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囚 006章 无法抗拒的造化

时间:2018-01-25作者:拉风的树

    被安德鲁反手拍在巨石之上,秦石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痛楚难耐。这还只是安德鲁下意识的反击,如果是存心出手,这一会秦石身上的骨头恐怕都已经全部断了。

    这便是原力觉醒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

    落地之后的秦石没有丝毫的停顿,强忍着身上的痛感,转身便逃。

    安德鲁的两名手下循迹追了上去。

    安德鲁眉头一皱,这时候他已经发现,袭击他的秦石,似乎并不是一名原力觉醒者。这个发现令他更为愤怒。拔出手臂上的骨刃,凑到了鼻子面前细嗅了一番,安德鲁辨认出了骨刃上的毒素,运转原力,将毒素压制下去,对他来说,魇蛇的蛇毒只能算是一点小麻烦,不足以致命。

    这时候,殷飒已经杀到了安德鲁面前。

    安德鲁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这时候他才悚然发现,殷飒手中不仅有惊蛰这种大杀器,手中的长剑也大有名头。尽管喊不出名字,但这是一把原力之剑无疑。而且长剑与殷飒身上的战甲的原力阵列几乎是浑然一体,战甲储存的原力,可以源源不绝地加持到长剑之中!

    若是正常的环境下,安德鲁并不畏惧一身奢华装备的殷飒。可在古陆的压制之下,他空有十二级的原力,却也发挥不出正常的水平。而殷飒身上的战甲,却是大师级别的水准,每一个提供原力的阵列都稳定在六级输出,在古陆这种环境下,殷飒的战斗力至少被放大了五倍。

    “该死的!”

    安德鲁心中怒骂不已。殷飒这一身装备已经足以雇佣三四支他麾下这样的冒险者卖命了,这个女人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尽管心中咒骂不断,安德鲁却不敢掉以轻心,他甚至不敢直接面对殷飒的锋芒!

    安德鲁侧身一避,躲过了殷飒正面的一劈。殷飒此时气势如虹,并没就此停下,再次迫近,挺剑穿刺,敏捷无比。

    殷飒使出了惊蛰之后,战局便已经发生了扭转,尤其是当殷飒正面拦下了安德鲁之后,营地里的的队员气势也被引燃,队员纷纷从掩蔽之处杀出,冲向趁着黑夜袭击的敌人。

    康虎心中却焦虑不已。队员们是临时拼凑而成,可他却追随殷飒多年。清楚殷飒的身份,若是殷飒有所闪失,后果将不可收拾。急急抄起武器,冲向安德鲁的方向。

    “哎哟……”

    秦石在乱石间穿插着,试图甩开身后的两个佣兵。这两人已经觉醒了原力,尽管不算强大,但至少也有三级的力量,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易捏死秦石。秦石泄露了气息之后,想摆脱两人,变得格外困难。两人看不见秦石,但秦石奔走所留下的动静还是给下了可循的踪迹,对方只要轻轻挥动刀剑,便逼得秦石从暂时隐匿的位置现身逃离。

    左拐右弯,秦石却忽然撞在迎面而来的一人身上。

    然而与此人相撞,秦石却感觉自己是撞在了一面钢板之上,被弹了回去,重重地跌在了地上。定睛一看,却是发现,与他撞在一起的竟然是老凯南!老家伙趁着营地的混乱,铁定了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打算了。

    老凯南发出一声夸张的痛呼,一手捂住鼻子。

    “小崽子……走路都不仔细点……”

    老凯南抱怨着秦石,眼睛却盯着已经追到了秦石身后的两名佣兵。

    看到老凯南,两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浮现了狞笑。仓促之间,两人并没发现地上还处于隐身状态的秦石,而是把老凯南当成了之前的隐身者。

    “老东西……”

    看着老凯南一身破烂,两人都笑了起来。追了秦石一路,两人自然感知到秦石身上没有一丝的原力波动,将老凯南当成了秦石之后,自然不会对他有更多的警惕。挥动手中的砍刀,朝着老凯南的脖子便一刀劈落。

    “小心!”

    情急之下,秦石也顾不得隐藏自己,大声提醒着老凯南,随即朝着挥刀的那名佣兵扑去。

    “咦?!”

    忽然听到旁边有个声音响起,两名佣兵都愣了一下。两人也马上回过神,敢情是误会了老凯南了啊,隐身的那家伙竟然还在一旁,听声音还挺稚嫩,像是个孩子。

    “呃……”

    在佣兵挥刀的瞬间,老凯南喉咙深处也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他的额头忽然隆起一块肉瘤般的东西,在皮下活动着,然后顺着脖子动脉一阵滑动,在他身上不断游走,似乎要破体而出。

    佣兵没注意到发生在老凯南身上的诡异之事。老凯南捂住鼻子的手猛然一甩肩膀,将游走到了左臂上的隆起物按住,声痛苦地自言自语地叹息着:“压不住了啊……”

    与此同时,老凯南也飞起一脚,踹向了敢向他挥刀的佣兵。

    秦石还没扑过去,佣兵已经被老凯南当胸一脚踹飞。

    “噗……”

    佣兵撞在一块凸起的石柱之上,石柱瞬间从后背贯穿到胸前,鲜血和肉末喷涌,场面十分血腥残忍。那佣兵眼中浮现痛苦和悚惧之色,张大着嘴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血沫狂吐,不甘地咽气了。

    “老贼敢杀我兄弟?!”

    另一名佣兵睚眦欲裂,一声暴喝,挥拳砸向老凯南。

    “管不了那么多了……”

    老凯南此时陷入自己的痛苦之中,根本顾不上被他踹死的佣兵,另外一名佣兵扑过来,也是本能地一拳递了出去。

    “咔嚓!”

    两个拳头撞击在一起,老凯南纹丝不动,而那佣兵却发出了一声惨号,整条手臂都变成了诡异的曲折,显然已经断成了几截。

    这佣兵此时也意识到了他与老凯南之间的差距,没有迟疑,转头便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的兄弟都在这,不怕没人来找回场子。

    秦石愣在了原地。两名佣兵实际上不到三秒钟就被老凯南给打发掉,老凯南的战力不由让他颤栗。

    此时秦石身上的魇蛇皮的隐身效果也随着加持上面的药效消失而退去,看到秦石呆站在自己面前,老凯南脸上又浮现了一抹狞笑。

    与其说是狞笑,不如说是巨大的痛苦让老凯南五官都变得扭曲,他大口喘着气,对着秦石说着秦石根本无法理解的话:“……不管了……这该死的东西要弄是老子了……小子你赶紧过来……老子送你一场造化,哈哈……”

    秦石已经是第三次从老凯南口中听到“造化”这个词。他心中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就想与老凯南拉开距离,却被老凯南伸出左手扣住了手腕。

    抓住的只是手腕,可秦石却感觉全身被套上了一个无形的钢圈,身体僵硬着,根本无法动弹半分。

    “……你要对我做什么?!快放开我!”

    看着老凯南一脸狰狞,秦石心中的恐惧更甚。

    “哈哈……小子,是福是祸,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操!老子要炸了……”

    老凯南笑得比哭更难受,浑身发颤,脸上的皮肤隐隐有爆裂的痕迹,无数细微的血丝从中泌出,他右手奋力一抓,左臂上隆起物体瞬时消失。

    而老凯南的右手却握住了一块通体青蓝之色的球体,上面云雾似乎还有着弥漫的云雾。

    “啊……这份造化送你了!”

    老凯南抓住秦石的手颤抖得更厉害,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一边发出竭斯底里的惨叫,一边将手中的球体往秦石的手臂上一拍!

    “滋滋!”

    “不要!”

    就像一块烙铁烙在了手臂之上,秦石的皮肤顿时被烧焦,球体也没入了秦石的体内。剧痛之下,秦石发出一声惊叫,而瞬间他却感脑袋一片剧痛,无数光影画面在意识深处爆炸开来,无尽的信息量险些就把他的脑子撑爆。

    “呃……我是要死了么……”

    秦石眼前一黑,软绵绵地往地上跌落。

    “凯南·麦瑟!你做什么?!”

    这是秦石最后听到的声音。

    “是……殷飒?!”

    秦石意识中浮现殷飒那张瑰丽的脸庞和她诡异奢华的鸦嘴面具。然后意识陷入沉寂。

    埃及古陆的虚空之上。一艘舰体上漆着血色玫瑰的华丽战舰静默着。舰首之上,站立着三人。

    左右两个中年男子身穿战服,身上原力涌动,已经是十五级以上的强者。胸前别着一枚滴血的玫瑰纹章,显然是神圣盟国中赫赫有名的血色玫瑰豪门的成员,而且位置不低。中间是个眉发俱白的老人。一身裁剪得体燕尾服,手中拄着一根文明杖,身上却没有一丝的原力波动,然而老人的眼神却深邃如海,站在他身边的两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老人静静望向虚空下方,手中扶在拄着手杖的左手上,轻轻抚摸着手指上方的三颗红绿蓝宝石戒指。

    “尊敬的公爵大人,凯南·麦瑟身后的支持者已经查出来了。”

    老人身后忽然出现一人,此人全身没入灰色的罩袍之中,哪怕两眼都没露出半点,被一袭黑纱所笼罩。老人正是有血玫瑰之称,兰开斯特家族的族长爱德华二世。

    “说。”爱德华公爵没有回头,言简意赅地一句。

    “遗迹守护,洛马丁。”

    “……是殷唐那个洛马丁?!”

    公爵很是敏锐的抓住了重点。

    “……是的。”

    “原来是他啊……”

    公爵陷入了沉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