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三四节 历史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身材高大的范醉无论走到哪里都很显眼。那时候他手脚完好,四肢健全。方玉鲲一路杀入教堂,在地下室门口停下。范醉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彼此不认识,又是晚上,穿着夜行衣,蒙着脸,就这样一言不发打起来。直到双方打得气喘吁吁,方玉鲲找到机会扯下范醉的蒙面布,看到一张亚洲人的脸,这才住了手,三言两语问清楚情况。

    范醉告诉方玉鲲:我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刘蓓被洋和尚抓了,就关在这间教堂的地下室里。两人携手杀光了教堂里所有传教士,救出了刘蓓。

    刘蓓当时的情况很糟糕。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人,被传教士轮番蹂躏,奄奄一息,根本没有行动能力。方玉鲲把珍藏多年的一颗煅体丹给了刘蓓,将自己的本门功法传授给她。本以为事情就此了结,没想到天主教团尾随而至,在邙山脚下将三人围住。

    那一战异常惨烈。方玉鲲独斩天主教团十一名传教士,然后被多名教廷执事围攻,被斩断左臂。范醉为保护刘蓓,无法全力发挥,虽然连杀多名对手,却被一名高阶神父抓住机会砍断右脚,其余的传教士一拥而上,范醉左手被斩,身体多处受伤。方玉鲲见情况危急,顾不得自身伤势,拿出随身携带的秘宝“定灵盘”,喷出体内精血强行启动,将三人转移到邙山之内。

    听到这里,谢浩然满面惊讶,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定灵盘?你竟然使用了那种东西?”

    《珍渺集》上记载:定灵盘是一种可以量产的法器。简单来说,就是堪舆风水之人手上常用的那块罗盘。质地不一而论,各种材料都有。但一块定灵盘是否灵妙,功能是否强大,完全取决于这块定灵盘上负载的灵能数量多寡。一般来说,定灵盘前前后后经历过的主人越多,堪舆过的风水气脉越多,这种法器就越强大。

    定灵盘的使用方法很多,“转移”就是其中之一。与正常意义上的“转移”类法器不同,定灵盘的常规使用方向与“转移”有着很大区别。它虽然具有这种功能,却并非真正的“转移”类法器。所以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修士不会强行使用定灵盘对自己进行转移。

    因为转移地点无法控制,你永远不能确定究竟会被传送到哪里。可能是万丈高山之巅,也可能是深达万米的大洋之下。

    就像很多电影里常见的情节:某人想要驾驶飞机逃离某个地方,可他不是飞行员,不会驾驶飞机。靠着好到逆天的运气,飞机上了天,却因为诸多问题无法正常降落。迫不得已,临时充当机师的家伙只能跳伞,晃晃悠悠落了一片陌生,却相对安全的地方。

    方玉鲲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当时我们身上都有伤,范醉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天主教团的人传教士太多了,怎么杀也杀不完。”

    谢浩然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你们使用定灵盘,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方玉鲲脸上显出一丝凄苦:“刚才就说过了,我们……被传到了邙山之内。”

    谢浩然“咝”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邙山是一处凶地。死人太多的地方,会有大量怨灵出没。尤其是邙山这种死人数量超过十万以上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与另外一个世界的连接点。这在修炼世界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是稍有家世,对上古秘法多少有所了解的修士,都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进入邙山。

    方玉鲲不夹杂感情色彩的声音在房间里继续着。

    “我们被传送到一个封闭的阵法之内。那是一个小型辟邪阵,虽然小,威力却很大。阵内有一具尸体,是一位三千多年前死在那里的前辈。真正是油尽灯枯啊!他在那座阵法里只剩下一堆骨头,连名字也没有留下。”

    “天主教团的传教士也知道邙山凶险,他们在山体外围搜寻了很久,实在无法找到我们,只能放弃行动。我们呆在里面虽然安全,情况却很糟糕。就说我吧,没了一只手,战斗的时候左脸上中了一剑,直接影响到眼睛。在邙山法阵那种地方无法救治,我的眼睛越来越糟,也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感染。到最后……只能硬着心肠,自己挖出来。”

    “老三的情况也不好。他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传送进了法阵我们才发现,除了被当场砍断手脚,他另外的手脚也受伤严重,左脚从膝盖以下只有两根韧带连着,右臂从手肘那里就调转过来,骨头已经断了。那种时候,二妹什么忙也帮不上,我虽然粗通医道,却没有工具,也没有药品,只能狠下心肠,把老三的残肢全部砍了,保他性命。”

    刘蓓的眼角一直在抽搐着,眼眶里有液体的不断晃动。

    范醉一直在挣扎,削瘦的脸上青色血管不断鼓凸,仿佛正在跳动,含含糊糊吐字不清:“达(大)各(哥)……我……从没乖(怪)过你……”

    方玉鲲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那座法阵是以灵石驱动。我们进去的时候,法阵已经运转了几千年。那位前辈什么也没有留下。幸运的是,法阵与地下之间有一个很小的连接口,下面恰好是一条暗河。靠着这个没有封闭的开口,我们在法阵里活了下来。”

    贺洁忍不住问:“你们在那里呆了多长时间?”

    被她抓住头发控制住的刘蓓听见来自身后的声音,不由得冷笑道:“我们是道光十一年进去的,距离现在有多久,你可以自己算算。”

    谢浩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就算你们有充足的饮水,那种地方却没有食物。”

    方玉鲲淡淡地说:“吃的东西虽然少,但只要肯花时间和心思,食物总会有的。我们挖开法阵的没有封口的泥土,找到不少蚯蚓。利用它们,再加上“引灵”之法,就能招来很多老鼠。每次捉上十几只,剥掉皮,清出内脏,斩头去尾……我们是修士,控火之法人人都会。邙山那个地方的灵气很是充裕,我们轮流控制火焰把鼠肉烤熟,虽说没什么佐料,缺油少盐,吃饱肚子却没有问题。”

    刘蓓感觉来自身后抓住头发的那股力量明显变弱了些。她调匀着呼吸,情绪也从激烈状态变得平缓下来:“那里的食物不算少。运气好的话,“引灵”之术还会招来几条蛇。暗河里有鱼,吃腻了老鼠可以换换口味。”

    谢浩然当然知道“引灵”之法。那是上古时代从猎人之术演变而来的一种道术。就像在陷阱里摆上诱饵,引诱猎物主动跳进去。“引灵”之法是将这种方法扩大化,比如方玉鲲所说以蚯蚓为诱饵引来老鼠,道术对蚯蚓的气息进行增幅,老鼠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感应到这里有食物,受骗上当,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他迫切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那后来呢?”

    “后来……”

    方玉鲲望向被“书山”神通压在地上的范醉,长叹道:“老三手脚尽断,活动起来不方便。我的修为还算不错,粗通工艺,对墨家技艺多少知道些。那个时候,兵器已经没用了。我以控火之术熔炼金属,得到了一些材料,给老三做成了手脚假肢。”

    谢浩然慢慢搓着手指,望向方玉鲲的眼睛里,多了一些感悟和敬佩。

    修士的兵器可不是大街上随便可以买到的寻常刀剑。尤其是道光年间,那个时代的修士注重传承,对兵器的要求非常严格。材料珍贵,炼制过程中还要添加各种秘宝。能够把贴身兵器熔化,当做材料给另外一个人使用……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表明方玉鲲的品行与心性。

    “所以,你们在法阵里结为了异性兄妹?”虽然对方的称谓已经表明事实,谢浩然还是想要从方玉鲲等人口中确认这一点。

    刘蓓认真地点点头:“我这辈子只认方大哥这位兄长。”

    范醉感觉压在身上的重量明显有所减轻,他大口喘着气,艰难地伸直被压扁的右手,努力摆出一个看起来像是大拇指向上的动作,正指着方玉鲲。

    谢浩然又问:“你们是怎么从那个法阵里出来的?”

    方玉鲲感慨地回答:“灵石灵能耗尽,法阵的束缚自然消失。说起来,我们虽然被封禁在邙山,却也得到了不少好处。没有了来自外界的干扰,我们兄妹三人修为精进,接连突破极限得以晋升。只是没有想到,山中岁月寂寞,世上已过百年。当时我们走出邙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那么陌生,恍如隔世啊!”

    他说的这一切完全可以理解。

    谢浩然久久注视着方玉鲲,沉默了近五秒钟,才慢慢地问:“你还没有告诉我,那块火源晶的碎片是从哪儿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