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八十一章 生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然后好好教训一下某个仗着自己傻,就乱吃豆腐的小白脸!

    秋行风表示,他很冤啊!

    被宫抉抓着灌了一碗苦药,宫以沫脸都皱在一起了,她偷偷去瞄宫抉,发现那层层黑煞之气,透过面具无限传递!可怕,她们家的男主人也太爱吃醋了!

    秋行风突然就有点怵了,宫抉现在是没武功不错,但是宫以沫有啊!

    万一宫以沫为了她家相公,欺负他怎么办?他一个师傅被徒弟欺负多丢脸啊!

    所以秋行风当机立断,脚底抹油,溜了。

    见秋行风还算自觉,宫抉神情稍缓,“怎么出来了?外面冷。”

    宫以沫哂笑,“这初春的太阳晒晒好啊,我就到花园里坐坐了,对了,这几天治疗,你觉得身体如何?”

    宫抉顿了顿,“还是老样子。”

    宫以沫有些气馁了,但是一想到宫抉肯定比她更急,所以她安慰他道,“你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那个……关于‘天下自然’,你是怎么想的?”

    宫抉轻声道,“没有头绪。”

    他是真的没有头绪,他的脑子里,全部都是皇姐,和独占!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天下自然,既不会如老头一样悟到平衡,忘情绝爱,也不会像皇姐一样,得天独厚,得到认可。

    他也确实将自己逼得很紧,处理政务的时候,都在想这些。

    宫以沫一边吃着宫抉递过来的点心,一边轻声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自然吗?”

    宫抉抬眼看着她,“一花一木,一山一水,一阴一阳。”

    宫以沫抿唇直笑,“你说的没错,这些都是,但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你没有说。”

    宫抉墨玉般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

    宫以沫指着凉亭边,一颗刚刚冒出来的小草说道,“你看它,你看到了什么?”

    宫抉凝神看去,只觉得那草通体碧绿,在微风中轻轻抖动,仿佛在伸展肢体一样……

    耳边,是宫以沫温柔宁静的声音,“你对它最大的感觉是什么?平衡是自然很重要的一环不错,但是还有一个更加重要,它就是……”

    那一刻,宫抉心中似乎也出现了一点光亮,仿佛在指引他通向某个位置,他只需要朝那个方向迈出一步。

    谁知宫以沫突然闷哼一声!

    “啊!痛!”

    那一下,宫抉立马回过神,他见宫以沫满头大汗,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皇姐要生了!

    他连忙起身,一边喊人,一边带着皇姐往早就准备好的产房送去,所有人随时待命,此时倒也不慌乱,只是想着,原本还要几天才生,怎么提前了些?

    宫以沫只觉得那种痛简直无法形容!

    她脸色惨白,抓着宫抉的衣服,期期艾艾的委屈道。

    “痛!”

    宫抉心疼的不行!将她放在床上后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别怕别怕,有我在这!”

    宫以沫疼的说不出话来,她总觉得有些不妙,“宫抉……抉……好痛!”

    “别怕!”他转身朝宫人大吼,“你们快些!”

    女医官颤颤上前坚持了一下说道,“产道未开……羊水未破,可能还要痛会……”

    宫抉一听,恨不得生撕了对方,宫以沫一把拉着他,抓得紧紧的!

    “宫抉,要是,要是难产,你会保大……还是保小?”

    宫抉一听简直气笑了,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时候皇姐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只要你……皇姐,你若是难受就咬着我!”

    宫以沫一听,心里舒服了不少,“宫抉……”

    她瘪瘪嘴,“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宫抉知道她还在后怕当初他差点死掉的事,而且他现在依旧没有脱离险境,这一直都是皇姐心中不安的原因。

    “我不会离开你了,我发誓……”

    宫抉坐在宫以沫床边,将面具摘掉了,低头亲吻她的手。

    “我就算死,也要死在你身边。”

    宫人们是第一次见到宫抉不带面具的样子,当下被他脸上的疤痕吓了一跳!

    而且王爷明显老了好多啊,这……真的太可怕了!但是此时她们手里都忙着自己的事,努力让自己不要分心,不然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

    宫抉感觉到了众人的视线,却丝毫不顾。

    宫以沫见他摘了面具,没有一点迟疑,便想要伸手摸摸他的脸。

    宫抉察觉到她的意图,抿了抿唇,抓着她的手放在了脸上。

    “别担心……”

    宫以沫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来。

    “你什么模样……我都想吻你。”

    那一刻,宫抉心中一酸,只觉得爱入骨髓,也不过如此。

    两只手紧紧交握,宫抉只恨自己悟性太差,迟迟不能领悟第九重,让心爱的女人安心。

    宫以沫安抚他。

    “不是你的错。”

    他们仿佛是心灵相通的。

    宫以沫知道他每一个念头。

    “你不是悟性不够……”宫以沫笑着摸了摸他的脸,又在他眉心一点。

    “你啊……只是因为……心里只有我罢了……”

    多么让人甜蜜又无奈的事实啊。

    宫抉一顿,随即也笑了,“我心里只想有你。”

    宫以沫一笑,又皱着眉忍痛,也没什么力气说话了,这时宫人惊呼一声,“羊水破了!”

    有人过来低头请宫抉,“王爷,此地污秽,王爷还是去外面等吧。”

    宫抉原本担忧的视线一凝,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宫人,“她是我妻子,如今生的是我儿子,有什么污秽?滚开!”

    宫人一听他训斥,连忙吓得滚远了。

    宫以沫有些害怕,那痛感也越来越明显了,让她心慌不已,“宫抉……我怕疼……”

    她说完紧紧咬着下唇,满头大汗,让宫抉更是心疼!

    “不怕,皇姐,我会一直在这陪着你!”

    宫以沫似乎觉得心安一点了,但是因为太疼,她紧咬着牙,浑身被汗打湿,可见有多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宫以沫原本以为她已经到了化境,生孩子会非常简单!但是现在,她知道她错了!

    她还是个女人,生孩子还是会痛啊!

    “为什么还没有生?”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宫抉暴躁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