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四五节 女骗子

时间:2018-06-09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眼睛里闪烁着特殊光芒:“我能做什么?”

    廖秋没有回答,直接说出另外一个问题:“你愿意参战吗?”

    谢浩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沉默片刻,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不会退缩,绝对不会。”

    ……

    贺明明很不理解为什么两个大男人一定要选在公园里聊天?但这种事情不是她觉得无法理解就一定可以避免。谢浩然是雷极掌门,他的命令一言九鼎,必须执行。

    越野车已经换过,不是前几天刚到泽州临时租用的“长城哈弗”。白颜色的“自由光”外观不错,价钱也还适中,就直接买下来。苏夜灵和苏夜云去了驾校报名学习,以后这辆车子就归她们使用。

    公园里的停车位很空。天气预报今天的气温高达三十二度。在这种热得连汗都不会出的时候,人们只愿意呆在家里享受空调。

    贺明明和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呆着。比如酒店的豪华套房。车里的空调让她有种氧气随时可能消耗干净的危机感。她靠在驾驶座椅子上,窗户敞开一条缝隙,在心里数着时间,诅咒着该死的廖秋。

    掌门是不会错的。要怪就怪廖秋那个家伙非要把掌门约出来,还偏偏选择这种见鬼的地方。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车子前面,然后走到窗前,“梆梆梆”敲击着。

    贺明明按下电控开关,车窗徐徐落下,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白衬衫,灰白色西裤上一尘不染。脸上刮得干干净净,没有胡须,外表儒雅,微笑表情很容易就让人心生亲近。衣服袖子高高卷起,手腕上露出精致的“百爵”表,黑色皮带正中有一个金色的“”挂扣,用最直接的方式表明这东西价格昂贵,并不便宜。

    贺明明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她疑惑地问:“有什么事?”

    太热了,中年男人额头上渗出汗水。他先是看看车里,然后笑着问:“怎么,你的车是不是出了问题?”

    贺明明不明就里地摇摇头:“没有。”

    中年男人显然不太相信:“你停在这里一直没有动,这么热的天,我看你呆在车里一直没有出来,我还以为你遇到意外,出事了。”

    他的视线一直在贺明明身上移动。

    丝质衬衫透明感很高,黑色胸衣带子若隐若现。蓝牛仔热裤是普通款式,洁白修长的双腿在座椅下面交叠着。因为太热,贺明明脱掉平底布鞋,穿了一双摆在车上备用的夹趾凉拖。中年男人在她按下车窗的时候从车体后面走过来,正好看到她翘着腿,可爱的白色脚趾夹着拖鞋,在空中晃荡。

    贺明明遇到过的男人太多了。随**谈几句,她已经基本清楚对方的目的。

    谢浩然还没有出现,她也不介意与这个主动送上门的家伙玩玩。于是笑道:“谢谢,没想到你这么细心。”

    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轻轻松开胸前衣扣。一颗,又一颗,不多不少,刚好露出胸衣上面部分的百分之三十。这是经过精密计算的结果,即便是居高临下俯瞰,也无法看到全貌,最重要部位被遮挡得严严实实。

    她眨巴着眼睛,卷曲睫毛显然在释放着**信息。

    中年男人觉得身体正在发热,温度不是来自空气和太阳,而是发自骨髓深处。用力吞咽着口水,他把戴着“百爵”表的左手扶在车门侧面,温度很高,非常烫手,手掌抬起又放下,好不容易才把那个位置温度降低了少许。这动作并非故意想要受虐,而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经济实力————这手表很贵,要好几千块。

    “呆在车里太热了。”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随后就降低音量,从裤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一切都那么彬彬有礼。

    贺明明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名片,却根本没有记住上面的名字,脑子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姓。她做出一副羞涩表情,娇笑道:“太快了吧!刚见面就问我的名字,呵呵!这样不太好吧?”

    完全是小女孩对大叔充满了兴趣,却犹豫着面子,正在思考“要不要跟他走”的节奏。

    “前面有家冷饮店,那里的冰激凌和咖啡很不错。要不咱们到那儿去坐坐?”中年男人对目前的接触进度很满意,他寻思着应该换个地方,最好空间狭窄,而且还是仅供情侣使用的双人包间。

    贺明明挺起胸脯,涂抹着粉色的嘴唇里微微探出舌头,模样很是调皮:“咖啡有什么好喝的?还不如喝酒。”

    中年人脸上的笑意越发浓厚,眼角皱纹也迅速出现:“也行,你喜欢喝什么酒?”

    贺明明伸出胳膊,手指在空中做了个捻开钞票的动作:“我喜欢红色的。”

    这是一句行话。

    她的手指细长如葱管,白皙皮肤下面隐隐可以看到青色血管。精妙化妆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真实年龄。中年男人暗地里咽着口水:尼玛,这种级别的美女非常罕见,要是不下手,就真是对不起自己,太可惜了。

    他想也不想就拿出钱包:“你能喝多少?”

    远处,出现了谢浩然与廖秋的身影。

    贺明明瞟了中年男人一眼,脸上一片绯红,仿佛是对话中掺杂着令她感到害羞的成分。中年男人甚至感觉她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声音很低,又娇又糯:“……一千。”

    中年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级别的美女竟然只要一千?

    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从钱包里拿出钞票,递了过去。

    贺明明接住钱的时候,谢浩然与廖秋也走到车前。前者疑惑地看看中年男人,什么话也没说,拉开车门,低头钻进车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他已经很熟悉贺明明的处事风格。见面的时候没有介绍,就说明对方与自己没有关系。

    廖秋饶有兴趣地看着有些发怔的中年男人,又看看坐在车里数钱的贺明明,摸着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他们是谁?”中年男人结结巴巴地问。

    贺明明扬手把红艳艳的钞票从车窗撒了出去,偏过身子,做出一副非常可爱的模样,在谢浩然结实的胳膊上磨蹭着,笑道:“这是我老公。”

    中年男人想要去捡那些钞票,又实在舍不得从车前离开,因为贺明明已经拧转钥匙,发动引擎。他带着最后的希望大声问道:“你,你刚才不是说,一千块就跟我走的吗?”

    廖秋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摇着头叹息:“这种话你也相信?她骗你的。”

    中年男人勃然大怒,面孔顿时涨得通红:“你……你为什么要骗我?”

    贺明明用力踩下离合器,在抬脚松开的瞬间,她发出清晰的笑声:“骗你又怎么了?报警抓我啊!”

    说完,车子驶出了停车场,朝着公园大门开去。

    ……

    出了公园,上了公路,谢浩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吃了返老还童丹,连那种人也要调戏。”

    贺明明双眼正视前方,脸上的笑意尚未褪去:“打发时间而已,反正他也没有损失。”

    谢浩然摇摇头:“如果他不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修士,你怎么办?”

    贺明明回答得理所当然:“要真是那样,那种人我绝对不会招惹,有多远跑多远。”

    谢浩然目光清澈:“我外婆很喜欢你。这几天一直在问,你是不是我女朋友?”

    这话太突然了。贺明明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她下意识踩了一脚刹车,降低车速,偏头看了谢浩然一眼,有些惴惴不安:“那你怎么说?”

    谢浩然的回答与从前一样:“下个月就是我生日了,等到明年再说。我就是这么回答的。”

    贺明明心里微微有些激荡,却没有说话。

    “我在泽州不会呆太久,下个月就去燕京。”

    “好的。还是按照计划,我们跟着过去吗?”

    “嗯!就按原来的安排。不过,你得抓紧时间修炼,不要拉下太多的进度。”

    谢浩然转身注视着她:“我希望你变得更强。”

    被他用这样的目光牢牢锁定,贺明明有些没来由的心慌意乱。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谢浩然喊了一声“靠边停车”。

    想也不想就用力踩下刹车,轮胎与地面之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拖出一条长达数米的黑色擦痕。

    “怎么了?”贺明明疑惑地问。

    谢浩然推开车门跳下去,头也不回地说:“那边有个水果店,我下去买两个西瓜。”

    ……

    回到丰润花园三十三幢楼下的时候,谢浩然远远就看到表妹苏芷兰坐在绿化带旁边的石凳上,神情呆滞。

    走过去,把装有西瓜的塑料袋放在地上,谢浩然双手杵着膝盖,弯着腰,微笑着问:“芷兰,你怎么了?”

    苏芷兰应该是在想着心事,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面前。突然被这么一叫,身体不由得猛然以颤,等到看清楚是谢浩然,勉强笑了笑,支支吾吾地说:“表哥……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