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零七章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眯了眯眼,有些烦闷的让人将尸体抬走,然后扭头质问金允。

    “你这附近,可有‘瘴’字开头的地名?”

    说着,他冷脸补充道,“环境阴暗,因为要养蛊,人迹罕至,因为他们潜伏了很久没有人发现,或许,是森林地带,方便就地取材。”

    听宫抉这么一分析,金允心中只有一个答案了。

    “瘴云林,唯一符合条件的地方。”

    宫抉眯了眯眼,看着远处漆黑的夜,突然笑了。

    只希望那些抓走皇姐的人,有承受他怒火的觉悟。

    ——

    下马车的时候,因为宫以沫走不动,那车夫便背着宫以沫走,而司无颜也有人背了起来,他们一步步走到地下,没想到在地下竟然有天然形成的溶洞!

    宫以沫眯了眯眼,这样的话,若是宫抉来了,只怕也难找到这个地方……毕竟这里是森林,而且还是黑夜。

    看来只能靠自己的,不过下了马车后,有机会宫以沫还是留下了记号,若是宫抉来了,一定会发现的。

    溶洞深入地下,七弯八扭,不是长期住在这,还真容易迷路。

    洞里还有不少人,只是一个个面无表情,做着自己的事,对他们看都不看一眼。

    渐渐的,宫以沫闻到了腐臭味,她扭头看去,火把的光线中,她看到了一个堆满了尸体的坑洞!在尸体上,还有奇怪的虫子在扭来扭曲,不难想象,这都是用来做实验的人!他们不仅被迫害死,死后的尸体也成了董鸾仪养虫的温床!

    宫以沫将一切暗收眼底,心里窝着火!

    但是司无颜却是个憋不住的!

    “妖妇!你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把人命当命!就不怕自己死的时候,也会这么凄惨么?”

    董鸾仪朝尸堆看了一眼,噗嗤一笑,用一种不屑的姿态说道。

    “这么点人算什么?若不是他们胆子小,死活不肯抓更多的人,我也不至于才改良蛊毒……”

    司无颜冷笑,“你还是一点都没变,难怪尚明希知道可能会见到你,死活不来,果真是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尚明希三个字给董鸾仪的刺激远比关在金大多了!

    她脸瞬间发青!在火光中,就好像女鬼一样!

    阴沉沉的声音幽幽传来。

    “放心吧!等我大权在握,我现在经历的痛苦,都会一一施加到你们身上!”

    宫以沫一直保持沉默,软骨散的解药,司无颜一早就给她了,只是他看到董鸾仪搜身没搜到,以为她掉了,所以才这么焦急,但事实上,她的武力,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她也不会贸然出手,她还想多刺探一下敌情。

    比如,见到那个躲在玉衡的幕后黑手。

    很快,他们到了。

    一个巨大的溶洞内,有石头雕刻的座椅,一人坐在一个金龙环绕的首座上,周围镶嵌着夜明珠。

    这无非是最讽刺的事了,一个喜好奢华繁复的人,却只能躲在底下,做自己的皇帝梦。

    宫以沫有些失望了,因为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幕后主使者。

    “雪色。”

    宫以沫被放下来之后,软倒在地,但是她面容沉沉,冰冷的声音在溶洞内回旋,让雪色一惊!

    “你们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若不是宫以沫看上去明显不对,雪色只怕就要跑掉了,他不是宫以沫的对手,也只有狂化后有一拼之力。

    董鸾仪对雪色很瞧不上,“放心,我已经搜过身了,她中了软骨散,杀不了你的!”

    雪色这才冷静下来,在龙椅上坐好,但是他身后一个人却上前,那个人信不过董鸾仪,又把了一次脉才放心。

    宫以沫仔细打量对方的脸,发现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是一张她没见过的脸,脸色有点苍白,或许是和常居于地下有关。

    见那个刀疤脸点了点头,雪色笑了。

    “宫以沫,你也有今天?!”

    宫以沫轻轻一笑,“比不得你,做梦都想复国,如今……似乎还真成皇帝了,这是老鼠国么?”

    雪色一愣,随即大怒!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嘲讽了!

    宫以沫轻轻嗤笑,“有时候我真高兴我不像你,不然这么愚蠢,倒不如不出生了!”

    雪色这才知道宫以沫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谁告诉你的?”

    宫以沫耸耸肩,“没有谁,猜的。”

    雪色闻言,神情变换了一阵,最后竟缓缓笑了。

    “像我……你自然不会像我,谁知道,你到底是那块怪石头的种,还是人的种?你娘日日服用石粉,睡在石上,谁知道你是不是人?”

    宫以沫嗤笑,“我宁可是石头生的。”

    雪色再次大怒!她娘看不上他也就罢了,宫以沫也对他一副不屑的态度凭什么?!

    他也不想再拖,狞笑道,“既然来了,以免夜长梦多,做我们的一员吧!”

    说着,他也要逼着宫以沫服药。

    看着那递到眼前的药丸,董鸾仪有些不服气,但是最后还是抱着胸在一边看着,毕竟她怀里有更重要的东西。

    宫以沫突然问,“服下之前,我能知道这母蛊在谁体内么?”

    雪色一挑眉,刚想说,就被那个刀疤脸给拦住了。

    “你不用知道,吃了就是!”

    宫以沫见这人戒心很强,无奈之下只好伸手,“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吃就是。”

    说着,她当着众人的面,费力的拿过雪色手里的药丸,但是在转瞬间换为了司无颜给她的解药,当真吃了下去。

    所有人看的分明,雪色见她脖子一动,刚想说她还很识相,但是下一秒,那个刀疤脸却突然说道!

    “不对!她没有吃下去!”

    瞬间!所有人都动了!

    雪色惜命,他下一秒便躲远了,而董鸾仪见局势混乱,心中害怕,便想要逃走。

    那个车夫却大喊一声,“她怀里有火药!”

    那刀疤脸一听微微一愣,“派人去追!”

    而宫以沫则是第一时间将解药拍到司无颜嘴里,将他拦在身后,对刀疤脸笑道。

    “原来,母蛊在你体内。”不然她不会那么快感应到她没吃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