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百零九章 番外:亲戚

时间:2017-10-24作者:风与自然

    宮可可有点不习惯对方的热情,江尚柯护住宮可可走了进去,周竟一路笑脸相迎,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结婚的是江尚柯呢。

    进去之后,所有人宾客都看了过来,没办法,这两个人都太耀眼了,尤其宮可可一身洁白的连衣裙,长发及臀,就好像童话中走出来的公主。

    前身的外婆,也就是周竟的奶奶许晴,原本听自家三儿媳一遍遍说不要得罪宮可可时,还很不耐烦,因为她觉得,宮可可再怎么变,还是以前那个自己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女孩,但是等她坐在首席位,看到宮可可走进来的时候,那双老眼睁得大大的,显然难以置信。

    没想到当初那个黑黑小小的臭丫头,居然去了城里之后会变得这么漂亮!还有她身上的衣服,戴在脖子上亮晶晶的首饰,一看就值不少钱!

    她愣了一会之后,神情突然愤慨起来,她开始还以为宮可可会被她后妈虐待,没想到她竟然嫁人之后麻雀变凤凰了!可是她这么有钱居然不知道回来孝敬老人,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此时还没有开席,周竟带着宮可可去见许晴,笑着说。

    “奶奶!您看谁来看你了!”他一边这么说,一边给老太婆使眼色,许晴看到了,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装着和气说道。

    “这不是小丫么?去了城里就是不一样,老婆子都认不住来了。”

    她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和不冷不热的话,让周竟一阵尴尬,许晴还是没办法转变过来想法,要她对宮可可这个死丫头和颜悦色,她做不到。

    周竟的脸僵了僵,见宮可可皱眉,心里大骂老太婆,但是面上却帮着打圆场,“小丫啊,都怪你这么久都不回来,奶奶这是生你气呢!你道个歉就好了。”

    宮可可越发不满,道歉?她又没有做错什么,明明是这个老女人对她很排斥!

    宮可可委屈的表情一出,江尚柯就第一时间站了出来,他给人气场感太强,所以一开始许晴不敢跟他说话,想靠打压宮可可,来压一压江尚柯的锐气。

    “看来外婆是不欢迎可可。”

    江尚柯锐利的视线给在场所有人都带去莫大的压力,他将妻子护在身后,轻声笑道。

    “既然如此,这大喜的日子,我就不带可可在这碍事了,告辞。”

    江尚柯说完就带着宮可可走,但是周竟怎么会放人?他愤愤的瞪了许晴一眼,许晴也没想到江尚柯这么硬气,她还以为宮可可还是和以前一眼好欺负,见她生气了,会带着江尚柯一起赔罪呢!

    “别啊!妹夫,我奶她年纪大了!脾气有点拗,不过她对小丫是真的心疼,这不是气她太久没回来了么?”

    他说着朝许晴使眼色,“奶奶!你说话啊,小丫啥都不记得了,你怎么能生她的气呢?”

    许晴阴郁的脸沉了沉,不过一想到自己孙子的计划,她忍下一口气,这才装着生气说道。

    “你这丫头,这么久没回来,还不许外婆我说说了?小时候真是白疼你了!”

    宮可可这才皱眉,酝酿了很久才叫了一声外婆。

    周竟一听,大笑,“真好,一家团圆了!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来!坐坐坐,别客气!”

    江尚柯拉开椅子仔细擦了一遍,才让宮可可坐下,他这番做派,让周家众人都有点别扭,好像他们花了大价钱订的酒楼很不入流一样!

    两人坐下之后,也不动筷子,原本小夫妻俩都商量好了,认一认人,然后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给他们一些钱,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来往,但是江尚柯何其敏锐,他感觉这家人似乎问题不小,所以并没有按照原计划直接给钱,他倒要看看这群人想做什么。

    周竟让一大家子跟宮可可套近乎,然后自己结婚去了。

    周家一家还算人丁兴旺,只是奇怪的是,孙子辈的大多是女孩,只有周竟一个男孩,而且那些女孩一个个都很沉默,看到她们,江尚柯仿佛看到以前的宮可可。

    四五个女孩并没有上桌,只是站在长辈身后,就像古代的婢女一样。

    “小丫啊,你真是越长越水灵了!舅舅都快认不出来了……”

    说这话的是原身妈妈的大哥,看上去很忠厚老实的样子,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宮可可笑了笑,却不说话,还是江尚柯说,“可可失忆了,不记得你们了,希望你们都担待点。”

    众人脸色各异,这时,宮可可的二舅打圆场说道,“没事没事,不记得没关系,我们还是一家人!”

    周竟的爸爸,也就是宮可可的三舅子眼珠转了转,感慨道,“怎么好好的就不记得了?一定是宫家那群人对可可不好!所以可可啊,我们跟你才是亲戚,你以前可喜欢跟你表哥一起玩了,现在虽然不记得了,但只要多联络联络,这感情就不会断!”

    宮可可心里越发堵得慌,她能感觉出人的好坏,这群人的眼神对她来说,就好像要吃人一样……

    那边播放着婚礼进行曲,但是这边却没有一个人关注新郎新娘,反而围着她,要说没有目的就怪了!

    江尚柯从后面拍了拍宮可可的背,笑着说道。

    “是,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作为可可的丈夫,和她就是一体的,你们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可可身子娇弱,不能出来太久。”

    团桌上,宮可可的大舅妈闻言,噗嗤一声笑了,“放心吧,小丫六岁就能烧饭洗碗,哪有那么娇弱?”

    她一句话,让团桌上的氛围降到了冰点,江尚柯挑了挑眉,六岁就做饭洗碗?

    大舅瞪了自己媳妇一眼,解释着说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们这是在锻炼小丫自立的能力,瞧你说的,跟我们虐待小丫一样。”

    江尚柯笑了,还没说话,二舅就朝老太婆偷偷使了个眼色,老太婆会意,趁江尚柯跟别人说话的时候,突然捂着心口低声叫唤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