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六十六章 小别胜新婚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那一刻,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宫抉悬空的心瞬间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温暖,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紧绷。

    他看着眼前哭了又笑的少女……不,应该说小妇人,她是真的很欢喜,大着肚子跪坐在他身上,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即便他变得又老又丑,她还青春靓丽,即便他武功尽失,她已到了化境。

    她还是将他当做失而复得的珍宝,什么模样都欣然接受。

    宫抉松了口气,微微展颜,那一刻,宫以沫突然觉得他年轻了不少,他抿唇笑的模样依旧那么惑人眼球,莫非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见他笑了,宫以沫又凑上前去吻他的唇。

    宫抉却微微躲开了,宫以沫不介意,他很高兴,但是他还是会介意,他这模样,不配和她亲近。

    宫以沫有些不悦的挑眉,“呐,等你好了,又是个大美男了!但是女人比男人老得快,等以后,我变得满脸皱纹,你还是个美大叔的时候,你会和我亲近么?”

    宫抉想都不想的说道,“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宫以沫有些得意的扬了扬眉,“那就是不嫌弃我咯?比如生了孩子后身材走样啊,比如黄褐斑妊娠纹啊,你都不介意?”

    宫抉轻轻抱着她的肚子,微微叹息。

    “我喜欢你的全部。”

    宫以沫满意了,双手捧着他的脸。

    “我也喜欢你的全部!不管是年轻的,年老的,毁容的,没毁容的,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得不得了!你若是再躲,就证明等我老了,你也会像嫌弃现在的自己一样嫌弃我!我会不高兴的!”

    宫抉听得她强词夺理,心中酸胀极了,他的宝贝永远都这么会哄人,让人……无法招架。

    宫以沫跪起来一点,捧着他的头亲吻他。

    她靠近的速度很慢,慢到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宫抉想躲,又忍住了,可以感觉到他的手攥得很紧,睫毛不安的轻颤着,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宫以沫失笑。

    “睁开眼睛。”

    她声音清越,带着一丝甜蜜的低哑。

    宫抉依言睁开了。

    那双深墨色的双瞳似乎在表达疑问。

    “我要你看着,我是怎么吻你的。”

    这句话由宫以沫说来十分霸道,成功的撩到了宫抉,他脸迅速红了一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下一秒,对方甜蜜的唇瓣印上了他的。

    那一刻,天旋地转,宫抉清晰的看到她眼中全是自己毁容的脸,却依旧含情脉脉。

    软嫩的唇瓣一点点描绘他的嘴唇,刹那间,周围都是她的香味。

    宫抉的手不觉将她抱得更紧,主动加深了这个吻,宫以沫非常配合,唇齿纠缠间,吻到两人都欲罢不能。

    床笫间的温度升高,两人又是新婚,又是生离死别,此时干柴热火自不可说,只是宫抉牢牢记得,七个月后不能行房事,死死忍住了,不然可能还有更深一步的交流。

    宫以沫是片刻都不想离了他,怀孕之后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更容易动情,而且她能感受到宫抉比她更加隐忍,遂凑过去轻声道。

    “我已入化境,非寻常孕妇,别人不能,我未必的……”

    这一句话就好像突然点燃一把火,那一刻,宫以沫似乎在宫抉眼中看到了两簇小火苗!

    “你真是个妖精!”

    宫以沫勾唇一笑,“对啊,我就是上天专门派来勾引你的妖精!”

    宫抉将宫以沫扑倒,正当宫以沫以为宫抉会有所动作的时候,他紧紧的抱着她喘息,没有动。

    “七个月后不能行房事……”

    他有些难耐的去吻她的唇,一次次解渴,但是越解越渴。

    “再等等吧……”

    此时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那些复杂的心情,满心满眼都只有眼前的妖精,真是将自己整个人都献给她也不够,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骨血才好。

    宫以沫被他越发躁动的吻亲得咯咯直笑,身体敏感后,对方的吻又重又痒,撩人无形,让她有些干渴的舔了舔唇,抱着宫抉就是一番长吻,小两口简直难舍难分。

    正当她们缠绵到差一点差枪走火,又不会差枪走火的时候,突然一个没好气的声音远远传来。

    “臭小子,你还记不记得你要施针?真是!温柔乡,英雄冢啊!”

    老头的声音让小夫妻瞬间都红了脸,他们方才小别重逢,是有点意乱情迷了,差点忘了大事!

    宫以沫有些懊恼的锤了自己一下,宫抉心疼的给她揉了揉,“傻丫头,你又不知道。”

    宫以沫见他笑得温柔,半边脸依旧俊美如画,美大叔的成熟魅力让她被电得晕晕的,抱着他撒娇。

    “宫抉,你怎么老了也这么好看,迷死人了……”

    宫抉忍不住笑得更加灿烂,“迷死你了?”

    宫以沫瞬间瞪眼,“不然你还想迷死谁?”

    说着,她就将面具给宫抉带上了。

    还气呼呼的说道,“都这样了还有招蜂引蝶的潜质,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面具下宫抉轻笑,心中闪过温柔。

    皇姐是担心别人看到他的模样后,他心里会不舒服,这个傻丫头,他只在意她会不会讨厌,别人,与他有何关系?

    戴好之后,宫以沫又帮宫抉整理整理衣服,然后才和他手牵手走了出去。

    老头见他们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们舍不得出来了呢!”

    宫以沫此时心情好,嘴也甜。

    “哪能啊,老祖宗传唤,我们肯定不会不听的!那,现在开始吧?”

    老头这才满意,“我需要一块很大的空地。”

    宫以沫立刻带他们去了殿前广场,然后让所有宫人都退下,并不许靠近这里。

    老头看了看地方,觉得还可以。

    “平时都是我一个老友助阵,毕竟续命这事,等同于逆天改命,不是小事,你行么?”

    宫以沫看了宫抉一眼,坚定的点头,“只要您告诉我怎么做,我可以!”

    老头点点头,“你只要运功,将周围所有的气都席卷到此处,助我一臂之力即可!”

    说着,也不过多解释,直接开始运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