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四十三章 番外:同去云顶山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澈吐血还真是吓坏了众人,宫晟脸上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瞬间紧绷,常喜更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速传太医!”

    可这时,宫澈只是一点点擦掉了自己的血。

    “不必了。”

    他声音沙哑,带着深深的萎靡,似乎听到宫晟刚刚说的话之后,连生机都被抽走了大半一样。

    宫晟急了,他浓眉一紧,怒道,“什么不必,常喜,带太子去偏殿,太医来了,让他速速为其诊断……”

    他话还没说完,宫澈却突然单膝跪下了。

    “你这是作甚?”

    宫晟皱眉,奇怪的看着他,而常喜非常懂眼力,连忙带着其他宫人退下了。

    “父皇,儿臣想知道,商臻现在在哪。”

    宫晟见他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反而还在纠结那个丫头,不由有些沉闷的说道,“她已经走了,据说回师门去了。”

    不过宫晟并不知道宫以沫师门在哪,更不知道这个萍水相逢的小丫头,就是他遗落在外的“女儿”。

    得知宫以沫去向,宫澈安心不少,痛到极致之后,他反倒冷静了,他想的很清楚,沫儿对他是有感情的,只是误会了他,既然如此,他就该去把人追回来!

    他抬头,直面圣颜。

    “父皇……这二十几年来,父皇真的觉得对儿臣亏欠?”

    宫澈仰头看他,吐过血之后,他嘴唇煞白,但是眼睛却是清亮的。

    宫晟心中一凛,但宫澈此时的模样确实叫人心疼,一想到这个儿子平时最为省心,今日失常也是事出有因,他不由软声道。

    “哎,放心吧,朕会弥补你的,小丫头说的不错,你身为太子,婚事不能如此草率,朕会许给你应得的亲事。”

    宫澈听了他的话,缓缓一笑,“那是不是我不是太子,就能免了这亲事?”

    宫晟一愣,随即有些怒了,“你不是太子是什么?病糊涂了么?”

    虽然他偏宠某些孩子,但是并没有想过要换太子啊!

    宫澈抿了抿唇,清俊的脸上浮上一丝坚毅,他再次磕头。

    “请父皇撤除儿臣太子之位!因为儿臣身有暗疾,不能为君。”

    他竟然说出了自己身体最大的秘密!

    宫晟半响才消化了他话里的意思,却还是忍不住严肃问。

    “你这话是何意?”

    宫澈行过礼后,缓缓站起身来,方才的焦躁渐渐消失,他重新变得温和平静,态度坦然的说道。

    “我身有暗疾,发病时心绞难忍,容易猝死!当初母后在时,为了保住儿臣太子之位,费尽心力瞒下这个秘密,但是现在,儿臣不想再撒谎骗人了,父皇,以儿臣的身体,是做不了太子的。”

    宫晟有些吃惊,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宫澈为什么突然爆出他身有暗疾的事?难道他不清楚,他这样做真的会失去太子之位么?

    “为什么?”

    宫晟拧紧眉心,宫澈完全可以继续瞒着众人,为什么要自己说出来?

    宫澈缓缓一笑,“只是看开了……我这样的身体还有什么好争的?只希望父皇看在我多年来安分守己,看在我母后已死,外家衰败的份上,也许我一诺。”

    宫晟懵了,他至今都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今天一个个的都那么奇怪?

    “你想要什么?”

    宫澈严肃的问。

    宫澈低咳了几声,那模样是说不出的虚弱,“儿臣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怕不能在父皇身边尽孝了,希望父皇能送儿臣去云顶山,听说云顶山汇集天下名医,儿臣想去那调养身体,从此远离是是是非非,安心养病。”

    宫晟见他神情不似做伪,不由沉默了,这时太医来了,宫晟直接要求太医当众诊断,太医不明所以,还是伸手为太子诊脉,而太子非常配合,他神情沉寂,眼底似乎有光在浮动。

    等待过程中,宫晟一直在垂眸沉思什么,像他这种人,不可能听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总是要更加透彻的去揣摩宫澈的用意,但不管他怎么想,这件事对宫澈来说都百害而无一利,宫澈到底在图什么?

    很快,太医一愣,然后他奇怪的看了宫澈一眼,又细细的把过一次脉,神情有些惊慌,怎么办,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怎么样?”宫晟沉声问。

    太医神情纠结,吞吞吐吐。

    宫晟不耐烦了,直接道,“但说无妨。”

    太医这才说道,“会陛下,殿下他……似乎先天不住,患有心疾,忌燥怒,易……猝死!”

    竟然和宫澈说的一模一样!

    宫晟知道这个太医是不会骗他的,这么说宫澈说的是真的?

    他不由纠结了,难道宫澈真的只是单纯觉得自己不能做太子,才爆出这个秘密?可是为什么早不说?

    云顶山他是知道的,在民间颇为有名,十几年前还曾来宫中拜访过,看上去也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只有问宫澈。

    “你真的想去云顶山,从此不问世事?”

    宫澈坚定的点头,“是,儿臣虽然很想为大煜尽心尽力,但先天之症无法根治,所以只能远离纷争,或许……还能多活几年。”

    他眉宇间露出一丝伤怀,“让父皇失望了。”

    宫晟心里一揪,想起宫澈都二十二了,这病还没好,可见先天之症当真的无法根治,而且他在朝中颇受兄弟排挤,或许他也是因此才生出淡薄于世的念头吧?他方才实在不该那样怀疑他,澈儿这孩子确实很不容易。

    沉思许久,宫晟道,“世间名医,还能比过宫中御医?澈儿,你还是留在宫中吧。”

    宫澈没有直接反对,而是想了想,说道,“宫中虽好,但是人来人往,是非也多,儿臣对自己的身体已经全然失去希望,只想能在有生之年,如普通人一样,到处走走看看,听说云顶山风景绝美,我想去看看。”

    他苍白的脸浮现一丝哀戚,“儿臣从来没有求过您什么,就这一次,就这一个小小的心愿,父皇也不答应么?”

    他都这么说了宫晟还能说什么?最后只说,“若是你身体好了,就回来,大煜永远都是你的家。”

    宫澈垂眸,似十分感动的说道。

    “是,多谢父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