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七章 傻妞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当宫以沫有些火热的唇轻轻贴上宫抉有些冷的薄唇时,那一刹那!世界都好像失声了……

    宫以沫突然瞪大了眼睛,仿佛有很多画面在她眼中闪过,竟然都是他们亲吻的画面!

    他们已经亲吻过很多次了?

    那这个男人……

    而宫抉却早就忍不住了,在她送上香吻的一瞬间,他双手紧紧的将人抱住!化被动为主动!

    宫以沫原本想浅尝即止,可对方突然火热的相拥,以及那仿佛要吞吃掉她的纠缠,让她害怕了!

    她想退,可脑子里那么多关于宫抉的画面一一闪现,竟然和她以前的记忆相违和!

    她怎么会有两世的记忆?就好像重活了一次一样……

    在她愣神时,她已经彻底被宫抉侵占了!

    宫抉爱死了她甜美的唇,一沾到她,他的理解就好像瞬间被烧毁了一般!他终于能确定他的宝贝还活着了,就在他怀里!鲜活的,让人欲罢不能的妖精!

    他太过热情墙衣,让宫以沫只能闪躲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感觉她要融化了!

    终于,宫以沫一把推开了宫抉!

    但是不可否认,她身体的热情已经被宫抉一个吻点燃了,以至于她推开了宫抉之后,竟然又想贴上去!

    此时她脑子乱纷纷的,一下想着那些突然涌入的记忆,一下想着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她都不敢看周围,那些隐晦又火辣的视线让她无地自容,她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在马背上和宫抉拥吻!还是在她嫁人的日子?

    也不知她身后的雪莲是什么表情。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雪莲!宫抉那家伙竟然敢这样轻薄她女儿!她……

    复崖一把拉住了她。

    “傻莲儿,你难道还没看出来么?”

    复崖轻轻叹了口气,“他们俩是夫妻啊,我们都误会了,他们之间感情很好。”

    对,很好!他作为男人,能感觉得到宫抉那种狂热,让他一把年纪了,看着都有点尴尬啊……

    “你怎么能这样!”

    宫以沫脸红得滴血!

    她又怕又羞又怒的瞪着宫抉!这么多人,他怎么能……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对她那样?

    此时她胸口剧烈起伏,一副气到了的模样,却不知一吻过后,她眼角染上一抹桃色,妩媚得,让宫抉恨不得在这就要了她!

    但是不能,他只有更加用力的吻她!来稍稍缓解这两个月一来,他的思念和渴望!

    宫以沫还想说什么,可宫抉一个字都没说,就再一次将人拉到怀里,吻了上去!

    宫抉的部下见自家王爷又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在马背上强吻公主,都干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了。

    谁能想到,那么冷傲的一个人,平时在他们面前,就好像移动的冰块一样,遇到公主,一下就变成火焰了!

    听到别人的干咳声,宫以沫羞得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但是不行,她被宫抉紧紧抱着,还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与她一再深吻!唇齿间都是他冷清又热烈的味道,她稍稍动一下,都会摩擦出更加激烈的火花!

    一股陌生的**让她想搂着他的脖子回应他,可是理智又告诉她不能像对方一样疯狂,两相折磨下,她忍不住哭了,她没时间去理清记忆,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

    可当她的泪落下时,宫抉长长的睫毛一动,便睁开而来眼睛。

    那是一双多漂亮的眼眸啊!

    如墨玉般,能将人灵魂都吸走!

    他仿佛很痛苦,也很哀伤,就好像一个人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很久,而她,就是他唯一的光明。

    这样,她还要推开他么?

    宫以沫不觉有些痴了。

    她半闭着眼盯着他的眼眸,鬼使神差的,突然放弃了抵抗,甚至顺从自己的本心,打开了齿关,和对方一起纠缠……

    当她双手爬上对方的脖子时,宫以沫终于没办法再骗自己,她是爱这个男人的,她的身体哪怕没有记忆,都会本能的爱这个男人。

    宫以沫的主动就好像最猛烈的春药!

    宫抉一手勒着她的腰仿佛要勒断一般!一手深深插入她的青丝!就在宫以沫几乎要窒息的时候,他猛地放开了她!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快克制不住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都觉得再这样下去,搞不好要擦枪走火!偏偏他们还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被迫围观好尴尬啊!

    宫以沫神思恍惚,被放开之后,她大口喘息,一抬头看着宫抉,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宫抉却笑了。

    “宫以沫,你还想嫁给秋行风么?”

    宫以沫懵懵的,还没回过神来,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宫抉挑了起来。

    恍惚中,宫抉那俊美得有些妖异的脸愈发展颜,那笑让她忍不住呼吸一滞!

    “本王告诉你,不管你穿多少次喜服,你都只能嫁给本王一个人!”

    宫以沫被他这突入而来的霸气摄住了心魂,迷糊中,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

    “傻瓜,孩子也是我的!”

    宫抉再一次轻轻吻了吻她红肿的唇,一字一句的通知她。

    “宝贝,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身体,你的孩子,甚至你的心,都只属于我一个人!”

    宫以沫突然有些羞怯的躲过他的手,怎么办……她突然感觉她要再一次爱上他了……

    “那……那你以前……”

    她心里突然对宫抉的曾爱人有疙瘩了。

    宫抉勾唇一笑,“没有以前,那些都是你臆想的,我所有的过去,只有你,一个人。”

    她……她臆想的?宫以沫傻傻抬头。

    “那……你不是要杀我?”

    宫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眼中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了。

    “我爱你尚嫌不及,怎么可能伤害你?是你离开了我,我不得不满世界的找你。”

    说到这,他眼中闪过一丝痛色,不过没关系,都过去了。

    “那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宫以沫迷糊了。

    宫抉含笑上前,亲吻她的额头。

    “傻丫头,我们,是夫妻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