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六十五章 永远是最好的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他在你身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领悟到第九重,领悟不到第九重,他就会死,如此,你还是要他留在你身边么?”

    他这么一问,宫以沫迟疑了,但是一想到宫抉,她相信他可以!。

    宫抉捏了捏她的脸。

    “我可以。”

    宫以沫目光灼灼。

    “为了你,我能做到!”

    “我相信你!”

    老头不客气的泼冷水,“小子,你可想清楚了,目前只有我能吊着你的命,若是你许久都不能参悟,那我可不陪你耗,到时候你还是只有死路一条,我不见得还有心思救你第二回。”

    “我想清楚了,我要留在她身边,参悟第九重!”

    宫抉认真的看着老头,那眼中的坚定,让人动容。

    老头不由想,若是他当初有这么坚定,这么确定他想要什么,也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当下,他就有点酸溜溜的。

    “行吧,把你相公还给你就是,只是我每一次为他施针,动静都会有点大……”

    宫以沫立刻接过话头,“我可以设下防护气罩。”

    “还有,我最喜欢喝玉祁的酒……”

    “绝对不会给你断货!”

    老头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宫以沫一眼。

    “行吧,老夫去也!”

    说着,他一个闪身就跑了,总算给了宫以沫和宫抉一点独处的时间。

    两个多月没见,夫妻俩互相凝望,竟有种不愿错开视线的缠绵感。

    “我想看看你的脸。”

    宫以沫说着,见宫抉没动,那是那双墨眼却闪烁了一下。

    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揭他的面具,却在最后关头被他抓住了!

    “皇姐,别看。”

    宫以沫鼻子眼睛都红红的,闻言更是带上几分哭音。

    “不好看……”

    宫抉叹息一声。

    那面具做的十分精美,银色勾面,但是宫以沫只要一想到面具下他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心酸!

    他的脸上还有她留下的伤疤,还有被她吸干了生命力后,苍老的痕迹,这些,都被他掩盖在面具后,轻描淡写。

    “我会好的。”

    宫抉见她难过,只有这样劝她。

    宫以沫却突然扭头不肯看他了。

    “你不爱我!”

    宫抉瞪大了眼睛,这指控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怎么可能不爱?

    宫以沫瘪了瘪嘴,“如果你爱我,你怎么会做出这么危险的事?若是我没有救回来,你也死了该如何是好?若是你死了,我活着,又该多痛苦?你却竟然任由我承受这种痛苦,你不爱我……”

    说着说着,宫以沫又哭了,她似乎变得越来越娇弱了,心中又说不完的委屈和酸楚,让宫抉不知如何是好。

    他伸手去摸她的发。

    “如果这么说,你也不爱我。”

    宫以沫一听,双眼含着水光瞪着他!那凶狠的模样,似乎他是她的仇人一样!

    宫抉轻轻笑了,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特质清雅,让人百听不厌。

    “如果你爱我,你为什么要和坏人同归于尽?他羞辱我,就羞辱好了,只要不死,总有机会摆脱困境,可是你为了我,竟然选择和他同归于尽,你就没有想过,你死了,孩子死了,我一个人活着会有多痛苦?

    你让我承受这样的折磨活在世上,你也是不爱我的。”

    宫以沫一瞬间觉得百口莫辩!

    她又气又委屈又怕,最后将宫抉扑在床上,狠狠的咬他的肩膀!

    宫抉轻轻哼了一声,有些疼,但是他双手没忘记保护好宫以沫的肚子,让她不至于难受。

    “我不管,你明明活着,还不让我找到,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她的泪一颗一颗砸在宫抉的锁骨上。

    “我真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太坏了!我不喜欢你了!”

    说着就要挣扎着下去,宫抉连忙将人抱紧了!

    “不行,我没死之前,你都不能不喜我。”

    他含笑着,有些霸道的说道。

    宫以沫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冷香,一颗心始终落不到实处。

    “那你还不让我看你的样子……”

    宫抉抱着她的手一紧。

    “我不想,不想被你看到我现在的模样。”

    宫以沫抿了抿唇,“为什么!”

    “傻瓜。”宫抉与她对视,宫以沫觉得,她几乎要溺毙在那双墨眼之中了。

    “我希望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最好的。”

    宫以沫哑声到,“你什么时候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

    宫抉没有说话,他现在的样子,配不上她。

    家能感觉眼神黯淡,宫以沫又道。

    “我是你的娘子,你应该相信我……不管你是什么样子,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

    说着,她伸手想要去揭。

    宫抉突然抱着她坐了起来!

    “你不后悔?”

    “绝不后悔!”

    宫抉忍着的看她眼中的坚定,心里稍稍松了松,或许,皇姐不会嫌弃他,即便他现在自己都嫌弃自己。

    宫以沫见他不动了,伸手去摸他的面具。

    冰凉的手感让宫以沫一颤,她屏住呼吸,轻轻揭开了。

    眼前的脸并没有多么可怕,宫抉还是宫抉,只是年纪大了些,变成了美大叔,唯一可惜的,是他脸上那三道狰狞的疤,还有那一头半黑半白的发,让他看上去更加显老。

    见宫以沫沉默,宫抉连忙想将面具带回去,他不想被皇姐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容貌毁了,老了,武功尽失,这样的他,自己都很嫌弃!

    但是宫以沫却拦住了他。

    “以后不要带面具了,会呼吸不畅。”

    宫抉捏着面具的手指节发青,不敢看她的眼睛。

    宫以沫突然一笑。

    “你怕我嫌弃你?”

    宫抉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侧向一边,他不敢去看宫以沫此时的表情,他并没有多怕宫以沫会嫌弃他,更怕她眼中会有同情和自责。

    宫以沫偷笑,趁宫抉沉默的时候,她微微抬头,在那依旧性感的薄唇上轻轻印上一吻,微微发颤,但是她知道,那是因为开心。

    宫抉已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惊到了!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却只看得到对方过分浓密的睫毛,和带着喜悦的面容。

    “我好高兴。”

    宫以沫满足的叹息。

    “你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