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五十四章 番外:道歉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沫儿!”

    下一秒,宫澈眼中的警惕全部变成了惊喜!

    宫以沫啧啧有声,伸手将架在脖子上的匕首移开,笑嘻嘻的说道。

    “不错嘛,反应很灵敏,这一年多来,为师没有白教你。”

    宫澈又惊又喜,惊的是,沫儿跟了他多久?可见到了宫抉?喜的是,他真的太想她了!他足足有十天没和她见面了!

    “沫儿……”

    宫澈的身体快过意识,将人从床尾拖到自己怀里,抱得紧紧的,仿佛怕她跑了一样!

    宫以沫看自己浑身风尘仆仆的,便推了他一下,“我身上很脏诶,你这样抱着,你今晚白洗澡了!”

    但是宫澈此时哪里听得进别的,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自己床上,还有比这个更快乐的事么?

    抱了许久,宫澈才慢慢回过神来,然后有些气闷的说道,“你这个坏丫头!不是告诉过你,要你不要下山的么?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宫以沫撇撇嘴,宫澈虽然是在数落她,但是一点生气的怒气都没有,她才不怕呢!

    “你要我不下山就不下山啊!我偏要!”

    宫澈急了,他退开一点,不认同的看着宫以沫的眼睛,眼中有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害怕。

    “那你看到什么了?你一直跟着我么?”

    宫以沫微微挑眉,“你似乎很怕我看到什么啊?好好奇,你到底在怕什么?”

    “沫儿!”

    宫澈皱着眉,一副想惩罚她又无可奈何的模样,他现在害怕得都要疯掉了,沫儿却根本没个正型,完全不当一回事!

    她根本不知道,根本不知道……他绝对不能承受失去她的可能,一点点都不可以!

    见宫澈确实慌了,整个人都紧绷着,宫以沫眼珠一转,大发慈悲的不再折腾他,反而往他怀里一扑!

    “因为我想你啊!”

    宫澈身体绷的更紧!

    宫以沫却在他怀里笑着撒娇,“我猜你这次要出来很久,皇帝叔叔虽然给了你不少暗卫,但是你身边还是缺少一个厉害的打手,比如我啊!我可以帮你!”

    宫澈的手颤抖着抚摸她的背,眼里是再也掩不住的温情。

    他的沫儿,一心为了他呢,可是……他只想将她藏起来。

    “我不需要你帮我,我只要你好好的,不要参与这些是是非非,沫儿……你太不听话了。”

    宫以沫撇撇嘴,因为缩在宫澈怀里,她完全没有发现宫澈此时神情有多复杂,只是不开心的说。

    “我来找你,你还数落我,哼!你根本不想我!你想要我走,我就是嘛……”

    说是这么说,但是她人还是稳稳的占据着宫澈怀里最舒服的位置,等着宫澈来哄。

    可是,这一次她势必要失望了,宫澈实在是太害怕了,宫以沫这么不听话,他真的很怕宫以沫会撞到宫抉……

    太过心慌的结果就是他突然将宫以沫翻过身来,在宫以沫还愣神的时候,在她小屁屁上“啪”的落下一巴掌!

    宫以沫再一次愣住了,倒不是多疼,而是她为所欲为惯了,没想到宫澈竟然敢动手!

    “你这个坏丫头!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宫澈打了一下之后还不解恨,一想到宫以沫这一路会有多辛苦,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他就更加心慌,“啪”的一声又打了一下!

    宫以沫脸上爆红!可恶,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屁屁呢!

    宫以沫一下弹了起来,用内力将宫澈压得死死的,双眼满是羞怒!

    “你这个混蛋!你竟敢打我?我一路保护你,轻功赶路,生怕你遇到危险时,我赶不及时,结果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宫以沫越想越气,伸手用力掐宫澈身上的软肉,宫澈还没喊疼,她倒鼻子先酸了。

    想她担心宫澈安危,晚上都不敢好好休息,十天奔波累死个人,结果一回来宫澈还怪她!罢了,就当她妄做好人了!

    “哼!你这混蛋,你不就是要我回去么?我就不回去!我要出去玩,再也不管你了!”

    但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宫澈抱住了,宫以沫挣扎,宫澈干脆抱着她滚了一圈,将她紧紧的压在身下。

    “傻瓜!”

    宫澈心里也气着呢!气她这么不爱惜自己,可是心里的快乐越来越浓,一想到她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他就没办法不高兴。

    可一想到他的宝贝会暴露在宫抉眼中,他又说不清的害怕。

    又喜又惊又怒,但说到底,还是甜的。

    但是宫以沫才不干呢!现在才想哄她?晚了!

    “你……放开我!数三下,再不放开我就不客气了!当我乐意跟着你似得!我要跟你分道扬镳!”

    她水眸含怒,小嘴嘟起,真是说不出的可人。

    宫澈闻言,原本慌了,但是一看到她这个娇样,便忍不住一笑,低头封住了她的唇瓣。

    小东西,还想分道扬镳?

    “唔!”宫以沫抗议,她嘟嘴是因为生气,又不是索吻,凭什么亲她?!

    但是宫澈却不理会她的抗议,他很快就沉浸到她的甜美中,动作霸道而温柔,将宫以沫完全圈在了他的领地范围内,不让分毫。

    从她的唇瓣,到她的贝齿,还有那可爱的小舌头,都被宫澈大肆索要了一边,很快,他眼睛变成了暗红色,太黑了,宫以沫没看到,但是她感觉到了,原本沉浸其中的情绪一消,她立马推开了他!

    “你这个登徒子!你不是很生气么?那你还亲我干嘛?!”

    宫澈低声笑了,胸腔震荡,宣泄着他的愉悦。

    “我是登徒子,可是沫儿大晚上爬未婚夫的床,又是什么呢?”他强势的咬了咬她的鼻子,坏笑问,“难道沫儿是采花贼?”

    “呸,你才不是花呢!”

    宫以沫将头扭向一边,这么一闹,两人的气都消得差不多了,宫澈心知她是担心自己,自己刚刚就算因为害怕,语气也不该那么重,于是气过之后,有些羞愧的说道。

    “沫儿……抱歉,刚刚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宫以沫心想,宫澈让她留在云顶山,当时她答应的好好的,现在却跑出来了,她也不对,于是安静了一会,嘟囔道。

    “我也不是故意不听你话的……”

    “不是,我比你大,我不该那么幼稚的。”

    “行啦,我知道你也只是一时心急。”

    黑暗中,两人互相道歉,说着说着,突然相视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