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天医 第九十五章心病

时间:2018-01-24作者:真剑

    萧鸣哪里看不出来那个张主任并不信任自己,所以便悠悠道:“光看这些资料,我也无法确定,必须要见到人的面,观察一番这才能下定论!”

    张主任几人对看了一眼,俱是摇了摇头,更加确定萧鸣只是个完全不懂的门外汉。

    一个年轻医生彻底忍不住了,直截了当地说道:“小伙子,我奉劝你还是别装神弄鬼了,在生死攸关的事情上,还是踏实点好。”

    萧鸣耸了耸肩,也不说话,而是看向桑老。

    这件事情,还得看桑老本人的意思。

    桑逢春咬了咬牙,说道:“张主任,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吧。出了什么事情,由我自己承担后果!”

    张主任纵使对萧鸣再多的不满,也不能对桑逢春的决定有任何的改变。

    他只能摇头叹息一声道:“桑老,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

    “张纯,你跟我的儿子是同学,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赌,哪怕……只有一丝机会!”桑老目光变得沉重起来。

    “好吧,给他一身无菌服。”张主任说道。

    等到萧鸣换好了衣服之后,张主任便说道:“等下我会带你去抢救室,但是我必须要提前提醒你一下。正在抢救的是咱们医院著名的内科名医欧主任,他脾气不是很好。”

    “知道了。”萧鸣随意地点了点头。

    萧鸣跟在张主任的身后,刚准备走向抢救室,桑老却是上前央求道:“萧鸣,一切都摆脱你了。”

    “放心吧,桑老,我会竭尽我所能的。”萧鸣安慰道。

    走了一条长长的甬道,萧鸣跟张主任两人来到了抢救室。

    打开了大门之后,他们两人走了进去。

    在抢救室的最中央位置的手术台上,此刻正躺着一个耄耋老太太。老太太逼着眼睛,似乎在沉睡,手上插着针,正在输入血浆。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正不住地盯着显示屏上的数据,不时地跟身旁的两人商量着什么。

    “欧主任,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张主任上前,面带恭敬地问道。

    欧汉敏,是市中医院内科的头块金字招牌,无论是在广陵市还是在华夏市都有着极重的份量。

    他从医三十年来,无论是在学术还是专业上都有着极强的造诣,甚至经常被国外聘请过去当客座讲师。

    “刚才病人有两次的昏厥状态,心跳现在偏高,还有一次大出血的症状。我们刚才通过输血还有心脏复苏,已经把她抢救回来了。但是,依旧无法唤醒病患。”欧汉敏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倦意。

    “欧主任,您辛苦了。”张主任说道。

    就在他们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萧鸣走到了梁女士的跟前,仔细观察了一阵。随后用手指按在了她的胳膊上,探了一下对方的脉象。

    随后,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只见他,慢慢地将梁女士的输血针头拔掉,呼吸面罩拔掉,起搏器也拔掉。

    能拔的……他统统都给拔了!

    “你疯了吗?你在干吗?”

    欧主任身边的一个青年看到这个情况,就像是疯了一样冲过来,准备去推搡萧鸣。

    “别动!”萧鸣狠狠地卡住了他的手,使其无法动弹半分。

    欧主任一看到显示器上的所有数据都归零,还有发出的刺耳警报声,瞬间怒吼起来:“这人是谁,是谁让他进来了?”

    便就在这时,梁女士的身躯忽然像是大虾一样蜷缩了起来,长大了嘴巴,嗬嗬嗬地发出声音,眼看着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张主任差点魂都吓的出来了,怒道:“萧鸣,你胡来什么?”

    只是萧鸣的一个举动,引得整个抢救室都大为混乱。

    被萧鸣卡住手的那个青年,大声地说道:“哪里来的疯子?我警告你,再不松手的话,我就报警了!”

    “那你去报警好了。”萧鸣随意一挥手,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顿时跌倒到一旁。

    随后,萧鸣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银针,以闪电般的速度扎进了梁女士脖颈下的一个穴位。

    这根银针刺入之后,梁女士就停止了战栗,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下来,再也没有发出那种怪异的抖动。

    “你在干什么?”

    大眼青年再次准备上前阻止萧鸣,却被欧主任给阻止住了。

    欧主任挥了挥手说道:“邱昊,你站住。”

    “老师,可是他……”邱昊指着萧鸣,一脸地愤怒。

    欧主任走了过来,皱眉说道:“小伙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举动非常地危险?”

    “我知道。”萧鸣点了点头。

    “那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该谁负责?”邱主任严厉说道。

    “我负责。”萧鸣淡淡说道。

    “你负责?你负得起责任吗?你知道她是谁吗?”邱主任非常地气愤。

    便就在这时,张主任赶紧道:“欧主任,这人叫萧鸣,是桑老请来了,自称是一名医者。”

    “医者?”欧主任打量了萧鸣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邱女士的病情这么严重,怎么能找这么个年轻的孩子过来,这不是说笑吗?桑老是老糊涂了吗?”

    “这个……”张主任非常为难地说道:“可是桑老执意如此。”

    “这么说来,他宁愿相信一个黄口小儿,也不愿意相信我的技术。那么,我也没有意义再待下去了。”

    欧主任摘掉了口罩,一边走向抢救室大门一边对自己的爱徒邱昊说道:“邱昊,咱们走!”

    那个叫邱昊的狠狠地瞪了萧鸣一眼,摘掉了口罩,也走出了大门。

    “欧主任,欧主任……”张主任立即追了出去。

    等到这些人都散开了,萧鸣不禁松了口气,有这帮碍事的家伙在,他还真不怎么好施展。

    他看向手术台上眯着眼睛的梁女士,心中基本上已经猜测的七七八八。

    这个梁女士的病,按照病症来看,应当属于心病的一种。

    换而言之,就是心结!

    当一个人藏着很深的秘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缓解的时候,就会非常地烦闷,日渐消瘦,身体机能慢慢地退化,最终导致心脏供血不足。

    人体好似一个大的机器,如果某个方面淤堵住了,那整个人身体就会出毛病,吐血这些还是小事,长久不理会恐怕连小命都得丢了。

    得了心病的人,若是自己都不清楚,那按照医院的查探方式,恐怕是查不出梁女士的病症的。

    要不是萧鸣自己曾经治过一例这个病症,恐怕他也会被那些所谓的资料和检查结果所蒙蔽。

    他几乎毫不犹豫,捏着银针就朝梁女士的身上扎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