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九节 宝洞

时间:2018-05-07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蓝色光芒并非自然生成,而是一种非常特殊,外形与菊花相似的植物。

    “飞卢夜菊”在修真世界的名气非常响亮。按照现代科学的观点,这是一种拥有发光细胞,可以像萤火虫一样在夜间发出微光的植物。很多昆虫具有趋光性,按照它们简单的思维逻辑,光线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热能与食物。飞卢夜菊为大多数昆虫所喜爱,也是因为同样的缘故。因此在自然条件下,飞卢夜菊很难生长到足够久的年份,总是早早就被贪馋的飞虫围吃一空。

    《珍渺集》记载:在上古时代,各大修炼门派均设有种植园,有专门的修士负责栽培灵花异草。飞卢夜菊是其中种植数量最大,也是消耗最多的品种。

    原因很简单:飞卢夜菊是炼制“培元丹”的主料。这种丹药对筑基期与金丹期修士的日常修炼帮助很大,甚至超过了专门提供给炼气阶段门人弟子的锻体丹。

    山洞里开满了飞卢夜菊。海海漫漫将近三百多平米的面积,全部被美丽的淡蓝色花瓣占据。看着这些自然释放出幽蓝光泽的植物,谢浩然觉得气喘心跳,脑子里微微有些眩晕,狂喜与震撼同时在身体里冲撞。

    《珍渺集》上有专门的灵花异草图本。对照图鉴,谢浩然发现眼前这些飞卢夜菊生长时间竟然超过了五百年。而且当他轻轻拨开花瓣收取的时候,发现碧蓝色的植株下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枯萎花根,厚度至少超过二十厘米。

    这意味着,山洞里的飞卢夜菊自从栽下,就再没有被收取过。

    飞卢夜菊的最大生长年限,在五百五十年至六百年之间。这种植物并非生长时间越久越好。正常情况下,六十年的飞卢夜菊即刻收取,用于炼制培元丹。至于效果最佳,药力最充沛的时段,以五百年为宜。

    谢浩然终于明白,白色凶虎为什么要把那只虎头形状的储物戒指送给自己。

    灵花异草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收取,随随便便找个容器就能装了带走。一旦离开生长区域,灵花异草体内的浓郁药力和灵能就会散溢。以飞卢夜菊为例,如果就这样直接拿在手上,恐怕还不等走到清凉山下,药力就会散溢得只剩下一半,白白浪费。

    储物戒指是灵器,具有锁闭灵花异草的特殊效果。更重要的是,白色凶虎送给谢浩然的这只虎形戒指空间很大,足以装进这里所有的飞卢夜菊。

    在山洞深处看到“七香花”的时候,谢浩然笑了。

    白色凶虎之所以提到“灵妙丹”,原来出处是在这里。七香花是炼制灵妙丹的主药,而且无法用其它材料代替。

    山洞很深,越往里走,空间越大。

    这里好像是一个专门开辟出来种植灵花异草的特殊区域。谢浩然注意到:在山洞内壁的一些地方,有明显是刀剑砍削的痕迹,平直光滑,尤其是地面高度,从进洞以后,没有任何落差。

    灵花异草种类很多,谢浩然每种都收取了一些。看看腕上手表的时间,带着“恨不能将所有宝贝全部取走”的遗憾,他暗自叹了口气,快步退出山洞,

    没必要把所有东西全部带走。

    谢浩然与白色凶虎之间已经达成协议,只要持有令牌,随时都能进入这个山洞。

    清凉山,是一座真正的宝山。

    ……

    贺明明一直呆在车上,寸步未离。

    谢浩然坐进副驾驶位置,感受到从贺明明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灵能,看了她一眼:“感觉怎么样?”

    贺明明白净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她低着头,犹豫片刻,低声道:“……肚子有点儿胀,不太舒服。”

    这是普通人首次服用锻体丹的正常反应。

    贺明明越发肯定了那枚白色药丸是“毒药”的想法。

    “开车,回酒店吧!”

    谢浩然将身体放松,靠在椅子上,注视着远处被初升太阳微光映出红色背景的山脊线,认真地说:“我会传你一套功法。你多花点儿时间练习,将来的成就,肯定能超过贺定元。”

    贺明明已经拧转钥匙发动了引擎,左脚刚准备踩下离合器,听到谢浩然这番话,顿时身体一抖,猛然转过头,用惊骇的目光看着他,结结巴巴地问:“……掌门……你……你指的是什么?”

    谢浩然抬起左手,心中默念着控火决,掌心随即出现了一团淡蓝色火苗。

    “贺家是修炼世家。虽然你是庶女,贺定元一直把你当做工具,但我相信,“修炼”这两个字对你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贺明明身体颤抖的幅度比之前更大了。她双手死死握紧方向盘,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我会变得跟他们一样?”

    “他们”指的是贺家亲族,有资格修炼祖传功法,高高在上的那些人。

    看着她那双充满期盼和畏惧的眼睛,谢浩然笑了。

    “在贺家,贺定元是最强大的存在。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呵呵……贺定元其实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

    清凉山上的变故,并未影响到景天酒店的正常经营。谢浩然与贺明明回到酒店的时候,正是早晨。餐厅里的人群熙熙攘攘,尤其是酒店内廷里的露天泳池,更是早早就有人在碧蓝色的池水里畅游。

    王倚丹两小时前就离开酒店,前往机场。她订了早班机票,直飞首都,然后是沪府。贺家在两地都有产业,必须尽快完成法律层面上的所有权交接,以及转换。

    经理贺林站在豪华套房门口,眼睛里全是冷漠,甚至带有一丝恨意。谢浩然对这种单纯停留在目光层面上的攻击毫不在意。他大步走到套房门前,从口袋里拿出磁卡开门,淡淡地问:“贺定元在哪儿?”

    这话问得毫无尊敬之意。贺林冷漠的眼眶里顿时升腾起愤怒火焰。只是他控制得很好,虽然脸上肌肉扭曲,却没有当场骂出声来。在沉默中咬牙切齿,他从喉咙最深处发出极其缓慢,也极不甘心的声音:“……掌门很累,他在休息。”

    正打算推门进去的谢浩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注视着贺林,认真地说:“你说错了。我才是雷极门的现任掌门。”

    “你……”

    后面的话,被贺林硬生生吞了下去。他的额头两边高高鼓起一道道青色血管,面部肌肉在狂怒与分量极重的牙齿咬合下变得紧绷。

    谢浩然平静地注视着贺林。

    他忽然有些好笑,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贺林,仿佛是一头被拔掉了牙齿和爪子,同时还被注射了肌肉萎缩药剂的狮子。空有想要吃人的欲望,却根本没有啃断活人脖子的能力。

    “去给我熬一锅参汤来。”

    谢浩然平视着几欲发狂的贺林,语气平淡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多放点儿人参,汤要熬得稠一些。我要炼丹,汤熬好了就打电话给我。”

    说完,他转身走进房间,重重关上房门。

    这是此前专门为金松道人准备的炼丹房。宽敞的客厅里,摆放着一个用陶瓷制成的炼丹炉。外观精美,是按照龙虎山上专用的丹炉图纸打造。

    进入储物戒指内部空间,谢浩然有种走进另外一个房间的错觉。如果不是白色凶虎通过意念告诉他具体用法,谢浩然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启这枚戒指。

    花了十多分钟清理丹炉,谢浩然伸手从储物戒指里拿起一株七香花,浓郁的灵气与香气弥漫开来,令人心旷神怡。

    有了充足的材料,首要任务当然是炼制灵妙丹。

    修炼之法千千万,成仙之法万万千。只要能够强化实力,无论修炼还是炼制丹药,都没有问题。当然,服用丹药直接晋升,与自身修炼积累功力突破,两者之间肯定有区别。这就像学校里以“八十分”这条分数线判断学生成绩是否优秀,只要超过八十分标准都能算在此列。然而,“八十分”与“八十九”分之间的差距,却是那样的清楚。

    看着拈在指尖的着株七香花,谢浩然眼睛里流转着一丝诡笑。

    白色凶虎说过的那些话,应该是真的。

    它和血蟒因为某种缘故无法离开清凉山。所以,它们需要一个能够执行意志,帮助它们的人。

    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成为帮手。他得足够强大,还要对血蟒和凶虎足够忠诚。其实想要强大很简单,以血蟒和凶虎的实力,随便找个人,以秘法和丹药培养,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超级打手。可是“忠诚”这种东西就很困难,很虚幻,也无法用眼睛看到。

    世界上最好的合作关系,就是利益交换。

    无论白色凶虎关于“卦象”的那番话真假如何,它至少在封锁贺家祈天秘术这件事情出手帮了谢浩然。贺家老祖当年能够在清凉山建立宗门,也算是白色凶虎为后来人提前留下的一步棋。无论是谁,只要成为雷极掌门,就必定会得知清凉山上有灵脉,也绝对不会放弃这里的大好根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