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八十六章 番外:妾室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终于放下了茶杯。

    为了速战速决,他也懒得跟这些人废话。

    只见他手指一抬,直接从杯中飞出三滴茶水,衣袖一挥,水滴便急速朝恶霸身后的家丁射去,那几个人应声倒地,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

    那恶霸吓到了,剩下的人都一阵惊呼,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连狠话都忘了撂!

    耳边终于安静了下来,宫抉继续喝茶。

    少女呆呆的,没想到对他们父女来说,宛如灭顶之灾一样的事,对对方来说不过举手,那一刻,宫抉淡漠的样子,在她心中却如救世的仙人一般,高深莫测。

    宫抉修长的手指一动,那张借据便在指尖化为灰烬,做完这一切,他连衣摆都没有动,依然那样淡然矜贵,连眼神都没扫旁人一眼。

    少女咽了咽口水,只觉得这样的人,他脚下的泥都是高贵的。

    鬼使神差的,她没管自己那个烂赌的爹,选择跪在了宫抉面前。

    宫抉皱了皱眉,抛了一块银子给茶棚老板,以补偿他今天的损失,但并没有理会脚边的少女,心中想的是,皇姐怎么还不回来?

    “公子……”

    少女怯怯的喊了一声,面若桃李的脸霎是迷人,她低下头不敢看他,并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谢公子帮家父还债,从此,小女子便是公子的人了,为奴为婢,但凭公子吩咐。”

    那个老头也自己爬了起来,见宫抉帮了他一把,跑来感谢,又见对方一表人才,出手阔绰,自己女儿一副有心托付的模样,他虽不舍,也顺水推舟的说道。

    “恩人若是不弃……小女,便给恩人作妾吧!”

    “爹!”少女闻言,脸颊深红,心跳的更快了。

    面对这种神转折,宫抉不耐,直接拒绝。

    “我三十了。”

    老头和少女都是一愣,他们都没有想到,看上去最多二十的公子,竟然有三十岁了!少女才刚满十四呢!

    少女抿了抿唇,心想,这位公子如此芝兰玉树,即便三十,也是她高攀!

    所以她忍着羞怯道。

    “小女子愿意服侍恩人……”

    宫抉皱眉,“我有妻了,不需要别的女人。”

    少女脸上一白,她自详貌美,身段也好,扬城内多的是人想娶她,只是她一直都看不上那些人,又有一个好赌的爹……

    没想到如今她赶着给恩人作妾,恩人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但是想到,恩人的妻子只怕也有这个岁数了,徐娘半老,即便风韵犹存又怎么比得上她年纪鲜嫩?

    所以,她轻咬唇瓣,妩媚的脸愈发动人。

    “小女子……小女子不要名分也可……”

    她爹惊讶了,不明白自己女儿怎么突然这么主动,对方看似尊贵,但到底来历不明,是连名分也不要……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少女哪里不知道自己爹的想法,但是她有预感,眼前的男人非常尊贵,攀上他,即便是没有名分也不亏!更何况,她对自己有信心,一定能博得恩人怜惜,将那个人老珠黄的原配比下去!

    宫抉眉心一紧,身上便带了重重的寒意,对方的胡搅蛮缠,让他耐心告罄了!

    少女一惊,下一秒便被对方的气势压得说不出话来!

    那一瞬间,她甚至有种对方会杀了她的感觉!

    为什么?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但下一秒,一阵微风袭来,解救了这两人。

    暖暖的内劲驱散了宫抉身上的寒,他身体一松,朝门口突然说道。

    “怎么才回来?”

    女子娇俏的声音传来,如春风拂面。

    “人家的卷鸭片都是现做的,费了点时间呢。”

    少女瞪大了眼睛,这个声音,莫非就是恩人的妻子?

    难怪恩人这么绝情,一定是因为他妻子就在附近,不忍妻子伤心,但是,哪个男人不偷腥,她去酒馆卖花,见得还少么。

    既然恩人重视他妻子的感受,那么她就从她妻子下手,想必恩人身份高贵,娶的妻子也是贤良淑德,为了装大度,怎么也会收下她吧?

    带着这种心思,她一脸楚楚可怜的抬头,朝门口望去。

    那一刻,似乎有花朵在绽放。

    一个仿若二八年华的女子俏丽的站在门前,她穿着嫩绿色的纱裙,整个人如初春拂柳,娇嫩艳丽。

    她手上提着油纸包,笑盈盈的看过来,就好像一幅鲜活的画一样!

    眉梢上扬,明眸皓之,气质斐然!那容貌,直接将少女震在了原地!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仿佛会发光一样耀眼!她一定不是恩人的妻子!

    宫抉见宫以沫除去了脸上的易容,就知道皇姐肯定来了一会,见有人缠着他,心里不舒服了,特意除去易容,给别人一个下马威呢!

    如此善妒,真是太可爱了!

    宫以沫很满意自己的出场效果,茶棚里的几个人都看呆了!她笑盈盈的走进来,俏声说道。

    “相公,他们是谁啊,为何跪你?”

    那一刻,少女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原想着恩人的妻子最多是个徐娘半老,没想到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却倾国倾城的美人!

    她泄气之余又有几分恼怒,当下小声说道。

    “您就是恩人的夫人?恩人方才买下了小女子,小女子愿为奴为婢服侍你们!”

    宫以沫微微挑眉,一步步走近,“喔?怎么办,我不喜欢相公身边有别的女人。”

    她如此善妒的话说得极其自然,但偏偏众人听了,却觉得理所应当,如此美人,是该有特权的。

    少女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当着丈夫的面承认自己善妒,一急之下,不由朝宫抉哭了起来。

    “恩人……怎么办,我是真的很想报答您的恩情……”

    宫抉被她肉麻到了,连忙站了起来,朝宫以沫走近。

    宫以沫捏了捏他的手,“相公好狠的心啊,这姑娘哭得可真可伶。”

    宫抉看了脚边的少女一眼,“和我有关么?”

    说着,他不顾少女骤然煞白的脸,带着宫以沫往外走。

    “他们吵死了。”

    宫以沫偷笑,“你一点都不动心?”

    宫抉搂着她出了门,才好似松了口气一般说道。

    “心都在你那,怎么动?”

    宫以沫笑颜如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