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五十章 番外:动情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就这样,宫澈十分顺利的得到了未婚妻的认可,他做梦的时候都面颊带笑,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决定和宫澈好好在一起,宫以沫强行拒绝了宫澈过分亲密的要求,最多只能亲亲,而且还只能浅尝即止,因此,两人的亲事也被延后了。

    因为宫澈先天不足,她怕宫澈一时激动,引发什么可怕的后果。

    宫澈欲哭无泪,再三表示他的身体没有那么娇弱,不仅可以亲亲,更甚一步的事也不是不能做的。

    宫以沫诧异挑眉,“这么说,你跟别的女人发生过什么?”

    宫澈连忙摇头,天地良心,他当初除了被迫娶了苏妙兰,根本没有跟任何女人有任何牵扯,而且苏妙兰就算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也毫无反应!

    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被沫儿知道,不然沫儿生气了,他哭都没处哭去。

    宫以沫见他摇头,邪恶一笑,“那你凭什么说你的身体能承受的了**?依据呢?你要拿你的身体开玩笑?”

    宫澈温雅的俊脸龟裂了,他到底要怎么说才能证明他的身体不碍事呢?

    可惜宫以沫才不听他那么多解释,说不行就不行,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他身体有疾,怎么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而且之前他昏迷三天,很有可能就是心急攻心的原因,那一次太医都说他这急症险恶,可见马虎不得。

    宫澈没办法,只好命自己的手下加紧寻找水云草,他知道自己的病有水云草便能根除,而且云顶山有名医,他只需要找来水云草之后,稍稍提示一下云顶山的人就行了。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运气问题,秋重禅一直需要的火云草时常能买到,虽然要花费重金,可是他要的水云草却一直没有,时间一晃就是一年,宫澈总算觉得蹊跷了。

    不过这一年来,他的资产变得非常雄厚,因为上一世他利用船跑商挣钱,所以非常了解物流这个行业,而且他有更先进的造船理念,他的船一次能装更多货物,能载更多的人,又借用权利,垄断了长江一截水域的物流。

    一年以来,他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但这样的情况下都买不到水云草,只能说他被盯上了,而那个人……

    他知道是谁。

    宫澈微微皱眉 ,让手下人继续寻找水云草,他就不信,那个人会一直跟他死缠到底。

    但心里的恐惧骗不了人,宫澈突然有些迫切的想见到宫以沫。

    等他慌忙去找,却发现宫以沫正在太极道场上和秋行风比剑,那潇洒的姿态,令剑招都是干脆利落的。

    现在的她没有经历坎坷,所以和后世的她有点不一样,可是宫澈就是爱惨了她,私心的觉得她现在这样更好!不用背负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多使命和责任。

    她现在的快乐很简单,也很容易满足,这就够了,他爱的是她这个人,她什么模样他都爱。

    见宫澈来了,那白衣飘飘,温雅俊秀的模样,颇有几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感。

    不少练武的师姐师妹露出痴迷的神色,偏偏他们痴迷的对象只看得进一个人。

    宫以沫中场休息,宫澈连忙递过来水壶,这温柔体贴,可真是羡煞旁人。

    秋行风不满了,朝宫澈伸手,“沫沫是你师傅,我是你师傅的师傅,你怎么只给师傅准备水,师傅的师傅却没有?”

    宫澈瞥了他一眼,看在这人勉强算未来小舅子的份上,才伸手让暗卫给他送了壶水去。

    并趁机拉着宫以沫往林子里走去,因为他有话想说。

    阳光挥洒,两人手拉着手,就好像一般情侣一样。

    “怎么了?”宫以沫微微一笑,“你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宫澈思虑之后,停了下来,拉着她轻声道。

    “沫儿,你愿意嫁给我么?”

    宫以沫脸颊一红,愣了愣才问,“发什么事了么?”

    宫澈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无事,只是……我想早点和你在一起……”这样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做噩梦,好几次梦中惊醒,他都以为他回到了后世,回到了那个沫儿不属于他的世界,每当那个时候,他就恨不得将宫以沫紧紧的抱在怀里,才能平息那种窒息感。

    但宫以沫误解了他的意思,嗔了他一眼,好没气道,“你这个人,病还没好,尽想些不正当的事!”

    宫澈心知她误会了,心里苦笑,面上却将她拉倒怀里,低头看她。

    “怎么是不正当的事?道生两仪,阴阳调和,这种事,是顺应天命。”

    他说得暧昧,热气更一点点喷在宫以沫耳边,宫以沫脸红透了,用力的瞪了他一眼!

    “少来,我告诉你!你身体没好之前,这种事,你想都别想!”

    宫澈叹息,将她的头轻轻压在胸膛,“那我们先成婚好不好?”

    他搂着女孩的腰,语气分外缱绻,但眼中,是宫以沫看不到的哀伤。

    宫以沫听着他声音似乎不对。

    不由问,“到底怎么了?”

    因为怕你会被抢走啊……宫澈心颤了颤,却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抬起她的脸,亲吻她的唇。

    最近宫澈索吻越来越频繁,就好像在担忧些什么,一颗心惶惶不安,唯有她的吻才能带来一丝慰藉。

    宫以沫也感觉到了他的不安,但是一年多了,她已经信任了他的感情,她也喜欢他,自然不会抗拒他的亲密。

    若是她的存在能让他觉得安心一点,那么她愿意暂时将羞涩抛开。

    阳光透过树荫斑驳的洒下,落在那一对相拥的男女身上。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消失了,他们只能感受到彼此的热度。

    宫澈动作越发急切,倾长的身子将宫以沫完全罩住,并将她压在树上,挑开齿关,深入进去。

    那霸道的索吻方式,仿佛是在向周围的一切宣告主权。

    吻到临界点的时候,宫以沫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推开他。

    “睁开眼睛。”

    宫澈双眼闭得紧紧的,就是不肯睁开。

    宫以沫气急,他体温那么高,心跳得那么快,以为她不知道么?!

    “快睁开!不然以后都不许你亲近了!”

    宫澈这才睁开双眼,果不其然,那双眼眸变成了暗红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