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九章 装病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一见宫以沫满头大汗,宫抉瞬间慌了神,抱着宫以沫就好像一阵风一样,一下就没影了。

    罗启见王爷抱着公主去了王宫的方向,叹了口气,他看出来了,王爷想杀人,公主不同意……那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杀不成啊……

    罗启板着脸,心中坚定的认为,王爷就算变强了也不会改变妻奴这个事实,他还是不要对莲国这些人太过分的好!

    所以他直接命所有侍卫驻守在宫外,并亲自将复崖和雪莲扶了起来。

    复崖一看这个独臂人是摄政王身边重用的部下,不由担忧的问道。

    “王爷可会放过我们?”

    罗启没想到对方会问他,这时,雪莲又急急的说了一句。

    “莲国的雪族人绝对不是坏人!大人能不能帮我们求求情?”

    一想到这个人到底是公主的娘,罗启抿了抿唇,说道。

    “有公主在,不必担心。”

    复崖和雪莲都有些不信,虽然摄政王看上去和沫儿感情很好,但是摄政王那样强势可怕的男人,会听自家女儿话么?

    罗启也没多说什么,王爷不在,他就必须要主持大局。

    整个莲国都被封锁的情况下,那些老百姓逃也不敢逃,罗启让他们全部归家,他们也就老老实实的回去了,将自己锁在屋里,期盼这一次能熬过一劫。

    复崖见罗启十分冷硬,也不好找他多说,便扶着自己妻子,也往宫里去了,不知沫儿怎么样了,为什么会突然肚子疼?

    但今天这婚,是结不成了……

    宫抉将宫以沫放在床上,连忙叫人请医师过来!

    莲国的医师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一到属于公主的闺房,他就感觉到了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杀气!

    宫抉见宫以沫小脸苍白,脑子里不停的在阴谋化的想:是不是雪莲给沫沫下毒了?就是为了用沫沫威胁他?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宫抉眯了眯眼,哪怕她是沫沫的娘,也只能去死了!

    “王……王爷……小人是莲国的医师……”

    “滚过来!”

    宫抉对雪族所有人都全无好感,一开口,杀气更重,几乎让这个抱着药箱的小老头抱不住自己的箱子!

    他见摄政王霸占着床头,也不敢赶人,只是小心翼翼的请示说自己要把脉了……

    宫抉墨眼泛着寒光,一扫来,医师老头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被他上下扫了一遍!

    终于,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床头,摄政王这才将床上小人儿的一只手,放在了他面前。

    “好好把脉!”

    宫抉见宫以沫皱着眉难受,心里非常恼怒,当初他为什么没有精学医术?!这么一恼,他语气更差了!

    “她不容许有事,你应该懂本王的意思。”

    “懂!懂懂懂!”

    医师连忙把脉,然后摒除所有杂念,哪怕冷汗浸湿后背也没有发觉,那一刻,他觉得他的医术发挥到了极致!

    可……为什么他觉得公主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毛病?

    顶着身边骇人的压力,他又仔细的探了探脉,除了有些内息紊乱,他能说一句大的小的都很健康么?

    老医师内里的小人泪流满面。

    “相……相公……”

    宫抉原本正盯着这个看上去好像不中用的医师看,突然听到宫以沫娇娇软软的喊相公,他一愣,有些意味不明的看了宫以沫一眼,温声说道。

    “怎么了?”

    宫以沫心里还有些后怕,应该没有喊错吧……反正对方应了应该就没错,她可怜兮兮的说。

    “我想喝水……”

    “那你有没有感觉好点?”宫抉声音越发温柔。

    “好……好多了……”

    宫以沫对他的温柔还有点不适应,虽然脑子里一下多了很多记忆碎片,但是她都还没来得及去理清!

    宫抉直接当着医师的面,前倾身体,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稍等,我去给你倒水。”

    宫以沫紧巴巴的点头,看着他莫名一笑之后就出去了,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时,在旁边装隐形人的医师一脸为难,他小声说道。

    “公主,您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小人才疏学浅……”看不出来啊!

    宫以沫双眼一直盯着门,确定宫抉去倒水去了,吐了吐舌头,飞快的说道!

    “没有啦!我是骗他的!”

    医师一惊!突然觉得床上这个女娃娃简直就是勇士啊!她居然连摄政王都敢骗!就算摄政王喜欢公主,公主这样也太胆大了吧!

    “那……小人要怎么对王爷说?”他一脸为难。

    宫以沫眼珠子转了转,一边警惕的盯着门口,一边小嘴飞快说道。

    “你就说我这个病很严重,受不得刺激!”所以摄政王在意她的话,就必须要听话,顺着她的意啊哇咔咔!

    医师欲言又止,这样真的好么?

    宫以沫一脸坚定,“反正怎么娇弱怎么说,请毫不吝啬的将我形容成一朵娇花!”

    想到什么,她还小声的补充道,“还有,一定要告诉他,我现在这种情况……不能行房事!”

    医师摸着胡子,有些尴尬。

    “其实可以了……”刚刚探脉,他发现她的子息沉而有力,应该有三个月了。

    宫以沫一脸严肃!

    “不可以!你一定要告诉他不可以!”

    她还没有准备好……她才第三次见摄政王呢!

    宫抉在门前,杯子都快捏破了!

    皇姐每一次打小九九的时候,小嘴都特别甜,他一听她叫他相公,就知道有诈,果然!这小妖精!

    竟然还想骗他,还不许他实行丈夫的权利?

    宫抉双眼闪过一道浮光,走了进去。

    见宫抉一进来,宫以沫瞬间作娇弱状,怯怯的看着宫抉,他气势太强,她害怕还真不是装的。

    医师也被大摄政王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威势压制,在心里酝酿了几次都没有说出公主交代他的话,宫以沫一边伸手去接宫抉手中的水,一边朝医师使脸色,但是对方就像哑巴了一样,怎么都不开口!

    宫抉暗笑,将手抬高不让宫以沫够到水杯,然后直接朝一脸纠结的医师挥手。

    “下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