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四十一章 番外:君若无情我便休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到了门口,宫澈反而速度慢了下来,他看着天气正好,等会将沫儿哄好了之后,他们还能一起出去走走……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沫儿在一起了!

    嗯!一定要哄好她!

    宫澈敲了敲门,他有些紧张的提着食盒,没让一个宫人跟着,就怕他们在沫儿会不好意思。

    但是里面没有人应,宫澈猜测,肯定是沫儿还在生他的气,他皱了皱眉,决定先道歉了再说。

    “沫……臻臻?”宫澈发现他还真是总喊错,不过没关系,反正都是她。

    他笑了笑,手贴着门,静静听里面的动静,镂空雕花的门有些旧了,隐隐约约映照出里面的样子。

    宫以沫不回答他也没关系,正好让他把话说完。

    “臻臻……抱歉,让你伤心了,可是我不是有意的,之前我喝多了,说了些胡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好不好?”

    里面还是静悄悄的,宫澈见四周无人,俊脸微红,继续说道。

    “我没有喜欢什么名门贵女,在我眼里,她们加起来都不如你一根发丝……臻臻,我喜欢的是你啊……”

    青天白日的,这么告白还是头一次,但是为了幸福,脸皮算什么?

    宫澈一边凝神听里面的动静,一边笑道。

    “臻臻,我也不是因为父皇才娶你的,我想过了,我或许不是做皇帝的料,我跟你离开京城好不好?以后我们就做一对普通的神仙眷侣,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这一段话,是宫澈深思熟虑后想的。

    后世他得到了一切,江山美人,权利财富,可是他愿意用着一切换一个宫以沫,那么是失去性命也不后悔,那么这一世,他还贪心些什么呢?只要有沫儿在,他做什么都愿意啊……

    宫澈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

    那就是京城……有宫抉在啊!

    这一世的宫抉如今也快十八了,从冷宫出来后,他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成了人见人怕的存在,他的野心很明显,是向着最高的位置去的,最最重要的是……

    宫澈捏着食盒的手有些濡湿。

    最最重要的是,万一沫儿又喜欢上宫抉怎么办?

    他承认,他能力不如宫抉,相貌也不如宫抉妖异绝美……

    所以,他害怕……

    他想带着沫儿离开,沫儿说喜欢浪迹天涯,他们就去浪迹天涯,沫儿想逍遥一生,他们就逍遥一生……

    他知道他这样做很自私,可是……让他将沫儿交出去,让她自由选择?

    那不如杀了他来得干脆!

    沫儿是喜欢他的,这一世,他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

    宫澈眼中闪过杀意,但是很快就被喜悦甜蜜覆盖了。

    真是的,他在想什么,就算他不做什么,沫儿这一世也是会嫁给他的,他还担心什么呢?沫儿喜欢他啊!

    但是宫以沫一直没有回答,让宫澈有点心慌了。

    他又敲了敲门。

    “臻臻?”

    没有动静。

    宫澈皱眉,却还是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

    “臻臻,我进来了……”

    见对方不说话,他便直接推开了门。

    宫澈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说道,“臻臻,我带来你喜欢的的点心来了,你这两天没有好好吃饭吧?先吃点东西好么?”

    当宫澈满怀期待的走到屋子里的时候,却发现窗户大开!屋里哪里还有宫以沫的人?

    他脸色一下就变了,“沫儿!”

    他大喊,但是没有人回应他。

    方才的温柔笑意尽数消失,此时他神情冷峻得好似阎罗!食盒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他恍若未觉,因为桌子上有一张信纸。

    他快步上前,揭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

    “君若无情我便休。”

    上面还有几团泪渍,可见她是边写边哭的。

    宫澈神情冷凝,半响都回不过神来,沫儿这是什么意思?她说他不喜欢她?因为他无情,所以她就离开了?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他抓着信纸跑了出去,正好撞到了得福。

    “殿下……殿下?您这是要去哪?”

    宫澈哪有时间理他?但是一看到他,宫澈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备轿!我要进宫!快!”

    得福被这样的太子给吓到了,连忙去备轿去了,宫澈想的很清楚,他和沫儿的亲事是父皇赐婚,也就是说,沫儿就算要离开也必须有父皇允许!

    沫儿手里有父皇亲赐的金牌令箭,此时一定是进宫去了!

    他想的没错,宫以沫此时是真的进宫了,她一路轻功,加上有金牌,畅通无阻的见到了皇帝,并三言两语的说明了原由。

    然后十分严肃的表明她要退婚。

    “退婚?”

    金銮殿上,宫晟奇怪的看着下面的小女娃,她不是很喜欢澈儿的么?好不容易求来的因缘怎么突然不要了?

    “是澈儿对你不好?”

    宫晟只想得到这个原因了。

    宫以沫摇头。

    “是民女想通了,配得上太子的,只有高门贵女,我一介草莽,不合适,请陛下收回成命!”

    宫晟摸了摸下巴。

    “既然如此,朕也要问问澈儿是什么意思才行。”

    宫以沫突然摇头,“民女现在就想离开,陛下,您当初说了,许我一诺,我想,将这一诺用于此处,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