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五章 迎娶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这时,宫门突然被打开了!无数的人涌了进来,竟然都不是莲国人,而是宫抉的人!

    他这是要干什么?逼嫁?!

    宫以沫一回头,就看到那个让她想要落荒而逃的身影!

    此时宫抉已经换了一身喜服,鲜衣怒马,高坐在马背上,他是那样的俊朗不凡,英气逼人!

    宫以沫突然觉得她以前喜欢他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他身上具备所有少女梦中情人该有的一切优点,若是他们之间没仇就更好了!

    宫抉见宫以沫转身想逃!不由轻笑。

    整个皇宫都被他包围了,不仅如此,他还包围了整个莲国!大军压阵,除非皇姐不在意满城人的生死……但她都认莲国的王和王后做爹娘了,怎么会不在意莲国这些该死的雪族人?

    宫抉双眼冷冷的扫过复崖等人,一定是这些人见皇姐忘了一些事,便哄骗她留在莲国,等会,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皇姐,过来。”

    他高高在上时,给人的压力越发沉重,宫以沫光觉得害怕去了,哪里还听得出对方语气中那一点温柔?

    见宫以沫僵直了身子,背对着他,宫抉好整以暇的放软了语气。

    “不过来?那就杀了在场这些碍事的人可好?”

    宫以沫泪目了,一回头,控诉的看着对方,而雪莲下意识的拦在宫以沫面前,怒声说道,“你想对我们怎样没有关系!可是沫儿肚子里还有孩子,你能不能放过她?”

    宫抉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不过就做了皇姐一个多月的娘,倒是有几分真心,说来,还是那个小东西让人不得不爱啊……

    “皇姐,我说——过,来。不要逼我动手。”

    那阴沉沉的声音就好像过电一般,让宫以沫从脚后跟一直寒到头顶!

    她丝毫没有注意对方说的是“我”,而不是“本王”,她心中天人交战!

    过不过去?这么近的距离她好像也跑不掉,就算她跑掉了,师傅怎么办?娘怎么办?

    她纠结了片刻,最后暗暗握拳!

    罢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谁叫她因爱生恨,杀了人家喜欢的人呢?死就死吧!

    抱着这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宫以沫拍了拍雪莲的肩膀,低声道。

    “没事……反正跑不掉,我去会会他!”

    说着,一步一步朝宫抉走去。

    此时,她的盖头早就不翼而飞,那让他魂牵梦萦的脸,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近距离的, 又那么清晰。

    宫以沫被他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他为什么要用那种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的眼睛看着她?他就那么恨她?

    一想到摄政王的手段,和得罪他的后果……原本坚定的步伐越来越慢,怎么办,她想跑路!

    但是她不能跑啊!不行!她不能怂!

    宫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多了一丝勇气,然后走到了宫抉身边,仰着头,倔强的看着马背上的宫抉,她自以为自己眼神坚定,殊不知宫抉低着头,都要被她那副想炸毛却不敢炸毛的模样给萌化了!

    他的宝贝为什么这么可爱?真的看到她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一瞬间,宫抉所有的煞气都在她靠近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正当他想将宫以沫抱起来的时候,宫以沫却捂着肚子为难的说道。

    “摄政王,我都有孩子了,就不能放过我么?”

    众人的视线不由集中过来,宫抉穿着喜服,宫以沫也穿着喜裙,一个坐在白马上低头,一个扬着小脸抬头,这画面竟然异常和谐,他们俩若是夫妻,还真的很登对啊……

    宫抉再也忍不住,直接伸手将宫以沫抱到了他的马背上!

    “啊!!救命啊!”

    宫以沫一下没忍住,抱着肚子惊恐的大叫起来!

    她一叫雪莲也忍不住了,“摄政王,你放开我女儿!”

    她刚想冲过去,却被复崖拉住了,他总觉得事实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再看看!”

    还有什么好看的?!

    雪莲瞪了丈夫一眼,却见那边,摄政王竟然亲亲热热的抱着她女儿,竟然笑了!

    那模样,就好像什么稀世珍宝失而复得了一样!

    她是不是看错了……

    还是摄政王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

    宫以沫此时也是这么想的!她轻呼一声之后,就被宫抉用一个非常温柔又绝对霸道的姿势揽在怀里,看着她,竟然笑了起来!

    她承认他笑起来很好看啦!让她心跳不停的加速!但是这一幕会不会太惊悚了一点!

    她僵硬的被他抱着,被属于他的气息强势包围,整个人都吓懵了好么!

    “你你你要做什么!”

    宫以沫果断结巴了,雪白的小脸带着一抹晕红,双眼水润又惊恐的看着对方!

    宫抉喉结滚动,突然觉得前两天被她气个半死,想狠狠打她一顿的感觉,在看到她的这一刻就消失的烟消云散了!

    他只想宠她,天天宠,夜夜宠,怎么都宠不够!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

    见宫抉视线向下,宫以沫连忙双手抱住自己肚子!

    “孩子是无辜的!”

    宫抉被她逗乐了,不由露出白皙整齐的牙齿,伸手轻轻捏了捏侧坐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的小妖精的下巴,佯装冷酷的说道。

    “如果我就是要动他呢?”

    宫以沫垮着脸,“他才两个多月啊……”

    宫抉破功了,他再一次笑了,温温柔柔的纠正她。

    “是三个多月了……宝贝。”

    他一声宝贝,让宫以沫浑身一震,马上就要蹿下马去!却被宫抉紧紧的抱住了!他灼热的气息,因为笑而不断的扑撒在她脖子上,瞬间,连脖子都红了!

    她脑子里不停的闪过以前看过的肥皂剧,莫非这摄政王是把她当做了替身,就是因为她杀了他心爱的女人,所以当她是替身,然后开始虐恋情深!

    不要不要不要啊!

    她不要虐恋啊!不要情深啊!

    宫抉一看宫以沫眼珠子转得飞快,就知道她没想什么好事,她的皇姐什么都好,就是想象力太过天马行空,让人完全跟不上节奏。

    “你上次说,你不喜欢我了?”
小说推荐