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七一节 老友

时间:2018-08-11作者:黑天魔神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王倚丹摇头拒绝:“对不起,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王先生,我承认你的建议很诱人,以十亿的价格买下这块地的确是物超所值。但是你的比例交换我无法接受。三比七,我们花了钱,却连占股对等的比例都达不到。”

    看着她想要站起来结束谈话的样子,王昌远不由得慌乱。他连忙改口道:“王总还请等等,万事好商量。我再让一让,四比六,实在是不能再少了,你觉得怎么样?”

    王倚丹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我还是刚才那句话:青灵集团拿出十个亿买下这块地,连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都达不到,这样做有什么用?王先生,难道你真的以为,有渠道有门路,手眼通天,就能什么也不用做,所有好处占尽吗?”

    王昌远一副惬意的神情:“王总,王小姐,我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是这样吗?”

    王倚丹凝神注视着他:“没错,我以前跟着父亲和爷爷在国外长大,有什么问题吗?”

    “这就对了!”王昌远用力一拍大腿:“你显然对国内的生意模式一无所知。”

    王倚丹平静地笑笑:“愿闻其详。”

    “我可以免费给你上一课!”王昌远从衣袋里拿出香烟,以颇为张扬的动作拿出一支点燃,喷吐着烟雾,认真地说:“如果没有来自体制内的保护,你的生意会很难做。你说的对,我一分钱也不出,却要在这桩生意里占大头,无论怎么看都不合理。但是王小姐你得明白,这里是华夏,不是米国。”

    王倚丹的笑容很淡:“这么说,王总有官方的背景?”

    “盯着这块地皮的人很多,人人都想要。”王昌远深深吸了一口烟,他咧开嘴笑着,露出一口被烟雾熏黄的牙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拿不到这块地。”

    王倚丹看了他几秒钟,慢慢地点点头,却没有说话。她瞟了对面一眼,低下头,打量着自己精心涂抹过指甲油的手。

    王昌远对她的冰冷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也不在乎,一边抽着烟,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王倚丹:“这个世界上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王小姐,我承认这个要价有些高,但是你们青灵集团也能从中受益。远的不说,光是大楼重建以后的价值,就远远超过我要的部分。”

    “王总,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在谈下去了。”王倚丹抬起头,眼眸深处闪烁着专属于她的冷漠:“我们做的是正经生意。你说的对,钱人人都想要,我也不例外。但是做事情总得讲规矩。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要价太高了,青灵集团无法接受。”

    王昌远愣住了。抽了半截的烟头从他嘴里不由自主掉落下来,在他的大腿上弹了一下,他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忙不迭地拍打着身上的烟灰,不软不硬地说:“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王倚丹清冷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这让王昌远很是泄气,怒意就这样从脑海里冒出来。他抬起脚,用力踩熄落在地上的烟头,发出威胁的声音:“王小姐,我可是听说你们青灵集团最近财运不顺,遇到了一些麻烦。呵呵呵呵呵……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王倚丹挑起黑而长的睫毛:“你指的是什么?”

    王昌远的笑容很得意:“你们的新超市多项检查标准不合格,无法开张,我说的没错吧?”

    “你知道的很挺多。”如果光听声音,会觉得王倚丹心平气和,没有丝毫的情绪:“不过这又怎么样?这不是秘密。”

    “你们招惹了不该惹,也不能惹的人。”王昌远的笑意很是放肆:“据我所知,你们这次的麻烦很大,不是随便几句话就能解决。上面的人下了死命令:青灵集团在燕京城内的任何商业活动都会被禁止。”

    王倚丹的态度依然冰冷:“你觉得这种事情很好笑?”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善意的,同时也是合理的建议。”王昌远耸了耸肩膀,依然笑着:“我可以帮助你,也可以让你的超市重新开张。”

    王倚丹讥讽道:“听起来,王总的能量好像很大?”

    “我们可以做到双赢。”王昌远有些迫不及待:“青灵集团出钱,我出力。这样做很公平不是吗?”

    “不必了!”王倚丹站起来,皱着眉头,脸上有了些不耐烦的表情:“我可以自己解决问题,用不着王总费心。”

    赤裸裸的的逐客令让王昌远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尤其是在王倚丹这种级别的美女面前。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就像高傲的王子在公主面前表白,却被对方硬生生的拒绝,同时表示:你的王国太小了,挡不住我的军队。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倚丹:“很好,希望王小姐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王昌远站起来,怒冲冲地走出了会议室。

    ……

    “大方山”的豪华包间很贵。在这种地方消费,金额随随便便就超过上万元。

    秦政把车钥匙交给大厅入口处的侍者,一名身材高挑的旗袍侍女带着他上了三楼。推开包间的房门,看到坐在里面的王昌远,不由得笑着打了个招呼。

    王昌远嘴里叼着香烟,走过来,很是友好地冲着秦政扬起手,两个人在空中用力拍了一下,大笑起来。

    “你小子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燕京看我?”桌子上摆满了各式菜肴,王昌远对着侍女挥挥手,示意她把房门关上。他一边说,一边从冰桶里拿起开封的红酒,给自己和秦政面前的杯子倒上。

    他和秦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只是两个人打了,见面的机会就少。

    “事情多,忙!”秦政坐在沙发上,双手分开,很是轻松地随口道:“你怎么样?听说你的昌麟公司生意做得很大。说说,赚了多少?”

    王昌远端着酒杯,在秦政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他从嘴上摘下烟头,自嘲地笑笑:“就那样,不死不活的。赚个几百万的生意当然有,但是想要往大里做……一个字,难!”

    秦政拿起杯子,点点头:“燕京不比别处,这里的生意有太多人盯着。就算你父亲在副市长的位子上,也很难有合适的机会。”

    王昌远苦笑着说:“当初你就劝我离开燕京到外地发展,要是早听你的就好了。”

    他举起杯子:“碰一下,祝贺秦家少爷来到燕京,也感谢秦少爷你给我这个面子。”

    秦政打趣道:“我哪有你的面子大。哈哈哈哈!不说了,来来来,喝酒!”

    几杯酒下肚,王昌远的话就多了。

    他用筷子夹起一块葱爆海参送进嘴里,边嚼边说:“你还别说,最近的确有一个发财的机会。”

    秦政刚夹住一块花菇,笑着问:“说来听听。”

    王昌远把脑袋凑过去,故作神秘道:“你还记得北区的那幢烂尾楼吗?”

    秦政想了想:“你是说,警备司令部老家属区旁边的那块地?”

    王昌远连连点头:“那幢楼时间拖得太久,业主上面的老家伙也死了。现在没人罩他,以前市里分管这件事的人升上去了,一直咬死不松口。你说说,僵持了那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认输……要我说,那家伙就是吃饱了撑的。当初要是答应市里的条件,大不了损失点儿钱,但是大楼整改好了一样可以经营,也就是把钱分出去一部分,他自己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秦政对王昌远很熟悉,笑着问:“你想从中插一脚?”

    “我家老头子刚好管这件事。”王昌远抿了一口红酒,乘着酒意说:“那幢楼放在那里实在碍眼,市里这次下了决心,一定要限期拆除。”

    秦政对此很感兴趣:“原来的业主自己拆除?还是市里给他补偿把地块收回?”

    王昌远很是不屑地嗤笑道:“他要是有那个钱又何必等到现在?你想想,这么多年了,他不就是想着上面有人,要压着市里让步?偏偏当年的事情人家也记着,不肯松口。现在好了,他好处没拿到,市里也没有了顾忌。说到好处……嘿嘿嘿嘿!他恐怕落不下几个钱。”

    秦政对这件事情多少知道些,叹道:“当初市里做的就不对,硬给人家下了个套……算了,都是陈年旧事,不说了。昌远,听你的意思,你想趁着机会,拿下这块地?”

    王昌远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干,又给自己再次满上:“我当然想要。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真正的黄金地段,而且正好是我家老爷子主管。”

    秦政兴致勃勃地问:“你搞到资金了?那块地想要拿下来可不便宜。就算你爸在政策上会给你一定程度的倾斜,但是说一千道一万,没见着真金白银,市里绝对不会松口。”

    王昌远沉默片刻,忽然冷笑道:“凭什么要我拿钱?这种事情只要我王昌远随便吼上一嗓子,有的是人争着给我送钱。”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