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百章 番外:不能脱裤子

时间:2017-10-24作者:风与自然

    宫可可歪了歪头,看着那两个男人一脸期待的走了出去。

    她有感觉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不好的事,但是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她这茫然的模样取悦了姜寻,他原本还有几分人样,但此时盯着她的模样,就好像蛇一样阴冷!

    “妙啊……现代居然还有你这么纯的女人,难怪江尚柯喜欢。就不知道你被我们上了,他还会不会喜欢你……”

    “上?”

    宫可可皱了皱眉,直觉不是什么好词。

    “对啊!”姜寻朝宫可可走近几步,脸上渐渐露出急不可耐的表情,“很舒服的!我保证你被我上了,会爱上这种感觉!”

    说着,他开始脱衣服。

    宫可可手被绑着,看上去十分好欺负的模样,加上姜寻自己也是打架的好手,怎么会宫可可一个弱女子看在眼里?

    宫可可见他将上衣甩掉之后,准备脱裤子,神情突然一变!

    “你要在我面前脱裤子?”

    要知道,这几天来,江尚柯虽然有想法,但是在她面前从来没有裸露过自己的身体,他抱着她睡都是穿着睡衣的,而这个人,他竟然敢脱裤子?

    因为她声音太惊讶,姜寻一愣,随即好笑,“不脱裤子怎么办事?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

    宫可可瞪圆了眼睛,一字一句幽幽道。

    “哥哥说,所有在我面前脱裤子的男人,都该直接打死!”

    姜寻闻言夸张的笑了,“你哥哥还真是有趣!是,是应该打死,因为不打死,大灰狼就要吃小绵羊了!”

    说着,他淫笑着将裤子一脱,就朝宫可可扑过来!

    但下一秒,眼前是宫可可突然消失了!姜寻一惊,身后突然一股巨力袭来,他被踹翻在地!因为裤子褪到膝盖,他一时间爬都爬不起!

    他刚想叫人,嘴巴里却塞进一大团麻绳!他用手去扣,两只手被人用一个诡异的姿势给扭断了!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姜寻痛的头冒虚汗!他这才知道他绑回来的,不是什么小绵羊,而是吃人的老虎!

    他惊恐的看着宫可可,那眼神就好像在看怪物一样,宫可可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有些愤怒的踢了他一脚。

    “你竟敢在我面前脱裤子?你竟然敢脱裤子?!”

    说着,犹不解恨,又踢了一脚!直将对方踢成虾米!

    宫可可反应这么激烈也是有原因的。

    当初宫以沫和宫抉离开之后,宫齐煜作为哥哥,就肩负起了照顾妹妹的“重担”!尤其妹妹十五岁了,越来越漂亮的时候,宫齐煜简直操碎了心。

    该怎么让妹妹知事呢?

    要知道这些年,妹妹不是在皇宫内宅着,就是跟秋行风到处跑,秋行风的心智才十岁啊!妹妹跟着他,哪怕出去见了世面,也是一副懵懂的样子,真是愁人。

    找宫里的嬷嬷给妹妹讲解春宫图?

    宫齐煜脸一红,妹妹还没出嫁呢!这样做有点为时过早。

    最后决定找老宫女给妹妹说一说男女之别。

    结果宫可可表面上认真听讲,实际上眼神就没从自己手里的书上移开过。

    老宫女见宫可可“无知”,直接从最基本的开始讲,什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乱七八糟的。

    宫可可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见诸多方法成效都不大,宫齐煜叹气。

    好在因为大煜皇宫的宫人对宫以沫还有宫抉非常崇拜,对他们留下的子女也很敬重,宫里一片祥和,没有谁敢对宫可可不敬,更没有人敢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所以宫可可单纯的长到了十八岁。

    宫齐煜拿妹妹没办法,见她完全没有开窍的意思,也就随她了。

    反正妹妹在宫里有他,出去了有秋行风,嫁人了还有驸马。

    但是担心妹妹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不明不白被别人占便宜,所以宫齐煜反复告诫她,若是有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下身,除了她的驸马,其他都直接打死!一切后果,有他担着!并且要宫可可发誓会照做,这才放过她。

    宫可可摸着下巴看着地上趴着的男人,眼里闪过一道凶光。

    这个世界她不是公主了,杀人似乎有点过分,但是放过他又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该怎么做好呢?

    看着姜寻还算光洁的屁屁,宫可可厌恶的将他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拿下来,盖在他屁屁上,然后,才狠狠一脚踩上去!

    姜寻仰头,脖子上青筋爆裂,喉咙里发出嘶裂的喊声,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但是因为嘴里堵着东西,外面人听不见。

    宫可可踩了一脚还不够,反复在他屁屁上踩了很多脚!

    一边踩还一边说,“叫你不听话!叫你脱裤子!看你还脱不脱!”

    要知道姜寻身下可是水泥地,宫可可的脚力和她的外形又不成正比,那痛苦,可想而知!

    江尚柯简直要疯掉了!

    虽然宫可可很厉害,可是她居然那么大胆?敢一个人深入虎穴?!

    他带着人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并且无视了他们的警告直接报警,并让警察包围了这里!

    因为宫可可脖子上的项链是定位器,所以江尚柯很容易的找到了这个地方,二话不说开始抢人!

    守在门口的两个人还在想,里面怎么没动静?照理来说,那个小女孩应该会又哭又喊才对,但没过一会,破楼下面就传来响动,两人一惊,其中一个人手机响了,他连忙接听。

    “不好了虎哥!有警察上门了!”

    叫虎哥的人一听,连忙砰砰砰的敲门!

    “老大!该死的,警察来了!江尚柯竟然敢报警!”

    姜寻此时已经感觉自己快死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和粗糙的地面n次亲密接触!

    他两只手都骨折了,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眼泪口水流了一地,宫可可犹不解气,这个人以前做的就不是什么好事,活该被她欺负!

    外面的人见里面没声音,觉得不妙,正当他们想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大门被一脚踢开,江尚柯站在门口,眼神冷厉,仿佛要吃人一样!

    他身后的人很快涌进来举着枪瞄准了他们,“别动!都举起手来!”

    对方人多势众,那两人没有办法,只有投降,心里却一片悲凉,这下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