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五十六章 公主千岁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不过她知道,那就是她的宫抉……

    等宫以沫再次回过神时,方才的一切就好像梦一样,她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莫非真的是梦?

    是她太想他了,所以做的梦。

    她终于认清现实,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但是她却看到在她裙子下,竟然有两个字!

    ——等我。

    是宫抉!

    宫以沫双眼瞪到最大!

    是宫抉,是宫抉!

    可是他为什么不留下,为什么不让她看到?

    宫以沫不明白,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可是她突然不挣扎了。

    因为宫抉还活着……

    这个认知让她喜极而泣。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暂时不能出现,都没有关系,因为宫抉要她等他……

    好,她等,她愿意一直等下去!

    大煜皇宫。

    最近各方势力汇集,让整个朝堂如履薄冰,宫抉据说已经死了,宫以沫又消失了,难道大煜皇权要由一群奴才掌控?

    一开始争吵声还是很小,但是渐渐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已经一个多月了,还待如何?

    虽然有一个八岁傀儡帝在,但是他才八岁,懂什么?

    在这种纷乱声中,有人直接就站出来说要另立新君,然后也有人说要派另外的大臣辅佐小皇帝之类的,说到底,就是要分权。

    又一日,正当那些有小动作的人想要大干一场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谁说大煜无主?”

    众人闻言一惊,扭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穿黑色朝服的高挑女子走来。

    她眸光如电,一扫之前颓废,此时精神有了,却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

    “是公主……”

    “她竟然回来了……”

    龙座上的小孩一看到宫以沫,就露出有点害怕的表情,还是他身边的白生将小皇帝按住了,才没有丢脸。

    宫以沫大步走入殿中,两百多人视线齐刷刷汇聚在她身上,看到她就已经很惊讶了,看到她越发大的肚子,那眼神更加微妙。

    有人直接就说了。

    “公主,朝堂重地,女子不得入内乃是祖训!”

    宫以沫双眼淡淡瞥去。

    “父皇封本宫为固国公主,享太子尊崇,也就是说,除了太子就是本宫地位最高,为何不能出入朝堂?”

    那人败退,又有人说。

    “公主怀着身孕,应该安心养胎才是,这朝堂上的事,就别插手了。”

    宫以沫冷笑一声。

    “谁说女人就应该在家养胎?论才智谋略,论功绩卓越,本宫在此,谁能出其左右?既不能,就闭嘴吧!”

    那人想反驳,但是论功绩才德,还真没有人比得上宫以沫,这么一想,那人也就闭嘴了。

    宫以沫言辞犀利,仰头阔步走进来,直到她走到了朝臣的最前方,才停下来,转身一扫身后。

    华丽的宫裙一转,流传出星辉,那金色华冠更是衬托得她姿容无双,风华绝代。

    “现在,摄政王不在,本宫欲代替摄政王摄政,诸位可有异议?”

    一句话掀起轩然大波,那些老一辈的清流骨干也开始不认同起来,女子摄政,这是要做女皇么?

    “公主此言差矣,摄政王到底是失踪,还是身亡,尚不能确定,但公主的意思是,摄政王一日不归,公主就要摄政一日?那我大煜,岂不是成了女子当家?公主此举,和那玉祁太后有什么不同?”

    说这话的是两朝元老,为人清正,也是出了名的迂腐。

    宫以沫微微一笑,脸上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是已经好太多了。

    “摄政王会回来的,本宫只是希望在他回来之前,守好这大煜江山,若是你们有意见,不如来试一试。”

    她抿了抿唇,“你们治国,谋略,武功,能力,任谁有一项能胜过本宫,本宫绝对退位让贤,但是你们想用本宫是女人这一点来否决,本宫不同意。”

    “你!”那老臣思量半响,最后惊觉,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出其左右,难不成他们竟然要听一个女人的话?

    “公主要带着一个孩子垂帘听政,也要自身端正才行!”又一个老臣说道,“你未婚先孕,已经令皇室蒙羞了!如今还想带着这个父不详的孩子上朝?简直没有将祖训放在眼里。”

    “谁说父不详?”宫以沫突然怒了,她眉梢一挑!“本宫好声好气跟你们商议,你们莫不是将本宫作那软柿子捏?”

    她声音一落,突然从她脚下开始,凝结出一层寒霜,然后那寒霜如有生命一般朝四处蔓延,那些官员见状,惊慌失措的后退,但好在宫以沫只是想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并没有直接冻住他们,但也让他们吓的够呛了。

    她厉眸一扫全场!

    “本宫是父皇亲封的女太子,地位之高,就算要推了小皇帝自己登顶,也符合父皇旨意!古往今来,是没有过女皇帝,但是没有说过,一直都不会有!”

    宫以沫的话让他们害怕之后更是心惊肉跳,他们大煜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强迫他们,非要作摄政王,一个直接告诉他们,她是女太子!

    但这还没完。

    “父皇亲自下旨,将本宫许配于摄政王,本宫肚子里的孩子,自然就是他的!谁敢再说父不详三个字,本宫杀他满门!”

    这一句话字字句句像敲击在众人心头,他们差点忘了,宫以沫是先皇赐婚过的人。

    “摄政王手中的兵马,本宫就绝对调派的权利,若是你们有什么念头,最好摒弃,因为本宫,不一定就比摄政王好说话。”

    这算是威胁了。

    “最后,本宫只是要暂时摄政,等摄政王回来便归还,若是你们再有二话,本宫也不是不能血洗一次,反正盛世之初,总是要死人的!”

    一番话连压带打让众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上方早就吓傻了的小皇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才让众人如梦初醒!

    他们看着上方的宫以沫,突然有种两股战战!

    “还不跪下!”

    一声喝令,竟然让众人下意识的跪下了。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以沫这才勾了勾唇。

    看着跪拜的众人,她心中却暗下决定,她要振作,她,要等宫抉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