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五一节 谁不服?

时间:2018-08-01作者:黑天魔神

    ,!

    “也难怪,方副院主他们最大心愿就是重塑残躯。三颗塑体再造丹换取一个药神院,这生意非但不亏,而且赚大了。你想想龙虎山上那些道士,我们每次上山求丹,他们都是抬着鼻孔瞧人。而且从方副院主他们的恢复情况来看,这塑体再造丹显然是真的。”

    “话是这么说,可我们怎么办?雷极门我知道,之前燕京分堂就是招惹了他们,自彭文建以下,所有人被全部杀光。这笔账如果不算清楚,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这个姓贺的家伙做院主。”

    鲍老三站在人群之中,神情有些惆怅,也有些激动。看得出来,他很想说点儿什么,只是话到嘴边,一直没有发出声音。

    谢浩然从椅子上站起,迈开轻快的脚步,一直走到台前。

    第一句话,他就用威严的声音压制全场:“由我的人来担任新院主,有谁不服?”

    嚣张到极点的语调顿时激怒了台下所有人。

    “不就是一个金丹境界的修士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没错,你们之前杀了我们药神院那么多人,现在居然还说是要做我们的院主,这算什么?”

    “药神院是我们的,这里不是雷极门!”

    “滚出这个房间,滚出去!”

    谢浩然目光流转,死死盯住那个声音最大,叫嚣着要自己“滚出去”的家伙。他黑色的眼睛里燃烧着危险的火焰,脸上露出诡异的笑,一字一顿地问:“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滚出去……你指的是我吗?”

    尽管与方玉鲲等人达成协议,可是院主权力交接尚未完成,这里毕竟还是三位副院主说了算。谢浩然不想事情一下子搞僵,只要对方表示退让,他就愿意给那人一个面子。

    很遗憾,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不怕死,而且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

    那人张扬地笑着,站起来:,抬手遥指着谢浩然,放肆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了:“你没有听错,是我说的,而且说的就是你!别以为你到金丹境界就能为所欲为。这里可是药神院,你也不睁大眼睛仔细看看,这里有上百位筑基修士,只要我们集合力量,就能把你……等等……这是什么?你……你对我……对我做了什么?”

    “卢伟贤,你给我闭嘴!”方玉鲲的狂吼声在这个时候同时发出。

    他完全是出于好意。

    药神院本来就是一个结构松散的组织。无论进入还是退出,只要发现永不泄露炼制丹药,以及组织内部的秘密就行。平时方玉鲲对手下堂主的管束并不严格,几乎没有与其他修士的战斗机会。在权力与财富的高位上坐久了,就会失去对危险的本能反应。

    方玉鲲很清楚卢伟贤挑衅谢浩然是什么结果。他亲眼见过范醉被那种可怕神通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那是真正的一对三,刘蓓差点儿被当场格杀,自己也被牢牢制住无法反抗。那天发生在事情,方玉鲲直到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恍如噩梦。他从未想过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强大可怕的修士。神通的威能如此强大,根本不是凭借修士数量就能抵消。

    在狂吼中发出警告已经晚了。

    谢浩然抬起双手,仍然还是三位副院主见过,而且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个可怕动作。坐在数十米外椅子上的卢伟贤脸上充斥着骄傲,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低下了那颗高贵头颅,尤其是瞬间塌下去的左肩,更是发出“咔嚓”的清脆骨裂声。

    他下意识将双手向上举起,不顾一切尖叫起来。

    “这是什么?究竟是什么在压我?”

    “姓谢的,你对我做了什么?”

    “救命……老王,快帮帮我,拉我一把,帮我把背上这块东西托起来!”

    从尖声怒吼到哀求救命,前后间隔只有三秒钟。

    谁也没有想到谢浩然会在突然间动手,坐在卢伟贤周围的十几个人发出成片的惊叫。声音之大,立刻使这里成为了整个大厅里所有视线的核心焦点。人们纷纷站起来,被卢伟贤叫出名字求救的那几个人在旁边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他们清清楚楚看到卢伟贤脸上的惨状,也看到他额头上如同黄豆般大小的滚滚汗珠,可是按照他的要求伸手过去,却没有在他的后背上触摸到任何具有实际形体的物件。

    卢伟贤被压得越来越低了。

    一个位置较远的堂主用颤抖的手指着他,声音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天啊!神通,这是神通的力量。”

    另外一位见多识广的修士立刻发声附和道:“苏堂主说得没错,这的确是神通。”

    他随即把视线转向站在台上的谢浩然,骇然道:“以双掌成山,以意念成形……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以形化形”?”

    能够站在这个大厅里的人大多见识不凡。随着那位修士叫出“以形化形”这四个字,台下所有人都感觉心脏和思维仿佛被恐惧复活,有种忍不住想要转身从这里逃走的冲动。

    巨大的重量把卢伟贤死死压了下去。谢浩然有意扩大了“以形化形”的碾压半径,连同目标周围摆放的椅子,纷纷在这股力量压制下变形、弯曲。做工精美的椅子木质部分裂开,露出撑在里面的金属部分。位于边缘的椅子被挤开,位于碾压内部的却在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中轰然变成碎片。散乱的木屑飞溅到卢伟贤脸上,扎进他的眼睛里,鲜血混合汗水流入眼眶,引起阵阵刺痛和麻痒,想要伸手去挠却没有这个胆量,生怕压在背上的无形山脉就此落下……毫无办法,他只能在痛苦与后悔中歇斯底里尖叫着,不顾一切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摆脱,身体只能在深沉粗重的喘息声中越来越矮,最后,被彻底压了下去,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变成一滩形状扁平,厚度只有五厘米左右的肉泥。

    所有药神院的人全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包括三位副院主。他们被眼前的可怕场景所震慑,忘记了自己是修士,脑子里丝毫没有想要暴起动手,集合所有人力量,把谢浩然当场打死的念头。

    地上全是血。

    卢伟贤的眼球从眼眶里被硬生生挤出来,就像两只被压瘪踩爆的气球,软塌塌落在碎裂的头部表面。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味刺激着鼻腔粘膜,却没人敢加快呼吸节奏,他们仿佛已经习惯了在这种近乎窒息的条件下生存。

    活动了一下肩膀,谢浩然略低着头,黑色长裤把分叉站立的双腿修塑成具有力量和男性美感的大三角。仿如魔神般的黑色眼睛顺掠全场,喉咙深处发出无比威严的低吼。

    “还有谁不服?”

    没有人应声。

    坐在轮椅上的范醉已经看呆了。

    在药神院,范醉的战斗力稳排第一。他的修炼境界虽然不如方玉鲲,可若是真正动起手来,三位院主当中排位居首的方玉鲲仍然觉得比不过他。

    这是因为范醉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他招式狠辣,尤其是面对强手的时候,从来都是以命换命。就算拼着自己必死,也要在临死前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大块肉。

    即便是范醉这种疯狂的狠人,也被地面上那滩无法看出人形的血肉泥浆震得胆战心惊。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简直傻得可笑。金丹与金丹之间的差距太打了,想想之前,谢浩然带着顾十方走进药神院总部的时候,自己竟然想要与他单挑……我当时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头天晚上喝太多导致脑子不清醒,所以才做出那种愚蠢的行为。

    谢浩然充满震慑力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还有谁不服?”

    “最后问一次,还有谁不服?”

    三次问话已过,没有人回话,全场一片死寂,就连呼吸声也听不见。

    “看来大家已经达成共识,没有人对贺嵘担任药神院院主这件事情表示异议。”

    谢浩然满意地搓着双手,慢慢走到平台侧面,又从那里转身返回,就像在悠闲地踱步。当他走回到台子中央的时候,忽然笑了。

    “我这人做事情很公平。我知道诸位堂主心里肯定会有想法。你们觉得愤怒,因为我杀了你们的人。你们觉得不满,因为觉得我会调整药神院以前的规矩,让你们不再享有种种便利。”

    还是没有人回答,但是从那一张张充满了恐惧与冷漠的脸上,就不难看出其中意味。

    “规矩肯定要调整,这是身为院主的权力。”

    谢浩然云淡风轻转换着语言内容:“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愿意继续呆在药神院的可以留下。不愿意的,现在就走。老规矩,只要发下誓言,不向外界透露你们在药神院看到、听到、经历过的所有事情,你们就是自由的。”

    与其让一群心生叛意的人留在这里,不如让他们离开。

    一个身材壮实的男人鼓起勇气,指着地面上那堆血肉泥浆,带着怒意问:“为什么要杀卢堂主?他跟你无冤无仇,只不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