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百四十七章 番外:爬墙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看到江尚柯,温继平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双眼放光的盯着江尚柯,好像他就是他唯一的希望一样!

    “能……能让我和小柯单独说两句么?”

    江尚柯想拒绝,没想到先拒绝的竟然是江心,“老公,您身体离不得人,还是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江尚柯别开眼去,不想看江心一副温柔娴淑的样子。

    宫可可在一边,突然发现江心凑近讲话的时候,温继平的手无意识的抓紧,就好像在害怕什么一样,她露出深思的表情,但并没有当场说破,温继平又要求了几句,都被江心拒绝了,不过江尚柯讨厌这个人,也不想听他说话,等江涵静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就想带江涵静走。

    “静静!”

    温继平见江涵静要走,情急之下突然叫了江涵静的小名,江尚柯骤然将江涵静拉到身后!

    愤怒说道,“你没资格叫这个名字!”

    说完,他冷冷扫了屋里众人一眼,立马带着江涵静和宫可可离开了,离开之际,宫可可回头,竟看到了温继平眼中的绝望!

    他张了张嘴想叫什么,但只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而江尚柯已经离开了。

    离开之后,在车上江涵静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感觉他好像有话要说……”

    江涵静能看出来的事,江尚柯怎么会看不出来?江尚柯沉声道,“不管他想说什么,我们都没必要知道。”

    江涵静这才没有说话。

    宫可可发现江尚柯对温继平真的有很大的恨意,越是恨越证明曾经期待过,宫可可猜想,小时候的江尚柯对温继平应该有很大的孺慕之情。

    宫可可确实没猜错,小时候的江尚柯以为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温柔的母亲,还有文雅强大的父亲,所以后来一切粉碎的时候才那么痛,才让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提起温继平这个人。

    回家之后,江尚柯就去处理公司事务去了,江家有现在的成就,都是江尚柯一手撑起,当时他和江涵静可以说是净身出户,若不是有江家的祖产,他们或许还要沦落街头,再白手起家。

    这一切,江涵静能原谅,但是他绝对不能,死也不能!

    宫可可见江尚柯浑身戾气翻涌,她还从来没见过江尚柯这么愤怒的时候,她悄悄走过去,从后面抱住江尚柯的脖子,江尚柯身体一僵,感受到是宫可可才放松。

    “还在生气呢?”

    宫可可软软的声音仿佛是能抚平人心的仙乐,江尚柯情绪渐渐冷静下来,一看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了。

    “你怎么还没睡?”

    他声音放软,“不用等我,我还有一点事,处理完就好了。”

    宫可可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撒娇道,“没有你抱着我睡不着嘛……”

    她嘟囔着,“都快一点了,还不来陪我,我要生气了!这些事就不能明天再处理么?”

    并不是不能,江尚柯只是想让自己忙碌起来罢了。

    他叹了口气,侧头温柔的亲了亲宫可可,“好吧,真拿你没办法,你去床上等我,我洗洗就来。”

    宫可可点头,看到江尚柯去了浴室才放心,江尚柯心里有不甘啊……作为妻子,她要怎么帮他才好呢?

    半夜的时候,宫可可偷偷爬墙。

    她觉得这件事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温继平看上去已经油尽灯枯,或许就是这两天的事了,有的秘密,不能让他带近土里。

    温家的防护还挺严密的,好在宫可可已经摸清楚了现代的一些防护装置,安静无声的潜入到温家,直奔温继平的房间,奇怪的是,都三点多了,他房间的灯还亮着。

    里面传出江心的声音,“老温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好坏不分呢?我对你这么好,照顾得你这么体贴,你怎么半点都不念旧情?”

    温继平痛吟着,半响都说不清一个完整的字,江心温柔的笑了。

    “是不是觉得很难受?难受就去死啊,你怎么还不死呢?江涵静不会再来了,你撑着一口气还有什么意思?”

    里面传来温继平剧烈的咳嗽声,然后还有打翻东西的声音。

    宫可可好奇的往里面看,却发现江心竟然在用针扎温继平!

    宫可可瞳孔一缩,在大煜皇宫,尤其是昭狱里,有很多杀人不见血的法子,更多的是折磨人的工具,而温继平明明只有一口气了,这江心为什么还要折磨他?

    那一根根的针细如发丝,刺在身上没有血,但是会非常的疼!

    而温继平两眼泛白,已经一副要死的样子了。

    宫可可虽然对这个温继平全无好感,但是也讨厌江心这么虐待一个病人,所以手里的珍珠射出去击中了江心的昏穴,她带着满脸狰狞,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一路上她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不仅打晕了监控室的人以及巡查的人,还将摄像头蒙了起来,确保他们查监控也不知道是谁,此时她突然出现,吓了温继平一跳!等发现宫可可是谁的时候,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仿佛在说,是江尚柯让你来的么?

    宫可可皱着眉,小心的将他身上的针拔掉了,为了让他说话能顺畅点,她还往他体内输送了不少内力,让温继平的眼睛越来越亮,看着宫可可就好像看着什么宝物。

    “你不是温家的家主么?怎么被妻子如此折磨?”

    宫可可奇怪的问。

    温继平闻言,冷冷的看了地上的江心一眼,“你这么厉害……你,你能帮我,杀了这个女人么?”

    宫可可没想到温继平一开口就是要她杀人,她摇了摇头,她记得这是个法治社会,而且江尚柯上次告诉过她,这世界上多得是杀人不见血的法子,再说江心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温继平眼神微微暗淡,随即又说。

    “是……小柯?”

    宫可可摇头,如实说道,“是我自己要来的,我感觉你好像有话要说,我是江尚柯的妻子,他对你有很深的仇恨,但是我怕你要说的很重要,所以才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