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37章 上师,不是普通人

时间:2018-02-12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淡笑着一语双关道:“其实你应该继续演下去才对。”

    秦公子和吕梦宇都怔住了,不约而同地问:“为什么?”

    谢浩然挑了挑眉毛,把视线从秦公子身上移开,转身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平静地:“你是被修道之人打伤。从你伤势的特征判断,对方应该是修炼大威德金刚功法。之前我没有危言耸听,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你的极限。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好好享受剩下的四十四天时间吧!”

    秦公子再一次僵住了。

    吕梦宇急道:“谢上师,王老将您请到这里,就是为了给秦公子疗伤诊病啊?您怎么……”

    谢浩然抬起右手,阻止了吕梦宇后面的话。他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里闪烁着邪魅光芒,淡淡地问:“我凭什么要救他?”

    一句话,把秦公子和吕梦宇都问得哑口无言。

    谢浩然伸出右手食指,缓缓地:“修道中人,讲究一个“缘”字。吕先生你和我有缘,是因为当日在山顶泉眼的那条烂脊鱼。我有求于你手中的金丝银线网,故而你我之间才有了结识之谊。王老与我之缘,是因为王老对我许下了诊病的酬金。”

    着,谢浩然把冷漠目光转向僵在原地的秦公子:“我不认识你,我凭什么要救你?”

    秦公子没有回答。他硬生生咽下去一个无奈的苦笑。类似的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可是他从未想过,居然会是在这种急需帮助,可能也是唯一能够挽救自己的人嘴里出。

    沉默了近三秒钟,他打破了沉默:“……我可以付给你诊费。”

    这是谢浩然意料之中的回答,却不是他最想要的:“吕先生应该跟你提起过王老与我之间的事情。”

    秦公子点头表示默认。

    “王老今天请我过来的目的,除了给你看病,他还要付给我之前欠下的诊费。”

    谢浩然盯着秦公子的眼睛,脸上笑意夹杂着一丝讥讽:“具体的数字我不是很清楚,你可以问问吕先生。”

    秦公子下意识的把目光转向吕梦宇,后者点头道:“谢上师所言非虚。关于王老的病情,相信秦公子之前应该有所耳闻。因为诊费酬金数量庞大,所以是用股份赠予的形式给付。”

    秦公子微微眯起了双眼:“老王给了谢上师多少钱?”

    吕梦宇答:“二十亿。”

    他随即补充了一句:“美元。”

    秦公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多?”

    吕梦宇低声道:“你得明白,这不是世俗之间的正常交往,而是与性命攸关。以王老的身家,二十亿美元换一命……很值。”

    谢浩然非常适时地插进话来:“所以我现在不缺钱。而且我相信,你也不可能拿出比二十亿更多的酬金。”

    一抹夕阳的金色光线从窗户里透射进来,将房间里的三个人笼罩在内。看着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温暖光线之中的谢浩然,秦公子觉得身体里涌动着一股不出的焦躁。他的眼眸渐渐变得凶狠,眼眶上下边线朝着中间压缩,仿佛要把对面这个漫不经心的年轻人牢牢刻画在脑子里,成为永远的烙印。

    凶狠冰冷的注视对谢浩然毫无作用。他站起来,迈着悠闲的步子,径直走到侧面的立柜前面,随手拿起一个干净的阔口白瓷杯,从依次摆放的几个茶罐里慢慢挑选,最后拿起了贴有“龙井”标签的那一罐,打开盖子,从中拈起一撮,把茶叶放进瓷杯,然后走到恒温自动热水器前,给杯子里冲进滚烫的沸水。

    “我知道你的身份很特殊。”

    谢浩然端着热茶坐下来,浓郁的茶香闻起来很舒服,他的注意力却集中在秦公子身上:“你应该属于颇有权势的那类人。或者,就是你对王老有恩,所以他必须帮助你。”

    “我不喜欢和有权有势的人打交道。因为你们的思维模式已经固定,无论任何事情都必须以你们为中心。没错,这是你们的特权。你们觉得这样做很正常,普通人也必须服从于你们的意志,老老实实接受你们的命令。”

    谢浩然再一次释放出冷漠的笑容:“离开房间的那两位名医对我很是不屑。这不奇怪。如果换了是我处在他们的位置,恐怕也会有着同样的想法。当然,这不是重点。我想的是,无论田冯章医生,还是陈逸君先生,他们应该都很忙碌,应该有很多病人需要他们的帮助。但是他们偏偏出现在这里,专门只为了你一个人服务……我是不是应该对你高高在上的身份感到畏惧?毕竟,你极有可能是那种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我活活摁死的大人物?”

    秦公子逐渐变得冷静下来:“怎么,你害怕了?”

    谢浩然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为什么要怕你呢?吕先生之前就过,我是修道之人。你好像还是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着,谢浩然把手里装满热茶的白瓷杯子平平放在右手掌心,朝着秦公子递了过去。尽管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秦公子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接住。可是就在手指尚未触及瓷杯的时候,谢浩然突然以闪电般的速度抽回手掌。突如其来的剧变使秦公子和吕梦宇脸色一变,不约而同想要张口发声。可是惊呼和喊叫终于还是在目光的指引下,被牢牢封锁在喉咙的最深处。

    白色的瓷杯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仿佛那里有一个隐形的架子,由下自上将其固定着,不会下坠。

    谢浩然后退几步,坐在了沙发上,用平静淡漠的目光看着他们。

    莫名其妙的颤抖就像恐惧精灵,先是跳上了秦公子的指尖,然后沿着皮肤和肌肉,在短短几秒钟内蔓延全身。他整个人摇晃得厉害,只是身上的伤痛在恐惧和极度震惊之下,几乎察觉不到任何神经反应。

    他确定这绝对不是魔术表演。

    几天来,秦公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这个房间。他对这里很熟悉,没有机关,也没有任何特殊装置。那只白瓷茶杯很普通,无论内部还是外表,都没有附带任何一种机械装置。它没有动力,也不是电动直升机之类的儿童玩具。它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空中,近在咫尺。

    努力控制着激烈跳动的心脏,用力咽了一大口唾液,秦公子用颤抖的双手抓住那只瓷杯,带着不可遏制的狂放与冲动,死死注视着杯子里的那些淡黄色茶水。

    茶水正在凝结,很快变成了冰块。寒冷的感觉是如此清晰,温热杯壁瞬间传递出刺骨的冰寒。抽搐的眼角使秦公子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理智却告诉他,自己今天早上才看过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晴,二十八摄氏度。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社会,想要用走江湖的把戏愚弄别人很困难。秦公子知道可以用芒硝制作冰块的方法。他本能的怀疑谢浩然是不是也在使用这种江湖骗术?可就在脑子里刚刚产生疑问的时候,手里的杯子再一次出现了变化。

    冰块在短短三秒钟内化开,淡黄色的茶水再次变成了液体状态。它开始沸腾,“突突突”的冒出了气泡,白色烟雾在杯口正上方蔓延缭绕。奇妙的是,双手握着瓷杯的秦公子丝毫感觉不到滚烫,仿佛高温只是在杯子内部产生效果。就这样,茶水很快被蒸发一空,杯底只剩下一层被烤焦的黑色干燥物体。

    吕梦宇在旁边已经看呆。他大张着嘴,双手僵在空中,上身前倾,长时间保持着侧身瞪眼朝瓷杯里看的姿势。

    虽然在山顶泉眼的时候,就对谢浩然表示出足够的尊敬,但吕梦宇总觉得自己同样也是修道之人,只是境界没有谢浩然那么高。因为年龄上的关系,他在潜意识当中一直把谢浩然当做平辈论交。直到现在,吕梦宇才真正明白,与谢浩然比起来,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连“修道”两个字的门槛都尚未触及。

    道术,这可是真正的道术啊!

    秦公子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迫使自己从震惊状态变得冷静下来。他放下瓷杯,慢慢走到谢浩然面前,强忍着身体的伤痛,弯下腰,深深行了一礼,言语当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恭敬。

    “……我……秦政……见过谢上师。”

    称谓上的变化,就是最好的心态转换体现。

    谢浩然端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这动作并不意味着态度上的改变。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想要出手解救秦政的想法。

    与其开口索取,不如对方主动开口许下承诺。修炼《文曲》功法后,谢浩然的心态已经变得平和。无论对方的身份高低贵贱,其实都是路人。

    这就跟你在街头遇到乞讨的叫花子,施舍与否,给予多少,全凭你自己当时的心境,是同样的道理。

    秦政是聪明人,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