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二章 抱歉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那些雪族人,既然你想放,放了也行。”

    宫抉突然松口了,他虽然讨厌雪族人,可是他毕竟不是以前的宫抉了,若是雪族再敢生事,他有绝对的自信能保护好怀里的小人儿,并且灭了对方!

    之所以要杀他们,也是为了以绝后患,省得麻烦罢了。

    但现在,他显然对另一件事情更感兴趣!

    见宫抉松口了,即便感觉到了危险,宫以沫还是一喜,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然对方下一句话就让她的神经再一次紧绷了!

    “只要皇姐告诉我,这链子……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这……她可不可以不回答?

    宫以沫双手背在身后,她真的不是一个色胆包天的色女啊!她真的不是故意跑去睡了人家就跑啊!她是受害者!她也很无辜啊!

    她渐渐低下头去,就好像做错了事的捣蛋鬼,半响都没有想出一个答案。

    “我……这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跑到我手上来……我不记得了!”

    对!她失忆了!

    宫抉忍不住想笑,冷清的俊脸一瞬间展颜,在这暧昧危险的气氛中,竟有些妖异!

    他搂着小娇妻,轻声说道,“那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好了……”

    谁要回忆这个啊!

    宫以沫想逃,但是被抓得紧紧的,她真想捂住耳朵来一句“我不听我不听”啊!

    宫抉墨眼含笑的盯着她这幅怂样,低头舔了舔她的脸,果然一如既往的甜美。

    “你干什么舔我?你……你是狗么!”

    宫抉轻笑,“我只是舔舔,总比有的人,对我做了那样的事,还不负责任的抽身而去,害得我还以为……只是一场春梦呢。”

    宫以沫又怂了,灵动的大眼睛垂下,就是不敢看他。

    “……或许就是做梦呢!”

    她说的好没底气。

    “是是是……做梦。”

    宫抉只要一想到那个时候,他连她是生是死都无法确定,想她念她痛恨自己到无法入眠,就恨不得将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融到他身体里去!看她还能不能离开他!

    而且,她竟敢忘了他!

    宫抉突然收了笑,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是做梦,梦到有个小妖精,跑到我床上来勾引我,被我压在身下为所欲为之后,跑之前还不忘偷走我的项链!”

    宫以沫看了看手上缠绕的链子,下意识的说道。

    “这个是我的!”

    这么精美的指南针这个时代怎么可能会有?

    而话一说出口,宫以沫就楞了一下,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坐在河边,他们手里拿着糖葫芦,在许愿。

    然后她……亲手将这条链子挂在了宫抉的脖子上……

    突然,天旋地转!

    她被一具火热的男性身体压在了身下!

    双腿缠在对方腰间,这个姿势也太羞耻了吧?

    宫以沫不敢动,一动就加重了刺激,她只有委委屈屈的说道。

    “你,你干嘛……说话就说话,医师说不让行房事的……上一次……”他让她痛了好久!宫以沫刹车太快,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宫抉挑眉,居高临下。

    “这么说,你也承认上一次是你……睡了我?”

    宫以沫捂着脸,能不能不要这么羞耻!而且,什么叫她睡了他,明明是他用强……

    “明明是你!你……你对我做了过分的事!你都差点伤了小宝宝!”

    一说到宝宝,宫以沫底气瞬间足了!

    而宫抉一愣,态度也一下软了下来,是啊,孩子,他们还有孩子。

    宫抉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摸了摸她的肚子,最后竟然僵硬的说道。

    “他没事吧?”

    一见对方态度有软化,宫以沫瞬间气势拔高了!

    “怎么会没事?那次……之后,我回来痛了很多天!”

    宫抉听了,虽然冷着脸,但却心疼死了!他若是那天没有喝酒就好了!他绝对不会伤了她和小宝宝的!

    宫以沫见他似乎有点愧疚,趁热打铁,连忙捂着小脸苦闷的说道,“就是因为那次,我就经常肚子痛,根本就不能行房事,你还欺负我……”

    宫抉叹息,他的皇姐又开始撒谎了!

    上一次……他虽然喝醉了,可是一听她肚子痛就立马放过了她,这丫头,竟然还想用这个来拿捏他?以为这样,就能躲过一劫?

    宫抉压了下来,取掉她的发簪,放开她满头青丝。

    见诉苦没用,他又贴近了自己,宫以沫想跑,他却卡着她不让她动,而且照他这动作,等会显然要坏事啊!

    “你干嘛!”

    宫抉手指一点点插入她的青丝中,一点点把玩。

    “皇姐不是说我欺负你?”他眼神清幽,“我总不能白担了骂名。”

    诶?!宫以沫惊悚了!对方终于要吃掉她了?!

    淡定!淡定!他没有直接上,看来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没……你你你没有欺负我……”

    宫抉闻言,手肘撑在她正上方,轻声一笑。

    “那上一次……你不是还说我弄疼你了?这就是欺负啊。”

    他低哑的声音一点点撩拨她的神经,甚至他还恶意的用她的青丝发尾,去搔挠她的耳朵。

    宫以沫一缩,简直就像砧板上的肉啊,让人为所欲为!

    她欲哭无泪,“……没,也没多疼……”毕竟中途打止了。

    “哦?”宫抉低头亲了一下她的脸,委屈的说道,“可是怎么办,我好像受伤了。”

    宫以沫瞪大眼睛瞧,莫非他欲求不满憋出毛病了?此时她竟然完全没有顾忌到,宫抉对她那是想亲就亲。

    “你哪里受伤了?”

    宫抉松开她的发,拉着她的手,一直按在心口上,宫以沫一惊,想收回!却被宫抉强硬的按住了。

    宫以沫一抬头,见他是笑着的,可是那墨眼中,却不知何时染上了丝丝凄苦,让她一愣!

    为什么,强大如他,也会有这样的眼神?

    “我的感情受伤了。”

    宫抉强笑了一下,深深的,切切的看着她,似乎要将她烙印在灵魂深处。

    “有时候我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爱你……可是当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我却发现,除了更爱你和爱你入骨,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