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四十二章 想象力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咬牙对下面的人说道,“你们杀了他也无用,在玉祁,有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就算司无颜死了,玉祁也不会落入你们的手中!”

    司无颜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这说的我好没用……”

    下方的人似乎也觉得只是杀了司无颜,并不会造成玉祁大乱,但是他们要的也不是玉祁大乱,而是要宫以沫杀人!

    只要开了头,便无法再收手了,所以他们就是要逼着宫以沫迈出那一步!

    “公主不用再说了,杀了他,不然死的就是你!”

    宫以沫眼中闪过愤怒的火光,“如果本宫说不呢?”

    对方脸色一沉,正准备说给她点颜色瞧瞧的时候,宫以沫突然眯了眯眼,那一瞬间,属于她大公主的气势爆发,竟然让对方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如果本宫说不,你们就要让我试试钻心之痛?呵呵,你尽管试试,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本公主!本宫还敬你们是有血性的汉子!”

    “宫以沫!”司无颜见她这样刺激对方,有些担忧。

    下方那人也没想到宫以沫都这样了,还不听话,他皱了皱眉,但是一想到大计,这个时候将宫以沫逼得太紧对他们没有好处……所以他直接跳过了这一茬,说道。

    “罢了罢了,今晚就给公主一个面子,如此……公主请吧!”

    宫以沫心中冷笑,她也想去会一会那个刀疤脸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司无颜不放心,“你这一去,等宫抉他们来了,只怕会举步维艰。”

    宫以沫脚步一顿,最后严肃的说道。

    “若是他们,以我要挟逼迫你们做什么,不要听。”

    司无颜苦笑,“你是在开玩笑?不说我们,你觉得宫抉知道你有危险,他会无动于衷?”

    宫以沫沉默,最后下城门之前缓缓说道。

    “不管发生什么,叫他相信我。”

    见宫以沫下来,对方目的达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请公主去作客还真不容易啊!公主,请——”

    宫以沫的视线在这些人中转了一圈,她知道那个幕后主使者就在这一群人当中,她却不知道是誰,心中烦闷,事已至此,只能见招拆招了!

    回去的路上,雪莲见宫以沫也来了,她惊慌问道,“沫儿!你怎么这么傻!都说不要管我,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宫以沫和她同坐一辆马车,看到她不由露出笑来。

    “没事,这件事和你无关,是我,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中了同心蛊。”

    “什么?”雪莲惊呆了,但是因为她不是长期和宫以沫在一起,所以对这件事,她也没有发言权,只是闷闷说道。

    “为何连你也中招了呢?这可如何是好……”

    宫以沫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就这样,她们一路到了莲国。

    宫以沫见雪莲依旧住在当初她住的寝殿,心中唏嘘不已,然后对方带她去了另一个住处,在路上,宫以沫突然说道。

    “本宫要见你们的王。”

    带路的人一愣,“王不是您说见就能见的……”

    “都亲自来接我了,何必藏头露尾,本宫真看不得你们这种扭捏做派!”

    对方一愣,随即露出怒色!

    “公主莫非真以为自己是来做客的?您最好还是老实点,不然,蛊虫钻心的感觉可不好受!”

    夜色下,宫以沫脚步一停,风吹起她的发,那盈盈小脸是说不出的冷肃。

    “若是他不来见本宫,下一次,本宫就告诉雪莲,他的真实身份。”

    宫以沫的话让对方慌了,“什么真实身份,公主不要乱说……”

    “呵……”宫以沫轻笑,而她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人,穿着普通的侍卫服,长着一张普通的脸。

    但是他一出现,宫以沫面前那个人就躬身下去了,宫以沫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有些悲哀的谈了口气。

    “我到底该叫你什么?义父?父亲?复崖?还是……雪夜?”

    她缓缓侧身,瞥了对方一眼。

    深夜的王宫寂静无声,精巧的殿宇前,一绝色女子笑意妍妍的回眸,但她眼中,是森寒冰封。

    那侍卫叹了口气,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露出一张狰狞的刀疤脸,他冷淡说道,“叫什么都没有关系,只是没想到,公主如此聪慧。”

    宫以沫伸手将耳边细碎的发挽到耳后,淡淡说道,“其实并不难猜,我看似不在意,事实上,在不放心的地方,所有入口的东西我都会小心,实在不可能染上同心蛊,唯一的可能……就是当初失忆,不知事的时候,被某些人钻了空子。”

    雪夜轻轻一笑,“原来如此,也是,公主一直都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这一点……也不知像了谁。”

    宫以沫同样冷笑,“总不是像了你。”

    雪夜笑容微凝。

    “我知道你身上有一个不属于凡俗的东西。”

    他突然正色道。

    宫以沫知道他说的是空间,也不遮掩,“所以呢?”

    “所以……你不是我的孩子。”他笃定的说道,“我是**凡胎,你娘也是普通人,只有那块石头,是从天上来的,而莲儿服用石粉长大,故而怀的孩子,也不是人的孩子,所以才会有不属于凡俗的东西。”

    宫以沫嗤笑。“该说你很有想象力?”

    他摇摇头,“你看看你,你所知道,所会的一切,都不是一个在冷宫长大的孩子能接触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天生就会。”

    说着,他抿了抿唇,“虽然你现在似乎也是**凡胎,但是我从不敢小瞧你,宫以沫,你是一个危险的人。”

    被一个十分危险的幕后主使者说成危险的人,那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宫以沫抿唇笑道,“我该感谢你如此重视我?”

    他点点头,“对你,我一刻都不敢放松!”

    说着,他步步靠近,盯着她的眼神,一瞬不瞬,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

    “我是来成就大业的人!而你,就是我最大的绊脚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