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七十节 你以为是黑吃黑?

时间:2018-08-07作者:黑天魔神

    他说的还是英语。

    苏昂太脸色沉了下去。带有愠色的表情不断徘徊,从嘴里说出的话仍然还是高棉语:“以前贺定元先生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有专门的翻译人员,。据我所知,这类人才贺家很多。”

    贺冷山正好端着一杯冰镇绿豆汤走过来,递给谢浩然。苏昂太抬手指着贺冷山,高声叫道:“她就是以前跟在贺定元先生身边的翻译,她懂高棉语。”

    谢浩然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话,自顾喝着冰镇绿豆汤。没有在这个季节到过高棉国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可怕的酷热。挂咋墙上的温度计指针一直在摄氏三十度以上打转,空气湿度很大,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种置身于桑拿室的感觉。热烘烘,湿黏黏,长衣长裤根本穿不住,无论再薄再透气的款式,很快就会被汗液浸透。

    可以想象冰镇饮料在这里的受欢迎程度。

    看着勃然大怒的苏昂太,贺冷山有些担忧,她俯下身子,对谢浩然小心翼翼地说:“掌门,要不我……”

    “这事跟你没关系。”

    谢浩然三下两下把杯子里的饮料喝光,空杯递到贺冷山手里,坐直身子,长长呼了口气,视线先落到拉莫斯身上,用中文平静地问:“拉莫斯先生,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对方只是一个孩子,只是一个比我小太多的年轻人!

    拉莫斯一直这样告诉自己,然而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这些想法毫无意义,也不由得生出一股不太妙的感觉。皱着眉头,目光在谢浩然与贺冷山两个人身上跳来跳去。前者是因为贺家掌权人已被换掉,后者则是拉莫斯喜欢的类型。

    与其他从小培养的贺家庶族一样,贺冷山很漂亮,颜值极高。她此刻刚好转过身,把空杯子放回去,拉莫斯的眼睛只能看到背影。宽松套头衫下摆刚好罩住了臀部,透过边缘,可以看到最底端的圆形曲线。热裤让人感觉有些多余,纤细笔直的双腿表面皮肤白泥,黑色绑带式使腿部肌肉紧绷,将这个女人的性感毫无遗漏显示出来。

    “我的中文还可以。”目光回到谢浩然身上,拉莫斯阴沉地点点头:“我想提醒你,如果要在语言方面故意耍弄不必要的小伎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坚持使用本国语言的谈判对手,以前也遇到过。两种语言之间存在着理解问题。即便是同一个词,在不同的人看来就有着不同意义。拉莫斯觉得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摆在台面上,用不着遮掩。

    谢浩然将身体后仰,看着坐在侧面的弗拉多尔,问话语调丝毫没有变化:“你呢?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弗拉多尔的中文水平很糟糕,只能听懂几个简单的词语。谢浩然说话的速度不算快,弗拉多尔基本上可以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眉头皱得很紧,从谢浩然身上,他明显感觉到轻视和鄙夷,却不明白具体是为什么。

    思考片刻,弗拉多尔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一边比划,一边用英文认真地说:“你好!首先我想表达对你的祝贺。以前是贺定元先生负责与我之间的军火生意。他的英文不是很好,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易往来。你得找个翻译,这很简单,并不困难。”

    盯着站在那里的弗拉多尔,谢浩然没有说话。沉默闷热的气氛令人难受,拉莫斯好几次欲言又止,苏昂太却没有他这么好的耐心与涵养。尤其是有了弗拉多尔做榜样,沉不住气的她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上前,超过弗拉多尔所在的位置,距离谢浩然更近,不到半米。

    “我不喜欢华夏语,叫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做翻译,她听得懂我说话。”

    “贺先生去年从我这里订了一批货,说好了这个月把尾款结清。你现在代替了贺定元的位置,所以这笔钱必须由你来了结。”

    “还有一件事:年轻人,你违反了规矩。你在这里修路建楼,开设农场,这不符合规矩,你得停下,立刻停止。”

    苏昂太说话速度很快,她心里显然淤积着怒火。虽然年过五十,却精力旺盛,双手一直在空中挥舞,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加强语言效果。她眼睛里一直带有傲慢与轻蔑,前者专属于她,后者无偿送给谢浩然。

    被一个操着其它语言的老妇站在面前连声叫嚷,这感觉真的很糟糕。谢浩然毫不客气伸伸手就是一记耳光。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苏昂太被巨大掌力抽得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当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嘴里吐出带血的牙齿,鼻梁也明显凹陷,血水从鼻孔里流出来,很快浸过了嘴唇边角。

    突然间的变故让拉莫斯与弗拉多尔不约而同心里猛然一抽,呼吸也下意识凝滞。弗拉多尔更是出于本能,右手向后,做了个去摸后腰上配枪的动作。

    “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儿了。”看着满面警惕的弗拉多尔,谢浩然冲着他挥了挥手:“回去多练练中文,或者让你们公司另外派个会中文的人过来。今天是警告,同时也是最后一次。无论是谁想要跟我雷极门做生意,先把中文练好了再来。”

    弗拉多尔眼里的目光有些发直。他站在那里没有动弹,过了近十秒钟,震惊与愤怒才爬上面孔,他用力挥舞着拳头,大声喊叫:“为什么?你明明会说英文,这到底是为什么?”

    谢浩然懒得解释,抬手指着正在大喊大叫的弗拉多尔,吩咐站在身边的贺冷山:“把他扔出去,顺便给他的公司发一份电子邮件,把我的态度转告他们。”

    贺冷山点点头,走过去,随手抓住弗拉多尔的胳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弗拉多尔从背后拉起,在空中旋转,带着可怕的力量压迫与坠落感在身前掉落。不等满面懵懂的弗拉多尔反应过来,守在外面的两名贺家亲族冲过来,分别抓住他的两条胳膊,用力压住,直接带出会客大厅,朝着远处的大殿出口走去。

    谢浩然离开椅子,走到双手捂住鼻子,正在地上痛哭翻滚的苏昂太面前,不由分说,一把扣住她的喉咙,就像抓住一只兔子,将整个人拎高,举到墙上。强烈的窒息感压倒了来自伤口的痛楚,苏昂太瞪大眼睛,拼命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踮起脚尖,不让自己失去氧气,活活憋死。

    “我知道,你跟贺家的关系很不一般。”

    谢浩然眯缝着眼睛,那条人为制造的黑线深处,正在释放出凶狠与残忍:“别以为你是“猛虎”公司的代表就有多了不起。如果你刚才老老实实听话,照我说的做,你现在至少可以坐着跟我说话,而不是被我打一顿,然后再来谈。”

    苏昂太苍老的脸上全是怨毒。她被捏得说不出话来,但只要谢浩然松手,就会有无数肮脏的诅咒从她嘴里喷发。

    “先谈谈去年的那笔交易吧!贺定元找你订了两百支突击步枪,十万发子弹。你们“猛虎”公司要价太高了,足足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五。看在以往合作的份上,贺定元接受了你的报价,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笔生意其实是你跟贺原鑫,也就是贺定元的表弟做的。你买通了他,还跟他在床上睡了一次。这笔交易贺原鑫能拿到五个点的回扣,你从中得到的好处更多。”

    “呵呵!我真不明白,你这种又老又丑的女人还有男人要?贺家的没落果然有原因啊!以贺原鑫在贺家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偏偏看中了你,心甘情愿帮着你虚报高价。”

    “算了,不说了,那毕竟是贺家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关心的那批货。按照合同,两百支突击步枪分两次交货。今年上半年已经交了一半,剩下的部分应该在这个月……准确地说,是昨天交付。”

    谢浩然用冷漠的目光盯着苏昂太,右手从后腰上抽出佩刀,锋利冰凉的刀锋在苏昂太上了年纪的那张老脸上缓缓下滑:“告诉我,那批货在哪儿?”

    他略微放松了左手上的控制力量,让苏昂太得到足够的氧气。大口呼吸了几秒钟,她的脸色重新变得红润,眼睛里的仇恨目光却丝毫没有减少。难受的感觉刚刚得到舒缓,苏昂太就不顾一切尖叫起来。

    “这笔生意是我与贺定元谈的。想要后面的货……当然可以,你把贺定元叫来,我只跟他谈。”

    谢浩然仍在微笑:“你好像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贺定元已经死了,他早就死了。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也太假了。身为“猛虎”军火公司的业务代表,难道你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苏昂太发出尖锐的冷笑声:“我当然知道他死了。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br>

    </br>

    :书友们,我是黑天魔神,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