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四十九章 番外:相信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还没说话,宫澈就拿着灯笼跑进草堆中了,那架势,似乎真的要给宫以沫再做一个萤火虫灯笼。

    若是秋行风用轻功捕捉,几分钟就能抓到二三十只,也就够了,可这对宫澈来说,这过程十分艰难,他凝神静气,万分小心才能抓到一只,宫以沫看着,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

    之前那种压在身上的阴霾一点点散去,看着宫澈笨拙的给她抓虫,她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觉得心情不错。

    宫澈完全抛去形象,一心给宫以沫抓萤火虫,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能做好!

    等他终于抓了三十几只萤火虫,足以填充灯笼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宫澈尽力调整呼吸,稍稍整理了一下头冠,才钻出草丛,兴冲冲的邀功。

    而时间过去挺久,宫以沫已经将宫澈带来了小点心都吃光了。

    看到递到眼前的灯笼,她眯了眯眼,微微一笑。

    “沫儿,给你。”

    宫澈神情很镇定,一副轻巧的模样,可惜,他丝质的外衣早就被叶片划花,发髻也有些乱了,看上去和之前恍若谪仙的模样差距甚远,偏偏他还不知自。

    宫以沫站起身,接过他手里的灯笼,宫澈将灯笼给她之后,飞快的把手一收,企图不要宫以沫看到他手上的划伤。

    真是,若是他连这点事都做得艰难,沫儿嫌弃他可怎生是好?

    宫以沫缓缓一笑,“这个是给我的?”

    宫澈抬头,只觉得她的脸在荧光下美得惊心!良久才回过神来点头。

    谁知他刚一点头,宫以沫就手一松,原本拢好的灯笼纱打开,萤火虫全部飞了出来,在宫澈微微愣神间,那些虫子就已经跑光了。

    宫以沫抱着空空如也的灯笼看着他,一脸无辜的将灯笼再还给他,轻声道,“你能再帮我抓回来么?”

    宫澈深深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就拿着灯笼钻进了草丛中。

    宫以沫微微一笑。

    不生气么?身为太子,尤其是不得志的太子,宫澈的内心脆弱而敏感,可是眼前的宫澈,她这样刻意折腾,他都一句话也没说,究竟是因为感情太深,还是因为所图太重?

    可是她身上有什么他可图的,值得他放弃尊严,一再讨好?

    许是一回生两回熟,这一次,宫澈的速度很快,等他再一次气喘吁吁的回到宫以沫面前时,发冠已经有些歪了,那白色丝质外衫惨不忍睹,偏偏双眼亮的惊人。

    “沫儿……给你。”

    他坚定的将手里的灯笼再一次给了她。

    宫以沫神情颇为玩味的接过,然后,她一句话也没说,便把拢纱打开了。

    星星点点的荧光自两人之间飞出,宫澈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宫以沫心中猜测,这下,他应该生气了吧?

    谁知宫澈只是拿过她手里的灯笼,轻声而认真的说道,“我再给你抓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点负气和不甘心,只是急急转身去抓虫子,他甚至在想,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惹沫儿不开心了?

    谁知他一转身,就被宫以沫从背后抱住了!

    这应该是前世今生,她第一次主动抱他……

    宫澈心神一震!直接愣在了原地。

    他做梦都期盼这一天,但是等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却好像做梦一样。

    明月高悬,荧光飞舞,他该不是真的在做梦吧?

    宫以沫的头抵在宫澈的背上,轻轻蹭了蹭,成功感觉到宫澈浑身紧绷,她觉得好玩极了,手微微用力,便将宫澈牵引着转身,面对着她。

    两人站得很近,宫澈几乎能通过月光看清宫以沫的睫毛,却见宫以沫微微踮起脚尖,伸手拔掉了他头上的玉簪。

    没有玉簪支撑,本就有些松散的发髻随着玉冠的脱落而散开。

    转眼,一头墨发披散,又因夜风而轻轻飞扬。

    宫澈疑惑的眨了眨眼,原本一直以来,他为了保持太子形象,穿着打扮都是非常严谨的,恨不得衣服上没有一丝皱褶。

    所以他从内到外都透露出禁欲的味道。

    可现在,他外衫破碎,墨发飘飘,那温和的俊脸突然展露出妖异的味道,宫以沫喜欢他此时的模样。

    两人靠的很近,宫澈能闻到宫以沫身上的香甜,宫以沫也能闻道宫澈身上近日沾染的药香,呼吸越来越近,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的气息。

    宫澈心跳的很快!就当他以为宫以沫要吻他的时候,宫以沫突然说了一句。

    “你说你动情时眼眸会变红?”

    她坏坏一笑,“这样吧,若是你此时瞳孔变红,我便相信,你是喜欢我的。”

    她话音一落,宫澈还没理解是什么意思,他的身体便受到蛊惑一般搂住了宫以沫的腰,而下一秒,他理解了宫以沫的意思之后,更是欣喜的闭上眼,用力的吮吸她诱人的红唇。

    这一次,宫以沫极其配合的舔弄回去,谁知她刚碰到他,宫澈就是一惊,双眼猛地睁开,除了狂喜,还有那暗红诡异的色泽,在月光下无所遁形。

    只一个吻,他就动情了么?

    宫以沫突然一笑,抱着他的脖子狠狠亲了他一口。

    “你真的喜欢我?”

    宫以沫接连主动,宫澈反倒激起了廉耻心,他脸上飞红,哑声道,“我……”

    他“我”了半天,最后叹气般在宫以沫耳边轻声道。

    “喜欢不够,我……很爱你,很爱很爱!”

    宫以沫得意的拿捏他因为紧张和冲动而绷直的身体,笑道。

    “很爱是有多爱?”

    “就是……”宫澈搂着她的腰的手渐渐收紧,下巴枕着她的肩膀有些难耐的轻蹭。

    “就是很爱……你比江山,比权利地位,比所有的一切都重要,甚至比我的命还要重要……你知道么?能拥有爱你的机会,我幸福得就像做梦一样。”

    情话听来甜腻,可是因为宫澈一字一句都是发自肺腑,所以宫以沫听来不仅没有觉得肉麻,反而有些心头发热。

    她想,虽然宫澈突然变了,但他还是他,而且感情不会骗人,她该相信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