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三十九章 番外:含苞待放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澈拧紧了眉,连忙说道,“就是商臻!商臻在哪?”

    原来是找商姑娘啊,老太监有些高兴,殿下终于想通了?知道商姑娘的好了?

    他露出讨好的笑容,“殿下莫急,得知你晕倒,商姑娘急的跟什么似得,不仅回来了,还守了您两天,这会累得很了才去休息……”

    宫澈双眼一亮,他没有气跑她?她又回来了?!

    宫澈连忙揪着得福往外走,“她在哪?快带我去!”

    得福莫名其妙,他见宫澈这么急切,心里忍不住想,太子不会是去找商姑娘麻烦的吧?毕竟以前太子对商姑娘一直都是淡淡的,哪里会像今天这样。

    他迟疑了一会,说道,“殿下,您还没穿外衣呢,您身为太子,怎么能衣衫不整?”

    宫澈这才看到自己一身中衣,皱了皱眉,心里很急,但是又不想在沫儿心里留下坏印象。

    但最后还是见她的渴望站了上风!他必须确认她就是沫儿,他一刻都等不及了!

    老太监见宫澈衣服都不穿好就想出去,连忙拽住他。

    “殿下,人家商姑娘守了您两天两夜,都累坏了,她好不容易休息一下,您就让她多休息会吧!而且她就在东宫,跑不了的!”

    宫澈心急如焚,哪里愿等?他双眼猛地盯着来福,神情不善!

    “孤要见她,现在,马上!”

    来福一哆嗦,这才没说什么,老老实实带路了。

    他心里有些郁闷的想,看来殿下还是没想开,瞧刚刚的脸色,跟要吃人一样,哎……他是真的不想看到商姑娘伤心啊。

    商臻的住处和太子很近,在路上,宫澈飞快的整理自己的思路。

    他想起沫儿跟他说过,她前世化名来到他身边,那个时候,他还郁郁不得志,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老天真的听到了他的祈愿,将他送到了前世……

    想到此,宫澈就恨不得打自己一拳!

    老天何其厚爱,将他送到了和沫儿成婚的前一天,这本来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可是偏偏他没弄清情况,就办下错事,惹得沫儿误会了他不想娶她。

    他怎么会不想娶她!他想娶她都想疯了!他做梦都在想!

    宫澈因为迫切,脚步飞快,得福在后面追着喊,“殿下等等奴才,不是这边啊!”

    宫澈这才耐着性子等这个老太监,那焦急期盼喜悦害怕压都压不住,让宫澈的神情越发紧绷,吓得得福还以为他要对商姑娘不利!

    他忍不住问,“殿下……您这么急着找商姑娘,难道是想说退婚的事?”

    宫澈一愣。

    老太监又道,“殿下……商姑娘已经很伤心了,奴才昨晚都看到她偷偷哭了,您一醒来就想退婚……”这么做是不是太残忍了?

    他没说完,但是意思很明显,不得不说,这个老太监是真的很心善的。

    宫澈心里难受,但是却没办法明说,他现在只盼着等会能好好道歉,求沫儿原谅他……他心里偷偷的想,这一世沫儿很爱他,她……应该会很快原谅他,然后成亲的吧?

    好在他还没有将这事上报父皇,他们的婚约还在!

    终于到了门口,宫澈却紧张了起来。

    午后的太阳带着几分灼热,照见他满头大汗,似不知所措。

    得福在一边看着,有些奇怪,“殿下,您……不进去了?”

    宫澈紧张得不行,他喉结滚动两下,然后冷不丁瞥了这个多事的老太监一眼。

    “你退下。”

    得福吓了一跳,竟然觉得自己逾越了,听到宫澈的命令,连忙退下了。

    宫澈这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屋子里,有属于沫儿独有的香味,他双眼一亮,有些急不可耐的快步穿过外厅,到了宫以沫暂时所在的闺房。

    看到她的一瞬间,宫澈一下屏住的呼吸,似乎这就是个梦,而他动静大一点,就会打碎梦境一样!

    宫以沫似乎睡得很不安稳,她皱着眉,眼眶红红的,似乎哭过。

    一想到她哭是因为自己,宫澈就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他魂牵梦萦的人啊,就在他眼前,而且奇异的,是以他未婚妻的身份存在,还有比这个更大的赐福么?他竟然敢惹哭她?

    若不是时机不对,宫澈真的很想打自己一顿,然后跪下来,感谢上苍垂怜。

    终于,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最后无比小心的坐在了宫以沫床边,双眼热切的望着宫以沫,呼吸急促,伸手想碰碰她都不敢……

    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沫儿十分拒绝他的后世,所以面对近在咫尺的未婚妻,他内心一片混乱,唯有她身上不停钻入自己鼻息的香味如此真实,那是他渴望了六年的味道……

    宫澈没有叫醒她,原本他有好多话要说,但是一想到她因为自己两天两夜没睡,心里便是翻涌不停的心疼还有甜蜜,那甜让宫澈突然露出笑容来,原本有些阴郁的俊脸因为这笑瞬间展露风华,十分惑人。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的俯下身去,近距离的,轻嗅她的味道。

    宫以沫睡得很沉,她白皙的小脸因为午睡,泛起莹润的粉色,小眉头微颦着,似乎有什么伤心事,那长长的睫毛一直在微微颤动,似乎很不安,而有些苍白的小嘴轻轻张开一点点,就好像吐露芬芳的花瓣,引人采摘。

    宫澈原本心就跳的很快,当他双眼渐渐凝聚在她唇瓣上时,便跳的更快了,他记得她的味道,记得她的甜美,虽然每一次亲密都是他偷来的,抢来的,但是他还是没办法不为她而沉沦,因为她的滋味,让人发疯。

    他不由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双眼渐渐变成暗红的颜色,他……他就亲一下,然后等沫儿醒了,再跟她解释这一切,他保证不乱来。

    脑海还在这么想,但是他的身体便已经诚实的俯身,轻轻的,颤抖的含住了她的唇瓣……

    真的好甜,好幸福……

    难道老天是怜他一生求而不得,所以才给了他倾世大礼?

    我的,沫儿?

    他很含蓄很含蓄的亲吻,一想到她是他的未婚妻,一想到她喜欢的人是自己,那渴望越发强烈,他渐渐控制不了自己,从她微张的红唇中大胆的探入!第一次如此胆大妄为的汲取她的甜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