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天医 第一百七十五章赌徒的故事

时间:2018-01-24作者:真剑

    花柳!

    这种病相信一般人都知道是个什么玩意,一般是因为男人好色,喜欢寻“花”问“柳”从而导致染了这么个病。

    由此可见那个黄祥肯定是个渣男,除了跟刘婷婷之外,肯定还有别的不干不净女人有染。

    在萧鸣看来,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所以,他只会觉得很爽,有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秦如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微微一愣,脸上满是唏嘘之意。

    此刻,她心里并没有那种报复的快感,而是觉得刘婷婷可悲可叹,所托非人。但是,既然两人没有了关系,她也不会刻意去提醒刘婷婷什么。

    “给这两位朋友看茶。”丁奇笑眯眯地说道。

    得到丁总的吩咐,立即就有人提着托盘送来了一壶上品雀舌,摆了好几个骨瓷杯子在茶盘上。

    萧鸣大喇喇地一屁股坐在了红木椅子上,假模假样地喝着茶。

    不过,秦如双对这个地方不太适应,小心翼翼地说道:“萧鸣,要不咱们现在走吧?”

    “哎……两位别着急,等下还会有一场好戏要看,这么早就走岂不是错过了?”丁奇神秘一笑道。

    “有好戏看?那我肯定不会错过的啊。不过……丁哥,你这场戏的戏份重不重啊?”萧鸣明显很是感兴趣,所以随口问道。

    “当然重!我们经商,讲究的就是一个诚实守信。说是精彩好戏,那绝对是精彩好戏。十二点整,好戏准时上演。”丁奇笑眯眯地说道,顺便还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一番接触下来,他倒是有点喜欢萧鸣这个小伙子了,觉得他为人很真,嬉笑怒骂全凭自己的本心。

    这一点,在尔虞我诈的社会之中显得非常地难得了。

    “那乘着还有点时间,丁哥你给我介绍介绍?”萧鸣问道。

    丁奇自顾在一旁坐了下来,然后拿了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仔细地回味一番之后,丁奇这才放下茶杯,顾左右而言他道:“小老弟,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萧鸣!”

    “萧鸣老弟,你觉得我这个档口如何?”丁奇问道。

    “还不错啊……无论是从隐蔽性,还是从安全性来说都还不错。就是你的那帮手下带人绕弯子的事情有点画蛇添足。”萧鸣忍不住吐槽。

    丁奇对小胡子看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道:“看来……萧鸣老弟你对我的手下有点看法啊。”

    萧鸣低头喝茶,不置可否。

    丁奇收敛了笑意,沉声说道:“萧鸣老弟,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广陵市作为档口吗?”

    “那还能有什么?肯定是人傻钱多呗。”萧鸣想都不想,便回答道。

    “雄厚的资本,是生意运转最基本的条件。当然,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广陵市这边的人都是天生的赌徒。他们愿意相信一夜暴富,或者说愿意相信来快钱才是真正的发家致富之路。”丁奇淡淡地说道。

    “如果没有这些赌徒,那你档口岂不是要倒闭?”萧鸣冷嘲热讽道。

    说实话,就算丁奇对自己还算客气,但萧鸣还是比较讨厌这种敛财的方式。

    “没错,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之所以能够玩转这一切,靠的是什么?”丁奇双眼灼灼地看着萧鸣。

    萧鸣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后说道:“因为,你是比他们更大的赌徒!”

    “对了!”丁奇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

    他仿佛见到了知己一样看着萧鸣,大声说道:“我是个大赌徒,这一点我并不否认,并且引以为傲。我的生活,还有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靠着赌而赢回来的!”

    萧鸣惊讶地看着他,似乎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把自己是赌徒的事情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

    换而言之,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丁奇却不知道萧鸣的心理活动,而是自顾自说道:“我从小因为家境贫寒,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接受教育。小学毕业之后,我就辍学打工补贴家用。在社会上的打滚,我三教九流的活儿都做过。可是,这段经历练就了我一副好眼神。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必须得有不同的方法。”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一个机会摆在了我的面前,我跟在一个玉器雕刻大师后面学习做玉石雕刻匠。因为我人机灵,所以学习的很快,很快就获得了师傅和主顾们的认可,在行业内也逐渐开始有名气起来。”

    “一个大主顾主动找到了我让我接私活!他将一块翡翠原石交给了我,让我帮他雕刻一件南极仙翁的翡翠,送给他的老母亲,酬劳是一万块!在那个时候,一万块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为此,我每天废寝忘食,几乎将师傅教给我的所有能力都使了出来。”

    “前期,我雕刻的很顺利,也往往有神来之笔。不过,在最后一个环节雕刻那颗寿桃的时候,我因为实在太困,不一小心下刀的时候偏差了一点。正是这一刀的偏差,彻底毁掉了我的作品,也差点将我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那大主顾逼着我赔钱,三十万!”丁奇说到这,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萧鸣微微惊愕,三十万就算是在如今这个年代都是不少的钱,遑论那个万元户少的可怜的那个年代了。

    “后来呢?”秦如双明显被他这个故事给吸引了过去。

    丁奇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笑着说道:“后来我师傅出面,帮我摆平了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吗?那块所谓的造价昂贵的翡翠石料,根本就是假的。”

    “假的?”萧鸣觉得这个故事转折的太快。

    “是的!是做的很像真货的假冒货!可笑我还在为了它耗费了大把的时间想着构思,还为它的损毁感到懊恼。若不是我师傅浸淫行业许久,还真看不出来这是假的。最后,我就赔了所有的积蓄了事,却也被师傅逐出了师门。他觉得我这人做事不够稳妥。”丁奇苦笑一声,似乎在笑自己的少年心性。

    随后,他语气瞬间变得萧索了起来:“不过,我师傅并未将事情做绝。他给了我一万块钱,让我自谋出路。我在玉雕这个行业是待不下去了,所以把眼光投在了赌石这一块上。在赌石上,有一刀暴富,和一刀倾家荡产的说法。我看中了一块品相很好的毛料,为了它我几乎翻遍了所有的玉石资料。所以,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掏出了身上仅存的一万块,不惜一切代价买下了这块毛料!”感谢各位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