿回去,他却连连摆手,表示母星已经抗拒他,强行将母星留在身上,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听着老凯南的唠叨,秦石对母星也有了一定的理解。至于母星融入秦石体内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老凯南的解释是秦石还没将其激活。并且给秦石忠告:没必要或者准备的情况下,不要试图去激活母星。

    一旦母星激活却没足够的力量承受它所带来的后果之时,母星便会脱离身躯而去。这个过程会十分血腥,爆体而亡,是最形象的后果。

    老凯南又表示,哪怕能够承受母星被激活时所产生的痛苦,母星也会根据秦石的身体潜质,在秦石体内停留多少年。到了时间之后,依旧会逃离。

    老凯南十分得意的表示,他是拥有母星最长时间的一个人。并且还掌握了将母星从体内直接剥离的方法。

    “我心情好的时候,会教你怎么把那颗灾难之星转给下一个倒霉鬼身上的。”

    老凯南笑眯眯地说道。这一句话,才是真正暴露了他的内心想法。

    秦石抱着膝盖,把头埋在其中。若是有足够的力量,他早一拳打爆老凯南的脸。然而想到老凯南一脚便轻松踹死一名佣兵,秦石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除此之外,秦石内心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在弥漫。他似乎能够感知到体内似乎有着一样东西在活动,与他的呼吸和灵魂在轻轻的共鸣着,一开始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不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确认这东西不会对他产生伤害。

    秦石更不知道,命运往往在人最不经意的时候落子,因为身上的母星,他的命运轨迹已经朝着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